女警吴嘉:一生是你

2019-07-08 08:4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训犬女警吴嘉

十九个木箱,排成两排,只有一个木箱中藏着个小小的炸药包。

小米,一蹿,冲向木头箱,来回踱步,仔细嗅着。突然,它停步,卧下,死死盯着眼前的一个木箱。

吴嘉走过去,打开木箱,炸药包果然在里面。吴嘉望向小米,目光变得温柔,她掏出一个网球,一抛,小米叫了一声,开心地追逐着。

小米,8岁,史宾格犬,吴嘉,是它的主人,市公安局刑侦总队警犬技术支队民警。“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吴嘉说。

从警16年,算上小米,吴嘉已带出了5条功勋犬,她和“战友”们抓过持枪歹徒,拿过全国冠军,执行过北京奥运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典、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等安保任务,进行过数千次防爆安检,“它们都见过大世面。”说起“战友”,吴嘉自豪得很。

“刺狼、嘉宝、丝寻、小白、小米”,吴嘉一一念着“战友”的名字,“唉,现在只有小米在我身边。”吴嘉眼圈发红,声音有些颤抖。

吴嘉抬手,喊回了小米。一人一犬,向西北方向走去。

警犬基地西北角,有一片墓园,大约40余平方米,25条功勋犬长眠于此。墓园里肃穆静谧,走在墓碑间,小米很安静,它似乎知道吴嘉来看谁。

一块墓碑上写着“警犬丝狼之墓”,吴嘉扶着墓碑,蹲下身,小米也不声不响地卧在墓碑旁。

丝狼,就是刺狼,比利时牧羊犬,这是吴嘉带的第一条警犬。“丝狼小时候脾气太温顺,大家就给它改名叫‘刺狼’,期待它坚不可摧,直刺罪犯咽喉。”吴嘉说着,手指拂过墓碑。

2003年,吴嘉自北京警察学院治安管理系毕业,正赶上刑侦总队警犬侦查训练大队招人,从小就喜欢小动物的吴嘉毫不犹豫报了名,成为首都公安第一代带犬女警。

当时两岁的刺狼,成为吴嘉的第一位战友。

跟刺狼第一次出现场的情景,吴嘉至今记得。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吴嘉带着刺狼,到怀柔九渡河山里搜捕持枪犯罪嫌疑人。山连着山,黑压压一片,吴嘉心里没底,有些紧张。察觉到她的异常,吴嘉的师父低声说了一句,“多观察刺狼!”

吴嘉心中一凛,赶紧盯紧刺狼。刺狼停,她也停;刺狼走,她再走。突然,刺狼停住,尾巴直立起来,盯住远处的一块石头,喉咙里一阵阵低吼——每次扑咬前,刺狼都会发出这样的低吼。吴嘉明白了,她放开牵引带,指着石头,低喝——

“袭!”

刺狼箭一般冲出去,跃过石头……“啊!”一声惨叫传来,嫌疑人被发现,民警迅速将其控制。

“不是我带刺狼,其实是刺狼带我。”吴嘉说,那次离开山林时,她还向刺狼保证,“我一定要努力追上你!”

随后,吴嘉和刺狼配合得更加默契, 在第二届全国警犬技术比赛搜捕科目中,吴嘉和刺狼技压群雄,夺得第一名。吴嘉也成为举办警犬技术比赛以来的第一位女冠军,“其实,是刺狼成就了我。”吴嘉说。

2009年,即将“退休”的刺狼接到一项任务——抓捕一盗窃团伙。

抓捕时,狡猾的主犯在同伴掩护下逃跑,刺狼紧追不舍,直把嫌疑人撵上一座平房的房顶,足有4米高。

刺狼攀上房顶时,嫌疑人正顺着梯子往下逃。刺狼见状,从房顶一跃而下,重重摔在地上,但它一翻身,就又扑了过去,死死咬住嫌疑人的胳膊……嫌疑人被捕,但刺狼因这一摔,受了重伤,胸腔、腹腔严重积水。此后,刺狼的身体每况愈下,从步履蹒跚,到无法行走……

2009年2月5日,刺狼离世。

如果说刺狼和吴嘉亦师亦友,那嘉宝就像吴嘉的孩子一样。

嘉宝是一条史宾格犬,吴嘉带它的时候,它只有3个月大。和很多小孩子一样,嘉宝也叛逆。刚开始训练,嘉宝很不配合,让它往东,它偏往西,叫它趴下,它偏起立。吴嘉像母亲一样耐心,经常带嘉宝散步、玩耍,沟通感情。

一次,嘉宝生病不舒服,吴嘉细心呵护,拿勺子一口一口喂它吃药,晚上,则把它抱在怀里,哄它睡觉。嘉宝病好了,也终于接纳了吴嘉,一人一狗,成了亲密的朋友。“它就像我脚上的那双鞋,我怎么走,它就跟着我怎么走。”吴嘉说。

嘉宝一共跟了吴嘉15年,2018年,嘉宝生病去世。当时,吴嘉正在执行任务,同事都没敢告诉她。后来,吴嘉听闻噩耗,把自己关在宿舍里,大哭一场。

史宾格犬丝寻和已经“退休”的拉布拉多犬小白,和吴嘉一起执行过很多重大安保任务。

“警犬有时候也会像小孩子一样犯懒,不想训练。”吴嘉说着,笑了。丝寻和小白都挺贪玩,让它们别玩了,认真训练,它们就犯“拧”。夏天天气热,它们有时候偷懒,耷拉着耳朵,后腿一伸,像个小乌龟一样趴着,任你怎么说,就是不训练。

有一次,吴嘉被小白气极了,她把小白拴在一边,不理它。小白意识到大事不好,先是赖唧唧地往吴嘉怀里钻,可怜巴巴地看着吴嘉。等吴嘉解开绳子,小白躺在地上来回打滚,想逗吴嘉开心,“噗嗤!”吴嘉笑了,小白立即站起身,“汪汪”叫着,开始认真训练。

吴嘉拿来一束鲜花,放到刺狼的墓前,然后,带着小米,离开墓园。

墓园门口的墙上,写着为警犬而作的墓志铭——“你无惧强暴,雄浑的吠叫威慑敌胆,用锋利的牙齿让刀剑相挟的黑恶势力低头伏法;你执着敬业,拨开罪案现场的迷雾,用灵敏的嗅觉在蛛丝马迹中穷尽证据,让真相水落石出。在漆黑的深夜中,你和我一起奔跑搜索……在危险的案件现场,我们一起面对危险和压力而毫不退缩……”

“它只是你的一条犬,你却是它的一生。”吴嘉望着小米,低声地说着,小米抬起头,似乎听懂了她的话……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任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