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进驻非遗文创园“咏园”

2019-07-17 07:00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进驻非遗文创园“咏园”

近日,东城区文创园区协会成立,成为国内首家地区级文创园区协会。据了解,目前东城区可利用的50余处老旧厂房,已有超过一半转型升级为文创园区。其中,2019年6月底正式开园的咏园格外引人注意,它是全国首座非遗主题文创园区。

首置文科助理总经理、首创非遗总经理李跃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去年9月起,首创非遗便开始对老厂房和厂区周边进行升级改造。对原厂房的旧楼并没有进行大规模的拆建,而是进行外立面改造和内部空间重新规划设计,还对周边的街巷进行整体升级改造。

作为国内首家多业态复合型非遗主题文创园,咏园依托区域及其资源优势,承载了非遗创作、研发、设计、试制、展示、销售、体验及培训等丰富业态,形成了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全业态园区。

李跃介绍,目前,已进驻一名非遗大师(工作室“京工御作”),以及四家非遗相关工作室“中国纺织非遗创意空间”“北京设计学会设计空间”“漆+空间”和中外珐琅美术馆。琼华楼的“柚子胡同”共享办公平台,目前已进驻两家企业。目前园区内非遗大师、设计大师、设计及文创企业正陆续进驻,预计年底进驻率达80%,争取明年一季度全部进驻。

昔日“明星老厂”今迎非遗大师

北京市东城区幸福大街永生巷4号院,原址为北京市三露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该厂的“大宝天天见”SOD蜜一度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产品。2003年,三露厂迁址。2018年,三露厂启动招租,首创非遗中标并开始对老厂区升级改造,最后建成了如今名为咏园的非遗主题文创园。

咏园园区有九如楼、鹿鸣苑、章天楼、棠颂楼、采薇楼、琼华楼、穆清楼和朝雨楼8座,其承载的功能共同形成了园区内非遗全业态产业链。

琼华楼原本是旧厂区的办公楼,通过改造,一层变为沉浸式展厅,承办一些大型展览和活动,目前“首创非遗设计创新展”正在展厅展出;二层为“柚子胡同”共享办公平台,为与非遗有关的小微企业提供了共计160个共享工位的办公区,目前已进驻两家企业。

曾为旧厂区生产车间的大楼被改造为高端定制、设计师品牌的非遗商业街区;曾为员工餐厅的大楼被改造为非遗生活体验馆,将有多家非遗美食进驻;非遗家居体验、非遗精品零售也纷纷进驻咏园。

九如楼始建于清末民初,现今已有百年历史,而这座百年老楼则迎接着多位非遗大师的进驻。据介绍,九如楼将进驻十余位非遗传承人、设计大师工作室。目前该楼已进驻中国纺织非遗创意空间、北京设计学会设计空间、漆+空间、京工御作及景泰蓝技艺等非遗传承人和基于非遗发展起来的创意品牌。

其中,第一位进驻的非遗大师是张铁成。玉雕界巨擘的张铁成大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玉雕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他被誉为“中国礼玉文化第一人”,是京派玉雕第三代传承人、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者。咏园的“京工御作”便是其工作室。

传统文化潜力大商业模式待开发

李跃向记者表示,建造这个园区主要出于三方面原因,首先,从文化自信的角度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瑰宝。

其次,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发展,需要社会力量共同助力,作为北京大型国有企业,有责任也有担当,为非遗赋能。

此外,中国传统文化消费水平逐年提升,有非常大的市场潜力,需要一套创新的商业模式,把好的传统文化通过创新转化的方式传播出去。基于以上三点,我们把非遗作为一个核心的发展方向。

李跃表示,坐落于咏园的非遗主题文创园区是首创非遗创新发展平台的首期园区,未来将以北京为出发点、辐射全国范围,建立多个非遗主题的文创园区。

“未来,咏园园区可能会成为非遗领域对外展示交流的窗口,将成为国外到访者参观中国传统文化的好去处。”李跃向记者介绍。

据了解,截至2018年6月底,北京已普查非遗资源12000余项,共有11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项目,126个国家级代表性项目,273个市级代表性项目;现有国家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102位,市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257位;另有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4个。

《北京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条例》由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于2019年1月20日通过,自2019年6月1日起施行。据介绍,该条例是北京市首部关于非遗保护的法律法规,对北京非遗的保存、传承、传播、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对北京市非遗保护起到里程碑式重要意义。

条例首次明确规定团体也可以作为非遗传承人,打破了过去一个非遗代表性项目只有一个代表性传承人的惯例,以促进以集体传承为主要传承形式的非遗代表性项目的保护。此外,条例指出,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依法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保存工作;对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保存工作中做出显著贡献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按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予以表彰、奖励。

区级非遗传承人每人每年补贴1万元

“东城区有着较好的基础,有很多像咏园这样的非遗产业园落户东城,我们也是在各方面予以了诸多支持。”北京市东城区文旅局副局长魏瑞峰向新京报记者介绍,近年来,东城区采取了诸多举措扶持非遗产业。

“今年我们将率先实现对区级非遗传承人进行补贴,预计每人每年1万元。”魏瑞峰介绍,此前,东城区已实现对非遗项目的补贴,区级项目补贴5万,市级项目补贴10万,国家级项目补贴20万。

魏瑞峰表示,每年地坛、龙潭两大庙会,东城区都会给予非遗传承人免费的摊位,让他们展示和售卖自己的产品。

魏瑞峰介绍,近年来,东城区开设了北京首家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主题的博物馆——东城区非遗博物馆,主要展出一些珍贵的非遗展品;东城区人民政府与故宫博物院启动“平安故宫”工程院藏文物抢救性科技修复保护合作项目,每年组织非遗传承人去故宫修文物;与教委合作,让“非遗走进校园”,培训教师或邀请传承人走进校园,让学生从小培养起对传统文化的兴趣;推出以非物质文化遗产为原型的十余部原创舞台剧,用戏剧的形式来促进非遗的宣传和传承发展。“在全市范围内,东城区最早推出了第一批非遗名录,还推出了《北京市东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谱系大典》”。

此外,东城区将于今年年底建立十余个非遗大师工作坊,给国家级、市级非遗传承人提供展览展示的空间,未来还有可能会组织一些非遗产品的推介拍卖等活动。魏瑞峰介绍,非遗大师工作坊目前已完成招标,即将施工,预计今年年底竣工。

魏瑞峰介绍,为更好地宣传非遗文化,东城区于今年5月成立非物质文化遗产科,去统筹与非遗相关的各项工作。“我们会制定短、中和长期的发展规划,更好地去保护非遗项目和非遗传承人。非遗科刚成立不久,很多东西还在论证中,但我相信未来会做得越来越好”。

对话

非遗玉雕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者张铁成:园区能方便各非遗行业跨界对话

非遗玉雕技艺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北京奥运会奖牌设计者张铁成,是第一位进驻咏园的非遗大师。针对进驻咏园、成立大师工作室等相关问题,新京报记者专访张铁成大师。

谈入园

园区能提高沟通效率、促进工艺品制作

新京报:为什么要进驻非遗文创园、成立大师工作室?

张铁成:进驻咏园非遗文创园对我们有比较大的意义,主要出于三方面。首先,非遗文创园这样一体化全业态的环境,可以让我们与设计师有特别高的沟通效率。过去传统的合作模式下,沟通障碍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现在有了这样的园区,我们可以与设计师维持长期有效的沟通,对工艺品的落实与制作有非常大的作用。现代的设计加上好的工艺,一定会制造出好的产品走向市场。

其次,在非遗文创园这么大的一个平台下,我们可以与同行、设计部门相互学习,可以实现在密切的环境下互相合作,提高效率。再一点就是能实现跨界融合,园区内有多类别的非遗相关行业,能够更好地实现对话和沟通。

最后,我们还和咏园签订了合作协议。这相当于我们自有品牌与园区品牌对接,推出新的产品。这种长期的合作,是能够推出好的产品的,能够真正深入宣传和推广非物质文化遗产。

新京报:未来将在非遗文创园内部展开哪些工作?

张铁成:未来可能会有一些合作的项目,我们可能会想与入园的其他企业合作。比如说可以与做服装的企业合作,在服饰中增添一些玉器元素等。因为大家在一个园区内,彼此之间的接触会很多,慢慢磨合下可能会碰撞出更多火花,这是我们未来发展和努力的方向。

我们最看重的是这次新机会,能进驻咏园的肯定是体量相当的企业,这就为我们提供了比较好的资源平台,形成了一个比较匹配的沟通窗口。非遗文创园区对我们手工艺企业来说起到一个示范作用,一方面是替行业尝试新方式、另一方面是为自身尝试新方式。我们希望把握住这次机会,努力推动玉雕非遗向前发展。

谈非遗

玉雕技艺面临缺乏优秀从业者等问题

新京报:什么是玉雕技艺?

张铁成:玉雕是非遗中一个特殊的艺术门类,在非遗中属于雕刻类下属的玉雕,就是对玉石进行加工雕琢成为工艺品。在非遗的分类中,玉雕也分为很多类别,比如北京玉雕、扬州玉雕、苏州玉雕、海派玉雕等,我们做的主要是北京玉雕。

玉雕不仅是一个艺术品,它同时也需要成为商品。我们不仅要做“国之重器”的艺术品,还要做很多真正贴地气、贴近老百姓的小物件。其实玉雕做的不仅是特别贵的、华丽的工艺品,我们也做很多普通的小件玉雕,价格也相对较低,是可以实现比较大的市场流通的。

新京报:玉雕技艺在发展和传承中遇到了哪些问题?

张铁成:主要是两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在宣传玉雕非遗文化方面有较大困难,我们缺乏专业且广泛的宣传,我们目前也在积极寻求出路。近年来政府部门给了我们非遗产业很好的展示宣传平台,提高了非遗的社会影响力。政府各方面的扶持给了我们行业非常大的促进作用,让我们有动力、有能力去做一些产品,有平台去宣传和展示产品,这种促进作用非常重要。

另外一方面是行业内部的问题,主要是从业者自身水平和观念的问题,老一代人有较深的情怀、较强的技艺,总想做一些特别“高大上”的产品,但是可能特别贵、流通性不高;年轻人头脑中有新东西,他们想革新,但有时实践层面又很难达到,两者很难权衡。所以我们目前最需要热爱行业又了解市场的优秀从业者。

有一种声音,要求“大师”必须且只能做“国之重器”的玉雕,必须卖得贵,不能做一些小的、便宜的东西,否则就称不上“大师”了。这种要求是不好的,一个优秀的大师,是需要有技术有能力做“国之重器”,但也要能做出贴地气、贴近群众的产品。

新京报:对于非遗的传播做了哪些工作?

张铁成:我们主要通过宣讲培训向大众传播玉雕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我们会对那些真正想学玉雕的人讲课培训,目的是让他们对传统文化感兴趣;其次,我们会走进校园,向学生去普及玉雕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外,我们还会去一些偏远地区,将这种文化记忆传播到各个地方。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徐美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