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发布全国首份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

2019-07-23 07:05 新京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发布全国首份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

市民和企业去政府机构办事摸不清门道怎么办?北京49个市级部门发布的全国首份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将解除这种烦恼。据介绍,清单将政府机关应该主动公开的全部政府信息全纳入,成为市民和企业办事信息检索的指南。专家建议,针对法律法规等的修改完善和政府职能调整的需要,及时更新清单;每年对不公开信息进行梳理,对全清单进行扩容。

新京报讯今日,北京市将发布全国首份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49个市级部门的所有主动公开信息,在市政府门户网站“首都之窗”集中公布,共涵盖5116种业务事项、8638条政府信息、30696项内容标准,列明应主动公开的全部政府信息和全部公开要素。

49个政府机构信息公开全清单均已上网

新京报记者7月22日下午查询首都之窗网站发现,目前,北京市公安局、市发改委、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等49个政府机构的政府信息主动公开全清单,均已上网,发布时间集中在6月底到7月中旬。

以北京市教委为例,政府信息主动公开全清单显示,该机构共有296项主动公开信息。其中,“学校设置、布局结构调整”这一职责有两个“业务事项”,分别是“实施专科教育高等学校设立、分立、合并、终止,变更名称、类别等的审批”和“市属普通中等专业学校、高等学校的撤并调整”,其中前者“信息类别”为行政许可,后者为学校调整。“内容标准”方面,前者为“事项依据,标准要求、办事指南等”,后者是“事项依据,标准要求等”。根据清单,这两个业务事项的“公开时限”均为实时公开,“公开形式”均为在市教委网站。这也是所有部门政府信息公开清单的基本内容构成。

区级及以下机构全清单9月底前发布

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行政机关公开政府信息,采取主动公开和依申请公开两种方式。公开政府信息中以主动公开为主。

“目前,政府信息主动公开的依据和标准还不清晰,各单位对于信息上网还存在主观性,个别基层单位存在‘主动公开意愿不强,能依申请公开的就不主动公开’现象,社会公众和企业查信息还存在不好找、不好懂等情况,甚至不知道从哪儿下手,政府要考核、监督也需要有力抓手。”北京市政务服务管理局政务公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政府信息公开全清单,将政府机关应该主动公开的全部政府信息全纳入,并注明了内容标准、公开方式、公开时限等全部公开要素,可以摸清政府信息“底数”,消除公开“模糊地带”,并成为市民和企业办事提供信息检索的指南。

北京市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建立政务公开地方性标准”。此类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在国内尚属首例,标志着北京市已完成政务公开地方性标准建设,进入“精准公开、贴心服务”的新发展时期。

目前,北京市16个区政府、709个区级部门、179个街道、146个乡镇开展了政务公开全清单编制工作。今年9月底前,区级及以下机构将发布主动公开信息全清单。

焦点1

积分落户管理规则列入清单

北京市政务服务管理局政务公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清单编制工作面向企业群众,教育、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就业创业、社会救助、环境治理等与社会公众切身利益相关的政府信息力求做到清清楚楚、一目了然,方便群众查询和获取政府信息,增强政府信息对企业群众办事的服务作用。

例如,北京市积分落户申报阶段日前结束。记者发现,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政府信息主动公开全清单的第14项即与此有关,具体业务事项为“研究制定积分落户管理实施细则、操作规范,并组织实施”。清单对这项内容标准要求为“政策文件、申请条件、办理材料、办理地点、办理时间、办理流程”。

北京市民政局、市卫生健康委注重政府信息与政务服务的有机衔接,成为全市便民信息公开的良好范例。北京是国内率先公开“三公经费”、公车保有量的省级政府,市财政局全清单内容梳理较为系统,基本确立了预决算信息主动公开的规范样本。

焦点2

市发改委扩大主动公开范围

有的部门还扩大了主动公开的范围。北京市发改委将中心城区棚户区改造和环境整治项目简化审批程序的意见、节能减排试点工作方案等信息,由依申请公开转为主动公开,积极扩展公开范围。

执法监管类信息公开历来是推动公开的难点,主要是范围不明确、标准不清晰。北京市政务服务管理局政务公开处相关负责人介绍,市药品监管局详细列明行业内监管性信息到底有多少、谁掌握、哪些应该主动向社会发布,为执法监管领域的信息公开做了良好示范,这份清单既有利于药监系统内执法工作的规范提升,也有利于企业市民对于监管部门执法过程的公开监督,对于促进依法行政具有积极意义。

北京市生态环境局注重加强行业性指导,在编制全清单过程中,多次组织区级部门协同联动,将市、区两级公开信息的范围、权限划分得较为清晰准确,目前北京市生态环境系统的主动公开内容较为统一明确。

对话

专家:建议每年梳理不公开信息推动公开清单扩容

新京报:目前国内政府信息公开方面主要存在什么问题?

吕艳滨:近年来,随着《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和政务公开工作的深化,全国政务公开工作逐步趋于规范,政府信息公开范围逐步扩大,但各个领域均不同程度存在公开底数不清、公开与不公开之间界限不明等的问题,制约公开工作推进。这就会导致在公开工作中经常会遇到谁有公开义务、公开什么、怎么公开等难以把握、尺度不一,影响公开效果。

新京报:北京发布全清单的做法,能解决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仍有待解决?

吕艳滨:北京发布全清单的做法就是瞄准了当前公开底数不清、公开与否存在模糊地带的问题,通过要求各级政府机关梳理全清单的方式,督促和引导其根据法律法规和自身职责,摸清自身公开家底。同时,梳理清单后,也便于对各级政府机关的公开工作进行更为客观的评价和监督。

未来,还需要在已经梳理的全清单的基础上,加强清单的动态调整工作:一是针对法律法规等的修改完善和政府职能调整的需要,及时更新清单;二是在每年对不公开信息进行全面梳理和对依申请公开进行实施跟踪的基础上,对全清单尤其是主动公开清单进行全方位的扩容。

新京报:北京市新推出的政府信息公开全清单,与此前公布的政府权力清单、行政处罚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有什么不同?

吕艳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是针对政府机关有哪些权力、哪些职责进行的清单化管理,而信息公开清单则是面向政府的全部权力、职责,梳理该机关基于履行上述权力职责而产生的政府信息究竟有哪些,两者有着本质区别。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沙雪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