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全部频道

北京> 正文
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开幕 刘鹤蔡奇致辞
2020-10-22 01:37 新京报

来源标题:我国实现全年经济正增长是大概率事件

易纲

郭树清

易会满

周小川

潘功胜

范一飞

昨天(10月21日)下午,以“全球变局下的金融合作与变革”为主题的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在京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致辞并宣布开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致辞,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新华社社长、党组书记兼总编辑何平,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易会满,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市政协主席吉林出席。

刘鹤指出,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人民生命至上、先控制疫情再稳步恢复经济的决策完全正确,“六稳”“六保”工作卓有成效,我国主要经济指标逐季度向好,实现全年经济正增长是大概率事件。中国经济正在出现一些新的趋势,创新对发展的驱动作用加强,更加重视围绕最终需求发展新产业,更加重视绿色发展。

刘鹤强调,要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保持政策稳定。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九字方针,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构建多层次银行机构体系,加快优化大银行经营发展方式,深化中小银行改革。坚决化解各类风险。注重发挥金融科技的作用。继续推进全面对外开放,引入更多高水平国际竞争者。金融系统将在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后,认真落实“十四五”规划建议,推动新一轮发展和改革开放。在当前形势下加强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必须树立强烈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加强应对疫情合作,促进全球经济稳步复苏。要支持北京打造金融业改革开放高地,在推动科技、金融、产业良性循环和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方面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蔡奇致辞说,党中央因时因势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是事关全局和长远的重大战略决策。北京作为首都,将紧抓国家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示范区和北京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机遇,进一步加大先行先试力度,积极培育发展与大国首都地位相匹配的现代金融业,为推动形成新发展格局拿出北京行动、作出北京贡献。

蔡奇指出,北京将着力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水平,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新三板改革,大力发展科技金融、文化金融、绿色金融、普惠金融,丰富续贷中心、首贷中心、确权融资中心功能,支持金融科技创新发展。大力推动更高水平的金融开放合作,在金融市场开放、资本跨境流动、投融资便利化等方面积极探索,集聚更多优质国际金融机构和金融组织,打造国际创新投资集聚区。努力营造国际一流的金融发展生态,全力服务国家金融管理中心建设,为金融机构投资发展和金融人才安居乐业提供便捷、高效、优质服务,坚决维护首都金融市场健康稳定发展。

国际清算银行总经理卡斯滕斯视频致辞。巴基斯坦驻华大使莫因·哈克、卢森堡驻华大使俞博生,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新华社秘书长宫喜祥,中央有关金融机构和高校主要负责人,市领导崔述强、殷勇、张家明、杨晋柏,市政府秘书长靳伟出席。

央行行长易纲

明年GDP增速回升后宏观杠杆率将进一步稳定

央行行长易纲表示,为应对疫情冲击,金融部门推出了一些特殊政策措施,目前有的政策已顺利完成阶段性任务,但支持小微民营企业、支持稳就业、支持绿色发展的政策措施将继续坚持,并进一步完善,促进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发展新格局。

一是货币政策更好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货币政策应与高质量发展相适应,更加注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质量和效益,提高金融机构长期支持实体经济的积极性,为涉农、小微企业、民营企业等提供持续支持。

二是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货币政策要把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平衡,既不让市场缺钱,也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保持货币供应与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基本匹配。尽可能长时间实施正常货币政策,保持正常的、向上倾斜的收益率曲线,为经济主体提供正向激励,总体上有利于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人民币资产的全球竞争力,帮助我们利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在今年抗疫的特殊时期,宏观杠杆率有所上升,明年GDP增速回升后,宏观杠杆率将会更稳一些。货币政策需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适当平滑宏观杠杆率波动,使之长期维持在一个合理的轨道上。”易纲称。

在随后举行的“金融科技与创新”平行论坛上,易纲谈到金融科技时表示,我们说的金融科技可以按A(人工智能)、B(大数据)、C(云计算)、D(分布式记账或区块链)、E(电子商务)五项概括,其中大数据是最重要的,因为它是所有科技的支点,也是金融服务的基础。

对于大数据时代的个人隐私保护,易纲提出,一是要建立清晰的法律框架,有公平竞争的环境,该透明的一定要透明,该保护的一定要保护。严格地依法保护,取消数据采集过程中的霸王条款,规范为了商业目的使用个人信息和企业信息的行为,严防信息被滥用。二是要完善金融监管体系,要决定哪些金融服务要实行牌照管理。有些公司已形成金融控股集团的架构,怎么样管理,要明确银行和非银行的业务边界。三是加强国际合作。四是助力保留传统的、有效的金融交易渠道和服务方式。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

金融机构做好数字化转型全面增强金融普惠性

如何增强金融的普惠性?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必须坚定推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既要发展大型超大型金融企业,也要培育中小型金融机构。既要有综合经营的一站式机构,也要有特色化的专业机构。不同类型的金融主体坚守定位,取长补短,相互竞合,共同构筑茂盛的金融森林。所有金融机构都要抓紧数字化转型,唯有如此,才能切实提高我们服务大众的本领。

在金融机构的内部治理上,郭树清指出,必须正视已经暴露的风险隐患和违法违规问题,坚决惩治贪腐分子,尽最大可能挽回国家和人民的损失。无论大中小金融机构,包括城商行、农信社、信托公司和租赁公司,都要建立健全现代企业制度。关键是强化公司治理结构,更好地发挥党组织的领导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严格选配忠诚、专业、廉洁、务实的高管人员。

郭树清还表示,要进一步加强和改善监管,引导金融资源流向经济社会发展的薄弱领域。坚持以客户为中心,努力成就员工的事业愿景,扎根城乡社区,积极履行社会责任。提高金融服务可得性,通过科技赋能,降低服务成本,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均等占有金融资源,享有优质金融服务。实现这些目标,从根本上都符合为股权投资者创造更多价值的需要。

此外,郭树清还表示,金融机构要发挥专业优势,做好财富管理,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实现人民群众财富的长期保值增值。要防止风险外溢,维护金融市场稳定,增进社会福利。在防灾救灾、绿色发展、应对气候变化等方面也要主动作为,发挥表率作用。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

稳步在全市场推行注册制

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谈到下阶段加强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的有关考虑时表示,中国资本市场30年来的发展实践充分表明,加强基础制度建设必须牢牢把握服务实体经济和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根本宗旨,坚持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方向,坚持整体设计、突出重点、问题导向的原则,聚焦解决体制机制性障碍,加快构建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体系,不断提升我国资本市场的吸引力和国际竞争力。

一是以注册制改革为龙头,带动资本市场关键制度创新。我们将在总结科创板、创业板试点经验的基础上,继续按照尊重注册制基本内涵、借鉴国际最佳实践、体现中国特色和发展阶段三个原则,稳步在全市场推行注册制。完善以投资者需求为导向的信息披露规则体系;设立多元包容的发行上市条件,健全发行承销机制;打造权责清晰、标准统一、透明高效的发行审核注册机制。积极稳妥优化交易结算制度,丰富风险管理工具,优化融资融券和转融通制度,稳步推进货银对付(DVP)结算制度改革。完善常态化、多渠道退市制度安排。

二是完善更具包容性适应性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不断强化直接融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坚持突出特色、错位发展,完善各市场板块的差异化定位和相关制度安排。进一步深化新三板改革,研究出台精选层公司转板上市相关规则,提升对中小企业的服务能力。完善私募基金差异化监管和风险防范制度,发挥私募股权投资支持创新创业的积极作用。推进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扩大公募REITs试点范围,积极稳妥推进期货及衍生品市场创新。

三是优化推动各类市场主体高质量发展的制度机制。以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为契机,会同地方政府、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规范运作和做优做强的制度安排,推动上市公司整体质量实现大的跃升。健全促进证券基金期货经营机构创新发展与防范风险适度相容的内生机制,鼓励和支持业务、产品、服务、组织和技术创新,完善行业机构做优做强的配套措施,推动发展国际一流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完善审计、评估、法律服务、资信评级规则体系,压实中介机构责任,构建权责匹配的资本市场中介体系。

四是加强投资端制度建设。在加快融资端改革的同时,协同推进投资端改革。五是健全资本市场法治保障和配套支持制度。六是稳步推动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

货币的开放是为实体经济的开放服务的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名誉院长周小川表示,不要太关注人民币币值近期的走势,或者人民币指数近期的走势,因为我国实行浮动汇率,所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有时走高、有时走低,走高的时候自然购买人民币资产的人就会多一些,但是这并不是最关键的因素。

周小川提出,真正对人民币未来国际化有利的因素,首先是近些年在保护主义出现的情况下,中国非常明确地坚持走实体经济对外开放的道路。自贸区试点扩大、设立自贸港、上海新片区等都表明要有更大的开放程度,所以货币的开放应该说也是为实体经济的开放服务的,实体经济要下更大决心实现高水平的开放型经济,在这种情况下,货币也必然是配合的趋势。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我国金融市场在最近这些年逐步突破了各种各样的障碍,突破了保护主义的做法,取得了很大的进展。股票市场实现了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债券市场和衍生产品都更加国际化,这也是货币可自由使用和国际化的一个重要的内容。

周小川指出,近年来我国突破了一些心理障碍,例如人民币“破7”的心理关口。过去人们担心人民币跌破7是否会“一泻千里”,但现在人民币已经在“7关口”有上有下。另外,过去人们担心外汇储备是否会跌破3万亿,实际上我国外汇储备已经有低于3万亿的经历,后来又逐渐回到3万亿。因此,一些心理上的障碍,我们都突破了。

在资本流动方面总会有一些讨论,因为大家觉得资本流动,特别是在当前国际经济秩序下,对于发展中国家、对于中国来说可能并不是十分有利,甚至有一定冲击,因此在最后决定保留哪些管控措施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争论甚至是不同的意见。周小川提出,我们需要体会到,实际上涉及资本流动的除了经济、币值的因素,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信心,信心越强,不正常的流动越能够减少。

周小川认为,在进一步对外开放、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如果我们最后向前迈一大步,会面临一些实际的问题。过去中国曾经存在双轨问题,例如1994年汇改之前,有些商品是用兑换券买的,有些是用人民币买的,价格不一样,要连接两个价格、两种渠道,最后合并过程中涉及的体制机制、价格、利益如何处理,是非常重要的问题。

现在我们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还是存在一些双轨问题,其中最主要的在股票市场,有A股、B股、H股,还有红筹股,不同的壳里的实际资产不一样,价格也不一样。如果是同股不同权的产品,价格有较大差异可以理解,但是同股同权产品出现明显价差,主要可能还是因为货币不可兑换中间没有套利机制所造成的,将来迈一大步必须把这些问题解决。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

央行将探索符合国情的“双支柱”调控方向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表示,在加强金融控股公司监管方面,央行发布了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坚持总体分业经营为主,以并表为基础,对金融控股公司的资本行为和风险进行全面持续和穿透式监管。

他提出,今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实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决定,明确非经营企业控股和实际控制两类和两类以上的金融机构,应当向人民银行提出申请,经批准设立金融控股公司并接受监管。潘功胜表示,“我们将于11月1日正式向市场开放这个申请。”

潘功胜还表示,人民银行会同银保监会制定了系统重要性银行的评估办法,建立了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评估的指标体系。目前该办法已经完成了社会征求意见,近期将会发布。

“同时我们还制定了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附加监管规定。评估办法和附加监管规则发布之后,我们将会同监管部门认真开展评估工作,及时发布我国系统重要性银行名单及监管配套方案。”潘功胜说。他还表示,为健全中国银行业的风险处理机制,央行起草了全球系统的重要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的管理办法,对我国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总损失吸收能力的比例构成和监管检查、信息披露等提出要求。目前该办法正在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潘功胜指出,金融机构的个体稳健并不代表金融系统的整体稳健,维护系统性金融稳定,需要弥补微观审慎监管的不足,防范金融体系的顺周期变化,以及风险跨机构、跨市场、跨部门和跨境传染所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同时还要加强宏观审慎管理。

“相比于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的理论和实践起步不久,各国宏观审慎政策的框架还在不断地完善之中。”潘功胜表示,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不断探索健全符合中国国情的双支柱的调控方向。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

数字金融发展还面临数据安全保护等新挑战

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金融科技与创新”平行论坛上,央行副行长范一飞透露,目前,以监管工具为基础、以监管规则为核心、以数字化监管为手段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基本建成。他还透露了金融科技创新监管工具试点情况,目前已经在北京、上海、深圳等9地开展试点,推出60个惠民利企项目。

不过他同时称,数字金融发展还面临一些新挑战,包括数据安全保护、数字鸿沟弥合、供应链安全可控和业务交叉风险等。

其中在数字鸿沟方面,范一飞指出,随着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金融服务线上化、智能化发展,在丰富人们现代生活方式的同时也加剧了数字鸿沟问题。在服务接入环节,瞬时高并发、多频次、大流量的新特征抬高了支撑金融服务的软硬件门槛,影响服务可达性;在服务使用环节,老人、农村居民等弱势群体因为理解能力弱、接受度低、适应性慢,无法灵活掌握各类智能产品与服务,在数字生活中被“代沟式”淘汰,数字鸿沟拉大了数字普惠金融服务的差距。

在供应链安全方面,他表示,我国金融业经历了业务电子化、渠道网络化、服务智能化阶段,金融与科技融合正在加速,逐步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对金融行业而言,在无科技不金融的背景下,金融新业态对于关键核心技术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一旦供应链某个环节出现问题,将对我国金融安全造成重大影响。对于机构自身而言,无论规模再大,市值再高,如果核心技术产品过分依赖单一供应商,就相当于自身发展的“命门”掌握在别人手上,因此,必须提前谋划多样可替代的技术方案,构建安全可控的供应链体系。

声音

从应用场景上来看,资产数字化与数字货币化相辅相成,资产数字化是数字货币能否有效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效率的关键。

——CF40常务理事会副主席、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鄂生

随着秋季冬季来临,病毒传播性及感染率可能上升,各个国家面临新一轮的防疫压力。如果疫苗能够大规模地铺开接种,防疫措施弱化和市场预期改善,才能带动经济内在的良性循环。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宣昌能

今年要充分利用政策空间,如果实现5.3%的增速,有望实现两个翻一番目标。展望中国经济发展前景,未来中国仍具有8%的增长潜力。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

货币化将不得不进行,在名义利率和实际利率等于零或者低于零的情况下,中国市场更有吸引力。如果中国能坚持目前的开放性措施,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将会显著提高。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

有的国家主权债务已经出现了问题,许多国家的央行通过降息来应对疫情的经济影响,但是主权债务面临空亏并不是一件好事,有可能会对企业界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

采写/新京报记者 顾志娟 程维妙 侯润芳 张姝欣 李云琦 肖玮 胡萌

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王嘉宁

责任编辑:詹雨泉(QZ0018)

北京千龙新闻网络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 未经千龙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新出网证(京)字01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2-2-1-2004139 跨地区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405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1120180003号 京公网安备 11000002000007号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微信 腾讯微博 QQ好友 百度首页 腾讯朋友 有道云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