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绘画中的母子情——母之爱子无昏昼

2016-05-07 14:55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母之爱子无昏昼

母亲节就要到了,来谈谈中国古代绘画中的母子情。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北宋王居正所绘的手卷《纺车图》(右图),画家在相对空旷的田间构图中表现农村妇女户外劳动的情景。前景人物被两条隐约可见的纺线牵引,线的一端是手摇纺车的妇女,边上有孩童与小狗,另一端则是手持线团的老妪。这对女子之间,似有一定关系,至于是否是母女不得而知。细细观赏摇纺车妇女的怀中,能看到横躺着一名婴孩正在哺乳,孩子只有头顶面对画外。女子的衣纹画得紧凑稳定,好似她用蜷缩的身体夹着自己的孩子,生怕他从自己身上滑落,而手中的纺车也寄予了对怀中孩童的殷切期盼,借由长长的纺线打动观者内心。

与历代常见的宫廷仕女画相较,画中的女子没有称得上娇美的相貌,她们仅是最为普通的农村妇女,老妇的衣裤缝满了补丁,艰辛的生活令其相貌充满沧桑。但若仔细观看画中与青蛙玩乐的童子与女人怀中正在吃奶的婴孩,就会发觉他们的服饰与发饰较为精致,显然母亲与长辈将好的环境留给了孩子,如此朴实无华的女子,在一个寂静的村社外劳作,却对自己的孩子视若珍宝。看来画家笔下描绘的平凡生活不单单只是对风俗画的记录,也隐晦表达了当时社会的真挚情感。

同样的题材还出现在表现宋代傀儡戏绘画册页《骷髅幻戏图》中,乍一看,不少观者会惊讶于此画表现的主题,大骷髅提着小骷髅形象的提线木偶,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原来宋代流行傀儡戏,这件册页就描绘了宋代傀儡艺人,携家带口在大街小巷表演的情景。画中主角塑造手法如此大胆前卫,但细细观察主角身后的妻儿,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骷髅身后有怀抱婴孩哺乳的妇人,像是他的妻子,平顺温和的勾线与色彩,勾勒了一个与骷髅幻戏截然不同的温婉世界。画面在此时被带的略显温暖些,既缓和了画面整体的紧张氛围,也在不经意间忠实记录了傀儡戏艺人携妻带子四处奔波的艰辛生活。

于人的感情分外强烈,那么论及自然万物的母子情谊,古人也颇多着墨。不得不提的就是北宋绘画《子母鸡图》。这幅绘画罕见的采用青黑色为地,途中绘一只通体雪白的母鸡带领五只刚刚孵化不久的小雏鸡外出觅食。画中的母鸡羽毛蓬松鲜亮,看着小鸡的目光充满慈爱,而反观小鸡则显得有些稚嫩怯弱,一个个紧紧依偎在母亲的羽翼之下。由于背景全部用墨涂黑,使得这张绘画中的母子散发着独特的光辉,母爱的主题格外突出。画的虽是子母鸡,但细细品读画面,领略的却是母亲慈爱而紧张的眼神,与子女对母亲浓浓的依恋。这种人间情味在这件宋代绘画翎毛小品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偎窝孵子无昏昼,覆体呼儿伴夕曛。养就翎毛凭饮啄,卫防雏稚总功勋——这是明宪宗皇帝在这件绘画的诗堂上所题七言绝句中的话语。史载明宪宗珍爱此画,结合宪宗生平,对此情此景应是感悟良多。

责任编辑:何方(QN0035)  作者:陆正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