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音乐人赶赴八宝山 送别《亚洲雄风》词作者

2016-05-15 14:4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一代词家藜别

▲今天上午的告别仪式之后,二女儿捧着张藜的遗像走出告别大厅

本版摄/记者 黑克

外孙女捧张藜遗像。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寿鹏寰)张藜静静地躺在鲜花丛中,容颜安详地永久睡去,而他作词的《亚洲雄风》、《篱笆墙的影子》等歌曲依然在很多人心里传唱。

著名词作家张藜因心衰、肾衰及糖尿病等多种疾病并发症,于5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3岁,今天上午,他的追悼会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众多音乐人和张藜生前好友赶来送他最后一程。

送别现场

众多音乐人来送行

白雪感谢他的认可   

音乐人王立平(左)心情沉重。

没有特别的仪式,在张藜创作的经典歌曲声中,这位朴实、谦卑的老艺术家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今天(15日)上午,作曲家徐沛东、歌手白雪、男高音歌唱家魏金栋、音乐家王立平等来到八宝山送别张藜。很多喜爱他歌曲的群众也自发前来送行。

告别大厅外的挽联上写着“高山流水遍知音,啸亚洲雄风,仰赞劲歌遏行云。隔面痛深皆垂泪,山不转水转,幸有美词传天下”。

作曲家徐沛东前来送别老友张藜

歌手魏金栋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张藜是他很崇拜的音乐家,人很好,“他给我创作的歌曲《送给你》,被誉为‘新春第一唱’,当年在春晚上演唱,第二天这首歌就家喻户晓了。他让我们很敬佩,我们早前经常联系,他成就了我,我很感激他。”

歌手白雪庆幸演唱过张藜的作品

歌手白雪曾演唱过张藜的作品《久别的人》,白雪上午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张藜就没有今天的自己。“他的作品给谁唱是很严谨的,他认可了我,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能唱他的作品是很高的起点,让我有了自信。”白雪说在平常接触中,感觉张藜老师谦卑、朴实,让人感觉很温暖。

最后时光

两年来积极对抗病魔

走得安详没一丝惧怕    

张藜亲友治丧委员会副主任、音乐人赵晓明上午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张藜这两年身体一直不好,2014年1月因为腰椎、血管以及糖尿病开始住院调养治疗,基本大半时间都在医院病榻之上。

赵晓明说,住院期间张藜很坚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比较乐观,积极配合治疗。住院头一年,病床上的张藜还和去探望他的亲友谈笑风生,回忆过去的往事,谈今后的创作。聊到自己的后代时,张藜很是欣慰,两个女儿都事业有成,大女儿继承父业从事音乐,是小提琴演奏家,外孙女也在学习音乐,张藜对孩子们都寄予厚望。

赵晓明说,去年年底张藜的病情开始恶化,几次病危,但他从未表现出一丝惧怕。之后张藜开始昏迷,直到9日去世都很安详,没有痛苦。张藜的二女儿说,父亲去世以后,容貌跟生前无异,并未有太大变化。

大器晚成    历经坎坷55岁才出名  《亚洲雄风》稿费500元

张藜生前创作过很多传唱度很高的金曲,如《我和我的祖国》、《亚洲雄风》、《山不转水转》等,也曾为不少热播影视剧创作过主题歌或插曲,其中为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所作的《篱笆墙的影子》、《苦乐年华》等尤其为人称道。

张藜1932年出生于大连,16岁时考入鲁迅艺术学院,新中国成立后曾先后就职于北京师范大学、吉林歌剧院和中央民族乐团等单位。因为他前半生坎坷颇多,曾多年无法进行文艺工作,然而这不仅没有磨灭他的创作激情,反而激发他加倍努力,被圈内人称为“大器晚成”。

20世纪60年代,他早期的作品曾被一些前辈名家否定,但他不仅不气馁,反而更加刻苦学习创作,最终得到广大听众的喜欢,走向成功。

在上世纪70年代调入中央民族乐团后,张藜夜以继日地从事歌词创作,没多久就积累了几百首。他的词作构思独特,新颖而富有生活气息,令人耳目一新。

张藜45岁到北京,一家人挤在几平方米的房子里,为了省钱经常提前下车走着去目的地,直到55岁才出名。即便有了名气,但当时歌曲创作不赚钱,一首《亚洲雄风》词曲作者两人加起来才给500元稿费。老人为后辈讲述自己当年的经历,用这种方式鼓励他们坚持在北京创作。

坚持创作    常说“庄稼不收年年种” 从来不曾在意名利

赵晓明家与张藜家是世交,赵晓明说无论是做人还是艺术创作,他都深受张藜影响,两人曾经合作创作电视剧《豁口》的主题曲,张藜作词,赵晓明作曲。

“我还记得他经常跟我说‘庄稼不收年年种’,这也是他的创作态度,看似很简单,但有非常深厚的哲理,庄稼怎么种?用心种,下苦功,流血流汗,就算一次失败不要紧,只要你一直坚持尝试下去,总有一天你会成功。”赵晓明说。

张藜一生创作了1700多首歌曲,不仅产量高、质量高,创作的题材也格外宽泛。“他的作品有独特的艺术风格,《我和我的祖国》表现他的深情大爱,《亚洲雄风》表现的是他豪放粗犷的一面,《山不转水转》又很有哲理性。”赵晓明说。

在赵晓明印象中,张藜对名利看得很淡,他曾经和张藜一起参加评奖,张藜有三首作品参加评价,但只有一首署名张藜,其他两首都是用的笔名。那时候张藜已经有很高的知名度,他的名字就是品质的保证,但是他对获不获奖并未看得很重,对于名利也是同样的态度。

在词作家化方印象中,张藜老师生活很简朴,没有架子,平易近人,又很低调。“他会直接指出作品的好坏,不会做老好人,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但真的是对作品不对人。” 

很接地气

创作中重视体验生活

作品容易被老百姓接受    

据法制晚报记者了解,作曲家徐沛东跟张藜合作过的作品有一百多首,公开发表的有80多首, 其中大部分都脍炙人口,比如《篱笆、女人与狗》、《亚洲雄风》等。

徐沛东说,张藜老先生受了一辈子的苦,他在生活积累上有很深刻的认识。所以在音乐文学创作上,可以说他开创了改革开放时期的一个新的歌词模式,因为他有很深的生活功底,作品接地气,很容易被老百姓接受。

徐沛东回忆,当年曾与张藜一起体验生活,张藜总是说:“老在上面呆着,词会穷啊!思想会僵化啊!”

当年创作《亚洲雄风》时,徐沛东先写了曲子,约张藜到琴房里听他弹,前奏曲弹过之后,雄浑的曲调一下子震撼了琴房,刚弹完一个小节,张藜让徐沛东马上停下。张藜马上唱出“我们亚洲,山是高昂的头 ”,随后张藜拿回五线谱,回去一口气就把词填完了。

文/记者 寿鹏寰

责任编辑:李红英(QN001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