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师

2016-05-31 04:2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义务教师

“每次看见家长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对,我就忍不住插个嘴,提点儿建议。”今年70岁的老教师王培杰说,自己有“戒不掉的职业病”。

王培杰,满头白发,戴一副金属边白框眼镜,不足1.6米的个子,瘦小而硬朗。她曾是半壁店小学的教师,退休后她又当起了义务教师,坚持为高碑店西社区一名重度残疾儿童送教上门,一送就是9年。

2004年夏天,第一次见到李祎德时,王培杰心里很难受。李祎德患重度脑瘫,他一直躲在角落里,头也不抬一下。13岁的他只有5岁孩子的智力, 根本不愿意与旁人交流。

王培杰决定帮帮他。

自此,王培杰每天到李祎德家中上两小时课。看似简单的小学一年级拼音、汉字和数学,李祎德学起来比登天还难。

李祎德视力不好,说话不利索,学拼音最困难。每一次教声母发音,王培杰都要把脸凑到李祎德眼前,让他用手摸自己的嘴形,告诉他舌头的位置,然后反复练习。教写字时,王培杰先要把书本里的字挑出来,一笔一画地放大到纸上,让李祎德一个一个认。教数学时,王培杰会找来一堆纽扣,让李祎德摸着慢慢数……

李祎德手脚不利索,王培杰还自创了一套手指康复操。“一个鸡蛋三毛五……”她嘴里边念着,边和李祎德一起比划出1、0、3、5几个数。

“这是教学,也是陪伴。”王培杰的眼里流露着慈祥。

王培杰还经常陪李祎德做游戏、唱歌、跳舞,她想让他快乐一点,成为一个自强自立的阳光男孩。很多时候,她还让李祎德坐在椅子上,跟着自己上下踏步,进行腿部康复训练。

渐渐地,李祎德开朗起来。从最简单的用语,到后来能说“谢谢”;从不愿与人交流,到能主动和家里的客人打招呼,得到夸奖或接过礼物时,他还能甜甜地回一句“谢谢”。

有一次,王培杰给李祎德写了首小诗——《感恩的心》,李祎德竟一字不差地读了出来,诗还没读完,他的爸爸妈妈已喜极而泣,将儿子紧紧地搂在怀中……

除了教李祎德,义务教师王培杰还为1名多动症儿童补习了两年多,并在打工子弟学校做“助学志愿者”,在社区里教了孩子8年《弟子规》……

“我是一名教师,我希望能让孩子们获得知识,学会感恩。”王培杰说,教师,是她一生的职业。

责任编辑:李楠楠(QN000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