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岁义务讲解员王佐诗:把故宫的那些事一直讲下去

2016-07-20 15:1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介绍完珍妃井后,王佐诗清了清嗓子,对着身边的游客说:“走了一圈大伙儿都累了吧?小伙子,看你还年轻,来一趟不容易,到别处再转转,多听点故事,你就不枉此行!”

身边故事

这个夏天,比高温来得更猛烈的是各大博物馆、科技馆汹涌的人潮。

开门迎客,必是人满为患,有人甚至形容暑期的博物馆堪比春运的火车站。这时候,来自各行各业的义务志愿者担当起讲解、维护秩序、帮忙布展等重任。他们没有丝毫的酬劳,没有特殊的待遇,甚至忙起来的时候,一天都难喝上几口水,但你却总能在最需要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充满热情,在点滴细节中把关爱送到你身边。

靠“走后门”当上志愿者

王佐诗今年72岁,是个地地道道的老北京。退休前,他是北京市外事学校的一名主讲旅游地理的老师。退休后不久他就到故宫做起了志愿者,今年正好是他在故宫义务讲解的第10个年头。

王佐诗还记得自己申请当志愿者时的情景。那是2007年,他退休的第二个年头,闲不下来的王佐诗一直想找点事儿做,发挥余热。正巧他听闻故宫博物院在招募志愿者。听到这个消息,他高兴得不得了,赶紧去报名。可再一打听,报名时间已经结束,“那叫一个不甘心!”老王想着,到故宫当义务讲解员,这工作太适合自己了,他不想放弃,于是便到处找人,非要达成愿望不可。

多亏一位在故宫紫禁城出版社工作的朋友帮忙,为王佐诗找到了一个机会,可以让他去试试。就这样,老王走了“后门”。

王佐诗说,故宫讲解员的门槛相当高,接到让他去考试的通知后,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在面试现场,他用丰富的历史知识和对文物的深刻理解征服了考官,“应聘志愿者,该走的程序一个都没有落下。”王佐诗笑言,好在他胜在有优势。当年5月份,他正式上岗,服务的地点在故宫珍宝馆,至此,他终于如愿成为一名正式的义务讲解员。

如今,10年过去了,王佐诗成了故宫志愿者委员会主任,现在志愿者招募工作很多都由他亲自负责。“想走‘后门’也得有实力啊。”王佐诗笑着说。

游客与讲解员间彼此成就

做志愿者这些年,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王佐诗都会骑着他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去上班,直到这两年,他才改乘了公交或地铁。

他觉得做讲解员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他管每次来讲解叫“进宫干活”,王佐诗说,每次来到故宫,都会看到成千上万的人,与别人相互交流,说说笑笑,他觉得很快乐,很满足。都说志愿者付出了很多,但他觉得,其实,这是一个彼此成就的过程。

王佐诗说,游客当中有很多高手,有的是专家,有的是大学教授,有时游客问的问题自己很难答上来,他便会虚心请教,并记下来回家查阅资料。王佐诗并不觉得这么做很尴尬,“山外有山”,他把别人讲的认真记下来,核实后再回过头来讲给其他人听。有一次,两位来自西安的游客问了他一个问题。游客问,《大禹治水图》玉山上一共有4枚印章,其中一枚方印的内容是什么,刻的是什么字?这一下就把王佐诗给问住了。这两位游客似乎是在有意试探故宫义务讲解员的水平,王佐诗当场表示了歉意,游客随后告诉了他答案,王佐诗结束当天的讲解后,立即翻查了大量资料,最后确定了答案。事后,他打听到原来那两位游客都是历史学家。

北京人做事讲究“有里儿有面儿”,王佐诗做事很细心,并且非常注意照顾别人的面子。他常常会用“给面儿”的方式,去纠正别人一些错误的理解。前段时间,有一个旅游团来到展馆,导游把一座金嵌珍珠宝石塔说成了乾隆的金发塔,很多游客并不知情,听得懵懵懂懂。趁人少的时候,王佐诗走过去悄悄告诉导游,“您可以去寿康宫看看,那里才是真正的乾隆金发塔。”

“很多时候,你要当众说出来,很伤害别人的自尊心,所以面儿该给的得给。”

想把志愿服务一直做下去

从九龙壁一直解说到珍妃祠堂,偌大的珍宝馆里,几乎每个角落都有王佐诗的身影。在每一次讲解之前,他会先喝上一大缸子茶水。“总不能一边讲一边喝水,那多不礼貌!”讲解途中,时不时能听见他轻咳两声,看得出,面对川流不息的游人,这份志愿工作相当辛苦。

在这10年中,王佐诗的付出远远超过了一般的志愿者。他多次给博物院领导提建议,就一些细节问题改善服务,方便游客;他不仅在故宫里做讲解员,也到过秦皇岛、厦门、内蒙古等地的社区、学校参与宣讲,备受好评。

王佐诗说,虽然他已经72岁了,别人眼中做志愿服务的都是年轻人,但他并不惧自己年事已高。他曾去台北故宫博物院游览,得知那里的志愿者年龄最大的已经超过80岁,这让他非常感慨,“别人都能活到老学到老,我为什么不能呢?”他说,故宫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有故事,岂是他这10年就能讲完的?现在年龄越来越大,却感到责任越来越重,他希望能给更多的人讲故宫的故事,把中华文化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刘琳 张林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