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3老虎伤人事件”追踪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回应拍门不下车

2016-10-13 16:0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家属再发声详解事情经过 称园方救援不力 双方未就赔偿完全达成一致 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回应拍门不下车 “7·23老虎伤人事件”追踪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董振杰 实习生 汪璟璟) 7月23日,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袭击游客造成一死一伤。今天上午伤者家属再次站出来发声,细述事发过程,称伤者赵女士当时因晕车才下车换座位,并指责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巡逻人员未及时下车施救。

对于家属的指责,今天上午,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回应记者称,按照猛兽区的操作规范,包括工作人员在内,任何人都不能私自下车。工作人员私自下车,同样面临着生命危险。

[家属发声]

细述经过  检票员口头曾提醒  但未详解告知单  

7月23日下午3时许,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的东北虎园内发生一起老虎伤人事故,32岁的游客赵某中途下车后被老虎拖走,其母周某随后下车追女儿也被老虎撕咬。事件导致赵女士受伤,其母周某死亡。

今天上午,伤者赵女士的父亲赵先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还原了当天发生的情况。

赵先生介绍,事发当天车内一共坐了4个人,分别是他的夫人、女儿、女婿和外孙。“因为上午做完车子保养后,女婿就提议带着孩子和老人去儿童乐园或是动物园玩。”赵先生说道,外孙说想看“大老虎”,所以一行人便去了动物园。

赵先生告诉记者,女儿女婿一行人直接从检票员那边买票进入园区,检票员口头上做了警示,表示不要下车,头和手不要伸出窗外,并将门票和六严禁的告知单一起塞给了女儿,并没有解释告知单里面的内容,“因为告知单是夹在门票里面的,女儿女婿都没注意。”在签署禁止下车合同时,赵先生表示女儿告诉他,检票员只让签个字,她当时签完姓名和车牌号后,还以为是做车辆登记,并且合同也就一份。

事件进展  伤者还在恢复中 善后赔偿未达成一致

赵先生称,女儿8月15日出院,已经排除了感染的风险,“腰部、腹部、前胸、牙齿等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目前一家人住在延庆的家里。

他告诉记者,目前女儿右脸有一道20多厘米的疤痕,面部神经也受到伤害,牙齿掉了2颗,咀嚼功能受损。目前的医学治疗已经结束,之后右下颌部分有钢板要去除,后续还要进行一些康复性、整容性的治疗。女儿现在行动上已经没太大影响,平时也可以接送孩子,但是因为受伤严重,还需要定期换药。

对于去世的夫人,赵先生表示,他前段时间回了趟安徽老家,处理好了一些后事,“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准备冬至下葬。”

赵先生告诉记者,2周岁的外孙看到了事情的经过,现在还会说道,“妈妈被老虎吃掉了。”对于一些老虎的画面,家人也是尽量不让女儿和外孙看到,因为还是有些心理阴影的,外孙看到会害怕。

目前,在善后赔偿上,赵先生一家也未同动物园达成一致,“我一直在和动物园协商,但自9月2号之后,我们之间沟通的渠道就堵塞了。”赵先生介绍,目前针对其夫人的去世,他们已经和园方达成了一致,园方提出按照处理交通事故的办法定损、定责、定赔,对于死者,协定定损124.5万元,双方达成了一致。

家属认为动物园应当对周某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而不只是人道主义上的补偿。对于女儿,赵先生表示,他们提出定损150余万元,“己方承担20%至30%的责任,动物园承担70%至80%的责任,但动物园只认可74.5万元,不同意我们提出的精神损失费和后期治疗费用赔偿。”赵先生表示,目前他们双方还未达成一致意见。

因晕车才下车换座  认为园区救援不到位

“本来去动物园的路上都是我女儿自己开车,但到了园区后她有点累便换成我女婿开,我女儿是开车不晕但坐车晕。”赵先生表示,由于女婿是新手,所以一路上开开停停,女儿提议换她来开,再加上误以为到了安全区域,这才下车准备换座位。

赵先生多次强调,女儿女婿都告诉他,当时女儿晕车,再加上看到右侧不远处停着一辆巡逻车,“这才产生了误判,以为已经没有猛兽,才下车准备换座位的。”赵先生说。

同时赵先生表示,女儿女婿都告诉他,当时女儿从车的右侧走到左侧这六七秒的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喇叭声,“我只听我女儿表示,当时她只听到后面游客的私家车鸣笛,但那时老虎已经扑了上来。”赵先生告诉记者,女婿看到女儿被老虎拖走后便立即下车营救,但考虑到车内有孩子,便中途折回一次关上了车门,而其夫人周某也冲下了车营救女儿。

赵先生说,事发当时因为有好几只老虎,女婿便一直敲打巡逻车的门,“当时车内只有一个驾驶员,没有任何的救援措施和救援人员,麻醉枪、电棍这些都没有,并且这名驾驶员表示这种情况没法救人。”赵先生表示,他认为园区在安全急救这一块做得很不到位。

回应传言 对伤情照片外传  保留追究权利

“八达岭老虎咬人”事件发生后,网上出现了很多关于当事人的传言,为此赵先生也一一作出了回应。

针对车内吵架一说,赵先生表示这不可能,当时就是准备换个座位,“一家人去动物园玩,不可能吵架。”

网上传言伤者赵女士是北医三院的医闹,对此赵先生表示,女儿和女婿是2013年结的婚,之前一直是两地分居的状态,“女儿在家乡上班,今年6月份才来的北京,怎么可能是医闹。”

事发之后,有人表示伤者父亲在北医三院和医院的医生产生了冲突并大闹医院,对此赵先生也给予否定,“我当天早上10点才赶到医院,急着想看望下女儿,按了重症病房前的门铃,表示想看望下女儿,但护士表示未到探视时间,我便没再说什么。”赵先生表示,到了当天下午3点的探视时间,他才看到女儿。

最后针对其女儿是小三,赵先生表示更是无稽之谈。对于网上流传的女儿受伤的照片,赵先生表示,有的是真的有的是假的,而针对那些真的照片,赵先生表示,他们都很气愤照片的流出,事后也会去查查照片的出处,不排除会进行一些责任追究。

[园方回应]

当时那种情况下  任何人都不能私自下车

赵女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她因为晕车准备下车换到驾驶室时,听到了巡逻车按喇叭警告的声音,但此时老虎已经扑过来了。赵女士称,事后自己晕厥过去,爱人立即下车救人,但想到车上还有孩子,又回去关了一次车门。

之后,赵女士的爱人去拍打巡逻车两侧的车门,但巡逻员未下车施救。车上只有一位驾驶员,没有任何救援设施和救援人员,像麻醉枪、手枪、电棍等都没有。驾驶员说遇到这种情况自己也不敢下车,没法救人,只能是轰油门、按喇叭,平时都是用这种方式驱赶老虎的。

对于家属的指责,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负责人之一曹先生回应称,猛兽区内有各种警告牌,当事人不遵守规则,私自下车,才造成了这种严重后果。

“在猛兽区,从园区的操作规范来说,包括工作人员在内,任何人都不能私自下车。”曹先生说,如果园内的工作人员私自下车,同样面临着生命危险,“不能因为你无视规则,就要求我们的工作人员去冒生命危险,老虎并不能分辨你是什么人。”

对于没有麻醉枪之类设备的问题,曹先生回应说,园方不可能配备真枪。假如真有麻醉枪,打在老虎身上也不可能立即发挥作用。而要是员工拿着警棍等,下车同样属于近距离接触老虎,有生命危险。

曹先生说,目前园内的员工和以前一样,并未增加设备。目前东北虎园仍处于关闭状态,但不会永久关闭,因为责任不在老虎,所以也不会对老虎进行任何处理。

对于赵女士因晕车要换到驾驶室一说,曹先生说,首先游客不应该无视规则下车,其次,车内的行车记录仪被警方拷走后,并无事发时间段的视频。当时车内只有游客一家人,现在缺少证据,无从判断游客是否晕车。

对于网传的对家属赔偿一事,曹先生回应称,经过调查组历时一个月的调查,认为不属于安全生产事故,详细调查结论已经公布,园方并无责任。若涉及赔偿问题,肯定需要有关部门划分责任,在责任未划分之前,无法进行赔偿。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