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巡检3万步6小时 "国门工匠"和他的688部电梯

2018-01-16 15:2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国门工匠”和他的688部电梯

1月13日夜里11点,白天人声鼎沸的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三号航站楼开始归于平静,人群在握手、拥抱、寒暄和道别中渐渐消散,这里将慢慢进入一天中最空闲的时段。而对孙正国来说,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或许才刚刚开始。

今年48岁的孙正国,是北京博维航空设施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维公司”)机电保障部的高级维修技师,他和同事们被称为“国门电梯卫士”,维护着首都机场三座航站楼及周边区域的688部电梯。

从业29年来,孙正国获奖无数、荣誉等身,被尊为“国门工匠”,但他依然默默奔忙在一线。他甚至说,不希望旅客注意到自己,因为那有可能意味着电梯出故障了。

“没多久又要春运了,机场的电梯不仅负荷大,而且安全级别高,绝不能有任何纰漏。一号航站楼最老的电梯,和我的工龄一样,29岁了;三号航站楼最年轻的电梯才1岁多。我们的工作,就是让这些老的小的都平稳运行,顺顺当当接送旅客。至于我们,待在幕后就好了。”

晚上维保白天巡检T3最忙

一部扶梯的普通维保,大约历时两三个小时,扶手带和毛刷只是“热身”,还有各类保护、制动、驱动装置需要一一检查。

维保在晚上进行,是为了最大限度减小电梯停用对旅客的影响。白天,“电梯卫士”们有一项重要工作——巡检。博维公司机电保障部的一线维修工,分成了四个班。一个是正常班,周一到周五每天早8点到晚5点。其余三个都是倒班,用来接替正常班值夜班。如果赶上周末,是一个24小时班,就如这个周六的孙正国和郝剑锋。

博维公司负责范围内包括三号航站楼的415部电梯、二号航站楼的161部电梯和一号航站楼的21部电梯。三号航站楼设备数量最多,又被细分为T3C(国内段)、T3D(国航国内段)、T3E(国际段)。最繁忙的T3C涉及245部电梯,再分割成前厅、东指廊、西指廊三部分。每部分约80部电梯,维修工每天要走3万步,历时6个小时,才能巡检一遍。

作为公司唯一一名高级维修技师,孙正国比所有普通维修工都忙,博维公司负责的三个航站楼、机场塔台、停车场及周边大厦、酒店的电梯,他都得按计划进行巡视。

误差必须控制在“+2%”内

这个晚上的第一项工作,是维保一台位于4层出发大厅的扶梯。孙正国带着徒弟郝剑锋,用安全围挡将扶梯两端封闭,开始了一次计划中的“保养”。

“就跟汽车保养一样,只不过周期短很多,每部电梯保养周期不超过15天。”

博维公司负责的688部电梯中,有54%是扶梯和自动人行道。宽度在1米左右的扶梯,每小时的运力约9000人,而且可以不间断运行。相对于直梯来说,扶梯和自动人行道是更高效的运力解决方案。不过与直梯相比,扶梯和自动人行道的维保工作量要大得多。

“进入井道,就可以完成大部分直梯检查。而扶梯的检查内容很多都需要拆解。”孙正国首先检查的是扶梯的扶手带。在运行过程中,必须有充足而合适的牵引力,以保证扶手带与梯级同步,误差必须控制在“+2%”以内。“通俗说,就是扶手带最多只能比梯级快2%,给人的感觉就是搭乘扶梯时,手稍稍靠前一点。为什么这样规定?因为扶手带即便稍快,人感觉手往前走,也会自动调整。如果扶手带变慢,而手往后,就很难调整重心,有摔倒的危险。”

如果扶手带出现问题,就需要更换,那可就是个大工程。首都机场最长的一条自动人行道使用区段达96米,一根扶手带有约200米长。以往,单单是拆掉一条旧扶手带就需要约7个小时。现在采用现场熔接技术,增加效率,但安装调试依旧费时。

扶手带检查完毕,接下来是裙板与梯级之间的毛刷。“这个毛刷是后加的。按规定,裙板与梯级之间的间隙必须在4毫米以内。据以往的经验,孩子的凉鞋、大人的拖鞋,还是有夹进去的可能。至于登机牌、身份证就更容易漏进去了。”

“还有高跟鞋跟和戒指呢。”郝剑锋补充说,在有毛刷前,他们经常接到乘客的紧急电话:“那边要上飞机了,这边登机牌掉间隙里了”。遇到这种情况,以往也只能紧急拆解,帮乘客寻找。

10个品牌多种语言N类代码

孙正国堪称公司最忙的工程师。除了29年如一日的踏实苦干,他无人能及的技术能力,让同事们遇到难以攻克的“疑难杂症”时,第一个就想到“找孙工”。

29年前,电梯里运转着的还是“交流异步电动机”,现在已经变成“永磁同步无齿轮曳引机”。电梯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机电设备,而涵盖了计算机、液压、物联网等诸多新技术。

郝剑锋透露,师父孙正国其实是被“挖”到博维公司来的:“因为从生产、安装、维修到调试,几乎所有与电梯相关的关键环节师父都经历过。”2008年,就在三号航站楼投入使用前,孙正国正式成为博维公司的一员。郝剑锋补充说,博维公司负责的这688部电梯,涉及10个不同品牌,仅图纸就有中文、英文、德文、日文等多种语言。能直观反映电梯故障的故障代码,又有数字、数字字母组合、16进制等多类。能把这些全都吃透的只有孙正国,“所以师父是最忙的那一个。”

郝剑锋开玩笑说,比师父更忙的,恐怕只有“九龙壁”直梯了。在三号航站楼前厅有两部观光直梯,因它们在二层到达大厅的位置靠近九龙壁而得名。这两部直梯,虽然运力有限,但是通达5个服务楼层,所以每天上下超过千次。高负荷,一般就意味着较高的故障率。

2013年,九龙壁直梯曾不定时出现怪异故障——无论摁哪个楼层按钮,都只能去4层。孙正国带着同事们,反复检查,历时近一个月,找出“通信线路压降异常”这个根源。“最后师父给通信线路加装了一个补偿电源,看起来解决方案很简单,但找到故障源,才是最显功力的地方。”

每天说话都很少用长句

除了应对九龙壁直梯这种突发状况,孙正国和同事们的工作还有一个重要任务——保障。

首都机场每年的旅客吞吐量已经超过9000万人次,连续七年稳居世界第二。每天来来往往的近30万人次客流中,有一些是政务、商务要客,还有一些是公众人物,这时候就需要像孙正国这样技术硬、服务好的骨干们进行现场保障。“简单说,就是在现场保证电梯不出故障。”孙正国说,保障工作中最怕遇到的就是过于激动的粉丝。“有时候明星一出现,粉丝们就涌过来,那么多人,电梯就这么宽,挤得都晃。这肯定不行,得紧急关闭。”

问孙正国还记得“保障”过哪些娱乐明星吗?他摇摇头,“工作时候,注意力全在电梯上了”。

29年来,孙正国一直如此。连徒弟郝剑锋都说他太低调,甚至连平时说话,都很少用长句。“我之前是做电脑教学的,电梯知识就是一张白纸,看图纸跟看天书一样,线路在我眼里就是渔网。师父教学起来,也是以做为主,很少说,每次说就是点睛的几句。”

29年来,孙正国先后获得过“北京市职工职业技能大赛电梯维修工冠军”、“全国民航五一劳动奖章”、“首都劳动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更被业界冠以“国门工匠”的头衔。这些奖杯被收纳在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前厅地下二层的“正国劳模创新工作室”里。而荣誉则早被孙正国封存进记忆里。“说实话,这些荣誉都是过去的,咱还是得踏实工作。机场特殊,电梯坏了耽误太多人,所以我们一刻也不能放松,马上春运,得保证旅客们都能顺利回家过年。”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孙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