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见·2018 | 有外婆,才是年

2018-02-22 15:0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编者按:2018年,农历戊戌年,春节来了。鼓角梅花添一部,五更欢笑拜新年。千龙网特别策划推出“年见”品牌春节采访行动。“年见”,有记录、记述、记载、汇辑以及相见、见到之意。以个人的“年见”,拍摄、书写、绘画新时代的“年轮”。正是今年风景美,千红万紫报春光。节日期间,千龙网记者将发回大量北京和全国各地基层见闻,生动展现基层群众守岁围炉,剪烛催乾,听烧爆竹,看抉桃符,亲情家风,喜气洋洋的节日生活。敬请关注。

2018年春节,我是在北京密云金叵罗村的婆家过的。 

新年夜景灯光点亮密云城区。

大年初六,金叵罗村的春节活动吸引了很多村民。

孩子们滑雪乐开了花。

挂起的红灯、贴上的对联、跳跃的花火组成了年;花花绿绿的农村表演、灯火辉煌的城镇夜景组成了年;大姨老姨四姑、朋友圈里卖扣肉的表哥、明年国庆要结婚的表妹、好吃懒做的堂哥堂嫂组成了年;任劳任怨的婆婆、做得一手好菜的嫂嫂、洗碗补短板的我组成了年;跟爸妈视频、跟朋友聊聊、到哥哥家串门、陪孩子玩耍组成了年。过年,每天都延续着这样的“套路”。直到大年初五,我才真真地感受到这年少了什么。

大年初五,我们一家三口漫无目标地往密云水库方向行驶。盘山路出去,一片坦途,到不老屯了,一排排房屋映入眼帘。一转角,七八个老头正围在一起打牌。远处,两个妇女站在路边拉家常。我笑着说,不老屯难道不应该是秘境一般,有山门、有泉水、有老人,透着一股子仙气么。老公笑话我:你电视剧看多了。

同样的山村,在远在千里之外的陕西宝鸡寺沟岭,那里有坐在石凳上一起纳鞋底的妇女们;有山坡上放羊的老人们;有上树、追逐打闹的孩子们,透着一片热闹祥和。那儿,是我的老家。

在那个人声代替手机的小山村,喊一嗓子就能招呼山坳那边下田的男人回家吃饭。一个向后梳拢着头发、两个小黑卡子别住鬓角、穿着腋下扣扣子的黑色老布褂子的老太太模糊了我的双眼。她是我的外婆。眼前似是而非的村落,让我格外思念她。我坐在车里,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

她不是能讲出大道理的“姥姥”,只是个从高高挂起的篮子中、从锁着的深深柜子里取出好吃的拿给外孙女的外婆;是见我发烧急得转圈,使上土方子的外婆;是饭好了,隔着山坳喊我回家的外婆......

往年的大年初二,我们总是先大姨一家到外婆家里,几乎年年都是我第一个冲到外婆面前,大声地喊上一句:外婆,我来啦!外婆总是在院子前迎接着我们。

外婆去世十年了,她住的土屋老了,也没有了。而在我的心里,一直有她。

心里有外婆,才是年。(文/图 千龙网记者 李红英)

责任编辑:王立立(QN0001)  作者:李红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