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女儿留京两送红包被拒

2018-05-26 13:0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一分钱没花,却留在了北京。这件事在我心里一搁就是十六年。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2002年春节过后,在北京舞蹈学院中国民族舞剧系古典舞专业就读的女儿即将毕业了。3月下旬,学院组织举办应届毕业生与用人单位供需见面会。得知此消息后,我们夫妻商量,决定由夫人前往学院把关。本次供需见面会由104名应届毕业生70多家用人单位以及学院相关部门人员参加。供需见面会开始后,学院领导首先介绍了学院及本届毕业生的有关情况、双向选择程序与要求;之后毕业生们按专业分别进行了舞蹈基本功汇报表演,然后由用人单位与毕业生进行面对面交流选择。用人单位有国家级文艺院团、总政歌舞团、大军区歌舞团、上海歌舞团、广东省歌剧舞剧院及省市歌舞院团以及全国部分师范大学艺术学院等等。据说本届毕业生很是抢手,因僧多粥少,许多用人单位望生兴叹。

听夫人讲,女儿专业成绩综合排名前列,许多用人单位都抢着要她。第一个与女儿交流的是总政歌舞团张团长,只因女儿没有当兵意愿就主动放弃了。之后,上海歌舞团、广东省歌剧舞剧院、湖南师范大学艺术家学院等都与女儿进行过交流,经过权衡比较,最后倾向于广东省歌剧舞剧院。第二天,初涉职场的几名女同学害怕夜长梦多,鼓动女儿和几名男生一起提前把就业协议给签了。广东省歌剧舞剧院领导得知后很高兴,带着人事处长乘飞机专程到北京看望签约的4男4女8个学生。

女儿签约的事,开始一直蛮着妈妈。当签约后告诉妈妈时,又表示感到后悔,还是想留在北京,让妈妈准备违约金。夫人说:“签约岂能当儿戏!”把她狠狠批评了一顿。事后,夫人与我商量,认为北京是全国文化中心,各方面机会比较多,女儿考虑留北京是对的,我也同意这个观点,可是为时已晚。这时,夫人突然想起一个人,几次带队出国文化交流演出的中国歌舞团副团长、北京舞蹈学院陈教授,因双选时“陈团”正带队在外演出没有参加。

女儿与“陈团”通话后,“陈团”当即表示欢迎她报考中国歌舞团。考试通过后,夫人电话告诉我第二天从湖北赶往广州,她则从北京赶过去。当我们夫妻俩找到广东省歌剧舞剧院说明来意后,该院一名领导热情接待了我们,并向我俩介绍该院的建设发展情况,说:“你孩子来广东歌舞剧院,一定不会后悔的!”她还带我俩参观了该院剧场、练功房、食堂、宿舍和院容院貌。一连几天,我俩真象热锅上的蚂蚁,急的团团转,不停地找领导、找人事部门交涉,批评孩子年轻、考虑问题不周,恳请再给女儿一个机会,并愿意承担违约责任。好话说了一箩筐,只差给他们磕头作揖,可该院就是不放人。我因单位要事提前赶回了油田,夫人则继续留下来交涉。在夫人再三恳求下,该院领导见说服不了,便来了个缓兵之计,要求中国歌舞团出具证明再说。女儿接到妈妈电话后,立即跑到中国歌舞团开证明。证明传真到广州后,该院领导说不清晰;可第二张证明发过去后,他们还是打马虎眼。见状,夫人生气地把门一甩就悻悻离开了,夫人在广州泡了半个月无功而返,个中滋味自不待言。

一天,我在上班时接到夫人电话,让我立即赶到北京舞蹈学院,作最后的努力。通过这件事,使我俩想起社会上的一句俗语,“有钱能使鬼推磨”,咱们何不试试呢!于是便包了两个红包,要是这招再不灵,那就只有认命了。星期六一上班,我们先找到管毕业生就业的学生处彭处长,夫人把我俩在广州碰“钉子”的遭遇和盘托出,恳请彭处长看在女儿的面上帮帮忙,说完便从包里取出红包塞到彭处长手里,请她千万要收下。彭处长不置可否,言辞拒绝。“你们要是这样,你们孩子的事即使能办也不办了!”见彭处长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俩只好作罢。出门后,我俩总感觉不放心,于是星期天上午,我们打听并找到陈教授家。陈教授热情接待了我们,夫人便简要把事情经过说了,恳请陈教授无论如何也要帮帮忙,并如法炮制把红包塞给陈教授。陈教授态度非常严肃地说:“你们家长的心情我理解,但你们千万不要这样做,我要是收你们的红包,这忙就没法帮了!”我俩见陈教授的话入情入理,于是夫人缓缓把送红包的手收了回来。

真是好事多磨,工夫不负苦心人。在彭处长和陈教授的帮助下,女儿留京的事情终于有了着落。据说,广东省歌剧舞剧院一直卡着女儿协议书原件不退,学生处便重新给女儿补办了相关手续,要是再耽搁几天,女儿落户北京就悬了。第二天,夫人带着女儿冒雨找到文化部人事厅和中国歌舞团办完了所有手续,几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这件事一晃十六年过去了,但一直刻在我的心里。今天,我把它晒出来呈现给首都人民,除了表达我们全家的感激之情,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情,见微知著,折射出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北京大学校园里师德教育的新风尚、首都精神文明建设的新成果。

责任编辑:胡永(QN0050)  作者:颜远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