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初期首都影剧院里的“新”“老”故事

2018-06-14 09: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拨乱反正,左的枷锁一项一项被逐步打破,文艺界迎来了崭新的春天。沐浴着改革的春风,广大文艺工作者迸发出前所未有的生机活力,一个一个带有时代气息的文学作品如雨后春笋展现在大众的面前。

记得那个时候,首都北京的大小影剧院,间隔时间不长,就会有新的电影上映,观众的眼睛是应接不暇。比较而言,观众感受最深、印象最深的大致有两大类:一是伤痕文学,以电影《泪痕》为代表,这类电影启发人们对十年文革进行深度的反思。这类电影赚足了观众的泪水。二是爱情文学,以《庐山恋》、《甜蜜的事业》为代表,这类电影打开了旧有的禁区,引发了观众对美好生活、和爱情的憧憬。当然,当时还有许多反映战争题材、改革题材、现实生活题材的电影作品,说笔者外行,在这里就不一一讲了(再讲,老海就露怯了)。那个时候,涌现了一大批群众喜爱的电影明星,像陈冲、刘晓庆、张瑜、郭凯敏等等一大批。那个时候,虽然没有圈粉这个名词,但是,影星们的生活还是很受影迷们关注的。记得那个时候,我和我的下伙伴们经常围绕着“影视明星该不该出国”这个话题展开激烈的讨论,争得面红耳赤。现在看起来,当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当时的行态很是幼稚,可笑。但是,至少说明了一点,那就是小影迷们对大明星的热爱。

有一点需要说的是影剧院本质上毕竟是休闲娱乐的场所。休闲娱乐是观众花钱进入影剧院的主要目的。改革开放初期,首都的大小影剧院是小青年们谈情说爱的约会的主要地点。工作之余,小青年们成双成对到影剧院看场电影是加深了解、密切感情的一个重要方式。记得那个时候,介绍人牵线,两个男女青年认识以后,两个人单独的第一个活动就是在影剧院约会、看电影。电影票绝大部分是男青年买的,这表明了男方的诚意。当然也有少部分电影票是女青年一方购买的。人家愿意,外人你说不着。老海我是个过来人,说说我自己。老海我和爱人是经人介绍认识的,确定恋爱关系以后,因为各种原因,我俩没有进入电影院看过一场电影。为此,我的那位一直耿耿于怀,多少年以后,提起这件事,还是义愤填膺,气儿不顺。任凭我老海反复赔不是,还是无济于事。那个时候,就时兴那个。

喜新不厌旧,当时观众们喜欢新电影,对过去的经典老电影同样保持着一份青睐。改革开放初期,文革之中一度被打入冷宫的老电影在首都的大小影剧院再次与观众见面。《五朵金花》、《《冰山上的来客》、《青春之歌》、《刘三姐》、《柳堡的故事》……这些脍炙人口、深受群众喜爱的老电影被人们掸去了文革的阴霾,重现了艺术的风采。当时,观众们对这些老电影趋之若鹜,热情持续不减。

伴随着时代的发展和进步,电视机走进了首都北京普通市民的家庭。改革开放初期,聚集在有电视的人家集体一起收看电视剧,也是晚上普通北京市民的一大休闲娱乐活动。那个时候,电视连续剧《铁臂阿童木》、《血疑》、《大西洋底来的人》、《加里森敢死队》、《敌营十八年》等中外电视连续剧播放的时候,万人空巷。记忆特别清晰的是,《加里森敢死队》播放的时候,许多小男孩盲目的模仿剧中的人物,着迷的打制玩耍一种小刀子,很流行的。

那个时候,老海我本人对首都的影剧院印象最深的是看立体电影。当时,农村看不到的。初中的一年寒假,我到北京大舅家串亲戚,小表哥带我看了一场立体电影,让我开了眼。看立体电影需要戴上专门的眼睛,电影中投掷红缨枪,拼刺刀的时候,着实给我吓得够呛。枪尖和刀尖仿佛扎到了自己的脸上。回家和小伙伴们炫耀的时候,眉飞色舞。那怂样绝对不能说,也不会说。你想啊,吹牛的时候,能说那个吗?

老海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想不明白。现在条件好了,想看场电影,家里沙发上一坐,甚至拿着手机就解决了,太方便了。可是老海我还是留恋在首都的影剧院看立体电影、在农村老家门口的红薯地上看露天电影的时光。总觉得那个时候,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老婆说我恋旧,宝贝闺女说我是少年情结。到底是啥原因,老海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读者朋友,您能替我说清楚吗?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海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