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厕事小连民心

2018-06-15 08:58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茅房里就餐,味就一个足,味就一个窜。”这是老北京胡同里的一个俏皮话。茅房好听的叫法叫“厕所”。旧社会,绝大多数北京胡同里的平民百姓,家里没条件。如厕往往要到街巷里的公共厕所,也就是通常说的茅房来进行。解放以后,街巷里的公共厕所虽说条件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是,依旧是臭味难闻,厕所里熏脑袋。

岳父是个老北京,改革开放初期,住在胡同里的大杂院。我们两口子刚结婚的时候,只要有休息时间,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北京看望老人。“北京哪都好,就是住的地方太拥挤。”当时就是这个感觉。不仅住的条件差,如厕还很不方便。尤其是夏天,公共厕所蚊蝇成堆,那就一个味。不过,大家都能将就。条件差,谁也没办法。不讲究咋地?

再后来,北京外贸公司解决了我岳父的住房问题。老岳父和岳母告别了胡同里的大杂院,搬进了外贸公司在广外马连道附近新建的公租房。这下,住的条件好了,如厕的问题彻底的解决了。但是,每次我去岳父岳母家的时候,依旧对居住小区的公共厕所很是关注。这个时候,北京的许多街区里的公共厕所接入了自来水。但是,由于维修不到位,条件依然有限。

2000年夏季的一天,我和爱人照旧去北京马连道附近岳父母家看望老人。眼睛里看到的东西,让我很是惊诧。有点傻,有点懵。小区临街原来老旧的公共厕所,没了。原址有一个新的建筑,有玻璃窗的,很亮丽。建筑的显著位置标有公共厕所几个字。继续仔细看,我发现公共厕所南侧有玻璃窗的房间有两个人,爱人给我提醒,那是厕所管理员。现在许多厕所都有专人管理了。走近厕所,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通过玻璃窗透视到屋内,一个小女孩正在一张桌子前吃碗装的方便面。“这可真是茅房里就餐啊!”这一下真的把我惊着了。走进这个全新的公共厕所,我的疑惑都没了。厕所内设施齐备,相当的干净,一点味道都没有。男女厕所紧邻的南边胯间是管理员的工作和生活空间,孩子和她在一起。条件很卫生的。看来我是少见多怪了。

改革开放,首都北京的变化是多方面,全方位的。环境在变,人也在变,变得就是有点快,间隔了几个月,这个小区我就快认不出来了。

不仅城里变化快,老家京东农村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们农村老家的县城街道上的公共厕所也是新式的冲水厕所,条件很不错的。领导们说,公共厕所条件的改善能够推动全域旅游的发展。领导的观念很前卫。爱人劝我,老脑筋要彻底的换一换了,不然真的要落伍了。

前不久,我和爱人到县城附近村子的二表哥家串门。闲聊之中,二表哥告诉我,他们村子前两年实施了全村整体改厕工程,国家投的资,每户国家给补助了1000元。我现场参观了改造工程之后二表哥家的厕所,出乎我的预料,条件确实不错。二表哥告诉我:“过去,村里有句俗话:管天管地,你还管人拉屎放屁!现在,话可不能这样说了。干部讲,关系群众利益的事都是大事。各级领导都很重视。大队书记说,改厕事小连民心。你看,人家说的有水平吧!”

确实有水平,老海我同意那位村书记的观点,改厕事小连民心。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海宝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