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撷民间传说四十年

2018-06-15 08:5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在古隘口高崖口村,流传着一个世间绝无仅有的黄栌树的故事。妈妈说,那是棵砍不倒的神树,有多少人想把它拖回家去烧炕做饭,都没能如愿。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顽皮,带着斧子锯子兴冲冲打赌而去,结果呢,不是斧崩锯断,就是肚泻头疼,只好作罢。那棵树,就长在我老家三间土房对面的后寺岭上。每当秋风送爽的时候,那团红叶就像燃烧的火把。从此,在我的心灵中,那是一道磨不掉的风景。不知过去多少岁月,那株长满故事的黄栌,仍坚挺如初。终于有一天,我爬上了这道山梁,用手抚摸着满是疤痕的树身,像翻看一本古老的《山海经》。

1984年夏秋,我从高崖口乡机关调到昌平县委宣传科,一年后,也就是1985年夏天,北京晚报记者来到昌平组稿,说晚报要开辟一个“京郊风景线”栏目。过后不久,我就以《神奇的黄栌》为题,将这个传说故事寄给了他,没过几天,就在这年的7月20日的北京晚报刊登了。市民就拿着这张报纸要一睹它的风采,辗转来到村里,就打听这棵黄栌树在哪里?说来也巧,他打听在一个不知有这个故事的人手里,说“没听话过”。城里人便气恼地说,报纸不该胡编乱造啊!报纸和作者都找了骂。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事情过去三四年,于无意中得知,被打听的那个人是我在高崖口乡机关的一位王姓同事,老家河北宣化,一年探家一次,人很好,在此一呆就是20多年。后来见面,我说这位老兄,你怎么不食人间烟火了呢?

其实,早在《神奇的黄栌》之前的1979年1980年,我就已经开始了采集民间传说之旅。我曾顶着如火的烈日,攀爬在昌平西部很有知名度的“望儿坨”。传说,穆桂英在战鼓雷鸣号角声声中产下小文广,将其放在后来叫做撂子台的台地上,继续挺枪跃马……一仗结束后,已离撂子台三十里之遥的一座孤山旁,即现在的“望儿坨”。她决定爬上这座山,来眺望她的小文广。我爬的那日,至今记忆犹新,那天,还从那座山上取些由穆桂英奶水变成的白土,带回家去刷我老屋的黑墙。过后,我写出了《穆桂英和望儿坨》,发表在1981年1月27日“北京日报郊区版”(京郊日报的前身)上。1983年北京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北京风物传说》将其收进。

如果说搜集整理《神奇的黄栌》和《穆桂英和望儿坨》是出于好奇,到1988年,我才算是对采撷民间传说进入痴迷状态,那年的6月14日和18日,在宣传部繁忙的工作中,两次走进狼儿峪村,那是一个很有故事的古村落。当年我在高崖口乡机关的一位邱姓同事,家就在这个村。依托他给我找了一位70左右岁会讲故事的老人。我还记得当时,我买了啤酒和熟食,午饭就在同事家。那次,我记录下十几个民间段子,除了除暴安良的英雄,就是古老乡贤文化中的好人。怎么民间传说就是牛鬼蛇神、封建迷信呢?此时我想起了文革中,我差点挨批斗的一幕。

由于能够沉到乡村野寨,从泥土中挖掘传说故事,写起来比较得心应手,1994年到1996年先后在吉林的《民间故事》月刊发表了《绣画》和《凤凰情》,紧接着又在山西的《民间传奇故事》月刊发表了《宁性儿与精灵世界》和《秀女峰下葫芦缘》。

2004年,退休后受聘于昌平旅游局,专门从事撰写或起草相关旅游文章。当时列入日程的是编写一部反映旅游景区景点的传说故事,提高昌平旅游业的影响度。为了保证在有限的时间内,照顾到所有景点,采取广泛征稿的办法,我与另两位文友,用了一年的时间,从120多篇来稿中筛选出100篇,包括我们撰写的30篇计30多万字,成就了《聊林趣海》这部故事集,由中国书店出版社出版,首印两万册。发放到各个景点和赠阅给部分兄弟省市的旅游单位。

2014年昌平文化委,委托燕山出版社,动员昌平民间文学爱好者,采集撰写了《神奇的燕平八景》、《美丽的温榆河》、《昌平大地上的传说》昌平民间文学三卷本。我参与其中,提供了34篇之多。

岁月过往的恍惚间,我已年过7旬,时不可待,有必要将40年采写的民间传说汇集成册,以喻后人。此时,刚好有一位文友,说区内有一所小学,新的一年里,将传统文化进校园已列入计划,需要500册图书。帮人所需,从我采集的70多篇中,精选出适宜小学生阅读的49篇16万字,书名定为《温榆河谷不老情》,寓意从小做起,就要热爱自己的家乡故土。在编辑过程中,我归纳了五个板块,即:乡贤篇、侠义篇、情爱篇、规劝篇和灵怪篇,并将《神奇的黄栌》进行二度创作,易名为《白娘子与黄栌》编入乡贤篇中。

忙并快乐着,在梳理昌平历史文脉的五年工程中,我完成了两本书的写作,其中一本就是《昌平民俗非遗概览》,2016年,我荣幸地被吸收为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有限的人生如白驹过隙,在北京师范大学的两年间,有幸读到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故事》,它所记录的不过是古希腊的民间传说,丰富多彩的中国民间传说,不是同样体现着英雄史诗般的壮烈图景吗!同样能和荷马史诗媲美。愈是民族的就愈是世界的。应该说,文化自觉和自信,是我在改革开放四十年中的最大收获。

作者简介:施会泉,昌平籍,中共党员,毕业于北师大,2002年退休。先后在北京日报、农民日报、中国工商报、安徽文学、北方文学等17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民间故事,计160万字。著有中短篇小说集《山桃花正红》、长篇小说《东南风劲吹》、散文集《阳光下行走》、民间故事集《温榆河谷不老情》等8部作品。现为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北京诗词学会会员。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施会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