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带来山村巨变

2018-07-12 09:0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我的老家是顺义区东北部龙湾屯镇大北坞村,金鸡河畔,在燕山脚下的大山里,巍岩相迭,青莲秀出,群峰连绵,峡谷众多,茂林蔽日,奇花遍地;仰瞰之间,峭壁突兀,怪石嶙峋,浓绿浅翠,谷幽泉清;晴日,千奇百怪的峰岩,青中带紫,近看山形勾勒分明,远眺如画中写意,朦胧如幻;是个非常适合旅游避暑的地方。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原因,四十年前,公路、电、通信不通,山里的特产运不出去,山外的东西运不进来。严重制约了经济发展,使家乡“养在深闺未人识”。

村民住的用树皮搭建的棚屋,照明用的是煤油,碾米还是用传统的石臼、碾槽,费时费力,一担小麦要用脚踏石臼一整天,用牛拉碾槽也要半天。碾完一担小麦,人和牛都累得筋疲力尽,山里了解山外信息的唯一渠道就是收听广播。要想下山一趟,也是沿着羊肠小道从山顶走到山脚,一路坑坑洼洼,一路高低不平,人到山下,也就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了。

抛开有关羊肠小道的记忆,单说上世纪90年代中期修通的山间公路。汽车爬行在绵延起伏的山中,弯多路陡,沙石公路坑坑洼洼,颠簸不止,耗油大,行车速度慢,上坡如同老牛负重,嗡嗡作响,交谈都要提高嗓门如同吵架,碰上下大雨,道路泥泞不堪,特别是暴雨,常常发生塌方,阻断公路。记得当时沙石公路很窄,勉强能过得去一辆汽车。要是碰上对面有汽车开过来,那就要先找路面比较宽的地方停下来,等另一辆开过去才行。赶上村民们到镇里送公粮、到集市上卖肥羊时,可就苦了。有时候,我碰上了,就帮着推一段路程,跟着出一身热汗。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想,要是路平坦了,路宽了,那该多好。

那铺满沙土的路面虽然说比山间弯曲的小路好走,不过,车一来,行人可就苦了。烟尘滚滚,一路下来,已是一脸的泥尘和一身的黄土。如果赶上大热天,汗水与尘土合二为一,会将人的脸涂得五彩纷呈。

记得1996年,我表弟26岁,刚刚当上镇里的副镇长,小伙子事业有点眉目,该成家了。表弟家里有亲戚在城里,帮忙介绍了一个好姑娘,年纪小他几岁,条件挺般配。媒人一牵线,约好在城里见。相亲那天,表弟起了个大早,把自己从头到脚认认真真打扮了一番。还特意换上了新买来的“红豆”衬衫。临出门,姨妈叫住了,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这么棒一个小伙子,人家姑娘肯定中意。”

于是,表弟兴高采烈出了门,骨碌一下爬上开往城里的运粮车。一家人在屋里等喜讯。不过直等到天色暗下来,表弟才灰头土脸地进家门。看得出来,事情不是很顺利。

一家人围着问,表弟才吐出了原委:坐错了车,走错了路。顺着崎岖破落的山路,运粮车“噗哧噗哧”到城里,一路风尘全落在表弟身上。黄土夹着汗,俊小伙成了“土包子”,雪白的“红豆”衬衫染成了“黄马褂”,乌黑的头发染上灰像上了一层蜡,泛白光。人家姑娘说:“你怎么这副模样?”表弟尴尬地想笑一笑,却没想到牙上也沾了泥……

第二天,城里的亲戚去问结果,姑娘说:“这么‘土’里‘土’气的人居然还说是副镇长,不大靠得住!就算是镇长,我也不愿意往这样的穷地方嫁。”于是表弟的第一次相亲就这样草草结束。

时常有家乡人来做客,谈得最多的还是家乡的路。从中得知,大约2007年政府开始实施新农村建设,户户修好水泥路、装上高压电和程控电话,给山村装上有线电视、宽带,使村民足不出户,就可以了解外面精彩的世界,了解外面农产品的销售信息。随后,村里在网上发布了农产品销售和农产品加工的招商信息。

引进的客商到家乡搞龙湾贡梨、苹果、山核桃、枣、山楂和黄芪、桔梗、远志中药材、高山蔬菜种植以及山羊养殖基地,办起了加工厂。在外打工的村民都回来了,有的还回村办企业。农闲时村民到厂里打工,月工资2000多元。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公益事业的发展和村民文化生活的提高,村里建立起了农村医疗养老制度,60岁以上的老人每年都可以享受一定的经济补助。

前几年,镇里投资600万元打通了环山公路龙济路,并沿路着力打造三十里绿色长廊景观:暮春,3万亩果树花“千朵万朵压枝低”,8000亩梨园里“千树万树梨花开”不是雪景胜似雪景,3000亩桃花200亩杏花“恰似一片绯红的轻云”,步入花海,只见“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正是此景只应天上有,何谓桃源无处寻;盛夏,可去山间体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清爽、可去湖边欣赏“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别致,还可去果树丛中捕捉“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的瞬间;初秋,嘴里噙着路边的小酸枣,亲手摘下一个个成熟的硕果,体验“草盛豆苗稀”的怡然,驱车沿路而行,随处可见“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景致,又何须去香山看人海?寒冬,最大的享受莫过于三五好友围坐在农家院的热炕头上“一曲新词酒一杯”,锅里正用自制酸菜熬着龙湾屯特有的矿泉水点卤豆腐,就上点儿房檐上的红薯干、柿饼,正所谓其乐也融融,其情也洽洽。

今年夏天,我又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舒适的中巴车穿行在幽幽的山峰和绿葱葱树林间,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让我心旷神怡。然而,最让我感慨万千的还是车下的路。

这次真的被家乡的路震撼了:条条笔直、宽敞、平坦的道路如晶莹的“玉带”镶嵌在美丽富饶的大地上,连结全镇四通八达的公路网在家乡已全面建成。阴雨天再也看不到泥泞难行的道路了。每条公路两旁,近处绿茵、灌木、树林层次递进,可视范围内的荒坡野岭也是绿树掩映,体现了绿色生态发展意识。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陈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