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路亭

2018-07-12 09:0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火车站出站口东边20米的地方有一个小亭子,门口矗立的牌子上印有雷锋的头像,“义务指路”四个醒目的大字熠熠闪光,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北京火车站义务指路亭。我的发小李志东就是一位热心、细心、耐心的义务指路队员。

2007年为了迎奥运做贡献,75岁的老共产党员杨茂林组织几个退休党员成立了义务指路站。十几年来指路站得到了建国门街道的大力支持,由原来的无亭、小木板亭,到现在装有空调、电脑设备的指路亭。指路队员也由原来的几个人到现在的十几个人。光是队长都换了三届,86岁的第一届队长已成为顾问。第二任队长李长江也已75岁,他家早已经搬到离北京火车站几十里外的新发地了,仍坚持每周的值岗。

指路队员平均年龄73岁。银发、皱纹,在岗位上人人精神焕发,标准的京腔、真诚的目光,认真地回答着客人提出的各种怪异的问题,直到看见客人满意离开的背影消失在人海中。

指路队是个团结奋发的集体。十几年来,指路亭从来没有出现过空岗谢客的现象。如果遇到难于推脱的事情,总会有其他队员主动替岗。北京建设日新月异,地名不断更新增加,公交线路随着人们的需求增设了很多条。指路队员经常在一起学习、找资料、查地图,特别是那些以“社区、大厦”命名的地址,都要弄个明明白白。虽说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每人都强迫自己死记住若干条公交路线、地铁站名。前几年,来往的客人常询问医院特别是专科医院的乘车路线,现在来北京旅游的客人们增多,更多问询北京各类博物馆、图书大厦、文化遗址等,甚至问询北京火车站最近的移动电话厅、公厕的位置等等。操着各地浓浓的乡音,也难为了这些耳朵有些障碍的指路队员,掰开揉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才恍然明白客人的提问,尽管口干舌燥,听不明白,仍是满脸笑容耐心回答。听不懂就写,不厌其烦,直到客人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小小指路亭每天都接待着南来北往的游客,回答着上百上千次客人的问题。慌张疑虑的脸庞,在指路队员面前豁然,满意轻松离去。

指路队是个朝气勃勃的集体。这些退休老人在指路亭充分发挥余热。没有任何待遇,自带饮水和午餐,仍像在职工作时一样严谨认真满腔热情。73岁马大金老人,从进入到这个集体,就把每天的快乐寄托在指路亭上。2017年11月27日终于实现了他终生愿望: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党旗下庄严宣誓。他激动地说:“完成了心中一件大事,这是新的开始,必须继续干好。”义务指路队成了名符其实的党员指路队。

我的发小李志东是第一批队员。别看她身体纤弱,一阵风吹过来也会把她吹走几米,但指起路来,声音宏亮清脆,直到客人微笑点头。她就是凭着这股执着的较真劲儿,从一个路痴到合格的指路队员,十几个春秋顽强地走了过来。当年没有指路亭,就是几个人站在那里。冬天顶着刺骨寒风,棉衣套着羽绒服还冻得打哆嗦,嘴唇冻得青紫,一站就是一天,没有怨言;夏天暴晒,汗水顺着头发流下来,干裂的嘴唇蘸点水回答着客人的问题,她收获的是满意。后来有了木板搭的小亭,总算有了避风挡雨的地方,但四面透风,挡不住凛冽的寒风,夏天的小木亭热得烫手。李志东说:“艰苦的条件下我们都坚持下来了,现在指路亭条件越来越好,只有更好的服务,让国人感受到首都的温暖。”十几年的坚持奉献,没有一分所得,全部是无私投入,时间投入、精力投入,甚至家庭投入。有时疾病缠身,双胞胎的孙子住院,九十高龄的老父亲需人照顾,轮到她站岗,她的丈夫老沙主动替她去执勤。李志东就是这么一个平凡普通的老知青老党员。1968年上山下乡的大浪把这个少数民族品学兼优的高中生送到了内蒙古荒凉村庄。恶劣的生活环境,繁重的劳动负荷,挤压着体弱却不甘落后的她,很快疾病袭来,再也不能面朝黄土背朝天了,病退回北京。分配到街道工厂,一直到退休。日子虽不富裕,但被她安排得有滋有味,因为她永远秉承着良好的家训:感恩善良勤奋,延续着老父亲的做人之道。她的父亲李连生先生是新中国成立后遵照周恩来总理指示培养的我国第一代新闻电影解说员。“文革”之前的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新闻纪录片,都留下了李老先生铿锵有力的中国声音。如今九十高龄的老先生居住在六十多平方米的回迁房间。每逢发小们看望老人,他从不谈及光彩的历史,总是感谢周恩来总理的接见,感谢党的培养,鼓励我们老实做人,勤奋做事。父爱如山,父亲的榜样,是李志东十几年如一日踏实义务指路的巨大精神力量。

指路亭已成为北京火车站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这里有热情无私的指路队员,有默默奉献的普通共产党员,有外地朋友到家的感觉。十几名白发、皱纹的义务指路队员和他们的指路亭也成为了首都北京响亮的名片。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冯春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