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冬春夏秋

2018-08-21 09:2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人与城如影相随,城与国休戚与共。可以说,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沧桑巨变中,每个人的经历都是改革开放小小的缩影。而我走过的冬春夏秋,每一步成长都能体味到改革开放的细微之处。如今的我们,虽未能在前四十年的改革浪潮中扬帆执桨,却可以搭乘奔驰的列车去追寻时代的梦想!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

听到这个消息,突然有一种吞噬感扑面而来,我呼吸急促,脸颊潮红,手指颤抖,用沙哑的哭腔问道:“真的拆了吗?”妈妈点点头:“你的幼儿园真的拆了。”

十二岁的这个冬天,坏消息接踵而至,仿佛通往哪里的道路都正在施工。

回头看,第一次拿起铅笔学写字的桌子,第一次用粉笔画鲸鱼的黑板,第一次排练舞蹈迎新年的活动室,第一次自己盛饭吃光光的食堂……所有最初的记忆,都将随着拆迁烟消云散。

向前望,恰巧我们这届,小升初入学政策由考试改成了推荐,而我,阴差阳错地不在实验中学的推荐名单之列。失魂落魄地看着名单,想到不能进入和哥哥约定的学校,我不知何去何从……

撕下一页阳光,日子就跳跃到春天。

在翘首以盼中,我参加了学校的升学考试。政府很快处理了大量反馈,新政策在试运行中改进,推荐与招考齐头并举,“1+1>2”的新模式终于让我有学可上。

由于没有便捷的通讯工具能随身携带,我买了一叠厚厚的信纸,也拥有了人生中第一张电话卡。中午吃完饭,就去电话亭排队,偷偷向同伴抱怨着前面如蜗牛一般缓慢挪动的队伍。轮到我拨号的时候,电话卡插进小孔里,听到那头传来爸妈的声音,竟有点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回到教室,同桌高声唤着我的名字,一封蓝色的信就这么横冲直撞地飞了过来。闺蜜的信很长很长,述说了见闻,诉尽了相思,可是,最后,略带清香的信纸上,赫然写着“我们的小学要拆了……”这种记忆坍塌的阴影像甩不掉的梦魇,又一次缠绕着我。

夜里听到你的敲门声,醒来便是夏日。

不舍分离,我便在同一所学校步入高中生涯。

晨曦下,推开教室门,同学迎面问我:“咦?你领的东西呢?”我一头雾水:“什么?”正疑惑,莹抱着一堆鸡蛋牛奶走进教室,她身边的女生说:“昨晚班主任让她通知你,今天轮到你俩一组领食物,结果我刚刚在路上看她一个人抱着全班的蛋奶,看来她都没告诉你啊!”鼻子微酸,我抑制住感动,赶紧接下食物,摆上讲台……

下午第一节是计算机课,自由练习的后半节,我打开qq邮箱,用“一指禅”敲键盘,回复着闺蜜的邮件:“咱们这一届,刚上初中,小学学费全免,上了高中,初中学费又全免,每个升学阶段都遇到最艰难的新课改。旁人都说‘你们真不幸’。我认为我们是最幸运的一代,却是正值韶华,把梦想交给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就像,每天早上吃到国家发放的蛋奶,每一口都是幸福……”

松花酿酒,秋水煎茶。

去年立秋的午后,慵懒地窝在沙发,迷迷糊糊的梦中,猛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铃声。扬手打开手机,微信视频里出现同学的笑颜:“小禾,你快看看我在哪儿?”望着她身后的宝塔,我刹那清醒,反问过去:“你怎么来延安了?”她笑吟吟地回道:“傻子,还不马上来带我旅行!”

我火速赶到宝塔山下,伴她,添香并立观书画,步日随影踏苍苔。

登宝塔,极目远眺。河对岸,映入眼帘的就是凤凰广场,它位于整座城市的市中心,华灯林立,人潮涌动,花团锦簇,流光溢彩。我百感交集地跟她讲:“那里曾是我的隐痛和缺憾,是我儿时拆迁的幼儿园,而顺着另一个方向走至山麓,又是我被拆掉的小学,如今也改了地址重建,与其他小学合并,跻身延安市一流小学。”

她感触颇深,亲眼看到一心向往的延安颠覆了落后的想象,成为了一体化的现代开放城市。这个榜山而居的小城市,狭窄的马路拓得宽敞,地下通道和高架桥鳞次栉比,游人络绎不绝,如今,正在全力推进轻轨、高铁、新机场的修建进程……昔日的革命圣地,在改革开放的推动下,早已焕了新颜。

于我而言,我经历的冬春夏秋,我经历的短短数年,我经历的改革开放,早已承载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何啻天壤云泥?回溯其中,点点滴滴,从信笺、电话亭、邮件、手机、微信音频,到新课改、九年义务教育、蛋奶工程,甚至是大刀破斧的城市规划建设,无一不是跨越式发展。

在奔向前方的路上,我们的国家还要不断地迈进,乘风破浪,何所忧虑?

人一生中有几度四季?而我的一生,能见证着中国的蜕变,见证着“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将改革进行到底”的宣言一步步成为现实。如此说来,生之幸事,何止二三?愿作不息长风, 为国策马鞭。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李凌禾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