厂甸庙会:不设小吃摊位 文创商品走俏

2019-02-09 07:4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庙会速览

厂甸

不设小吃摊位 文创商品走俏

2月8日正值大年初四,京城各大庙会也接近尾声。百年“文市”厂甸庙会8日迎来客流高峰。纸糊风筝、毛猴儿、兔儿爷、翻花……这些老北京物件,让游客回到儿时。不仅如此,厂甸庙会的文创品销售也十分走俏。

大年初一至初五(2月5日至2月9日),厂甸庙会连续五天在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东、西街举办。此次厂甸庙会没有设小吃摊位和娱乐项目,主打艺术性、历史性和知识性的静雅文化氛围,还同时推出了“百年厂甸传统文化展览”,也让厂甸文创产品销售走俏。

书签、主题纸胶条、日历、徽章、糖葫芦抱枕、水晶镇纸……被贴上厂甸标签的文创产品不在柜台中静展,而是被商家纷纷拿上柜台。游客既可以拍照也可以把玩,文创产品展台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卖得最好的就是书签和主题纸胶条,每天能卖上千个。”工作人员一边说一边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展示,金色的镂空玫瑰花用金丝链连在夹子上,可以放在书本中,售价每个29元。“蒸蒸日上、大吉大利、招财进宝”也被印在纸胶带上,售价19.8元两个。值得注意的是,齐白石扑克牌也受到游客的追捧,齐白石的画作被印在54张扑克牌上,除了“大、小王”是重复的图案,其他无一重复。

由于庙会接近尾声,不少东西也开始打折。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购物满88元,就可获赠价值28元的水彩画台历一个。而平时抢手的糖葫芦抱枕都由原价88元降至59元销售。便宜又好玩的文创产品,让游客可以将“厂甸庙会”的文化带回家。

丰台

南宫新春灯会“鹦鹉之王”领衔

2月8日是大年初四,庙会虽接近尾声,京城灯会却随之“走红”。开幕已经三天的南宫新春灯会,游客量已经破万。120组5000余盏自贡“非遗”匠人手工彩灯点亮丰台南宫。在南宫五洲植物乐园内,市民可以赏花灯、看表演、品美食、赶大集,逛吃逛吃过足京味儿大年。

8日,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南宫新春灯会主办方获悉,灯会开启以来,接待游客已经破万名。市民奔着老北京年味儿慕名而来,千盏花灯映雪影,吉祥喜庆迎猪年。

北青报记者在现场看到,造型各异的花灯兼具传统特色和现代感,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南宫旅游景区采取人工降雪的方式,重现“千盏花灯映雪影”的美景。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灯展将由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大型彩灯作品“鹦鹉之王”领衔,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大型灯组“花开富贵画中仙”,献上一幅有诗有画、如梦如幻的富丽长卷;开心五福猪、金闪闪的“聚宝猪”等契合猪年特色的作品也为市民们开年讨个好彩头。

观灯赏雪之外,新春大集火爆登场。糖葫芦、茶汤、棉花糖等地道的北京传统特色小吃在集市上均可品尝到,游客在游览之余也可一饱口福。集市上也可寻找到中国结、面人儿、糖人儿、脸谱儿、毛猴儿等“非遗”手工艺品的踪迹。

据了解, 2019年南宫灯会将持续到3月8日(农历二月二)。

珐琅厂

品鉴景泰蓝新品猪生肖对盘走俏

新年里,不同于地坛、龙潭等传统庙会,一些小众的特色庙会也非常值得一看。北京珐琅厂第六届皇家艺术庙会就是一个品鉴景泰蓝的好去处,该庙会已经在2月6日(大年初二)正式同广大市民见面,并将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本次庙会在体现传统正宗皇家景泰蓝艺术的基础上,又推陈出新了许多新品。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展台的几个猪年生肖对盘吸引了不少市民的目光。憨态可掬的福猪或拿着金元宝、或身穿“福”字彩衣,看起来十分喜庆。家住西城的洪先生连续三年来这里逛庙会,他手里已经购入了两只对盘。“今年是猪年,我儿子儿媳也都属猪,一对儿正好。”据设计师李一介绍,这是珐琅厂为喜迎猪年特推出的《“猪”事大吉》生肖对盘,已经卖出了100余对。

近几年,由于宫廷剧的大热,剧中总会出现一些奢华、富丽的景泰蓝物件。景泰蓝作为皇家独享的艺术瑰宝,以前只有皇亲国戚和受宠的后宫娘娘们才能拥有,如今也得以进入寻常百姓家。2019年,粉盒、捧盒、梳妆盒等娘娘们御用的景泰蓝制品成为又一大亮点,惹来不少女性朋友的垂爱。

据了解,春节期间,北京珐琅厂还举办了部分活动,比如邀请市民与多位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零距离品味皇家艺术之景泰蓝“非遗”公开课。玉器、老北京糖画、绢花、内画、剪纸、石画技艺等“非遗”项目的传承人也在现场为人们展示“非遗”技术,让这个新年洋溢着浓厚的艺术和文化气息。 

地坛

沙包首次亮相唤醒儿时记忆

尽管已经是年初四,但各大庙会依旧人满为患。在地坛庙会,10点左右迎来入园高峰,前来逛庙会的市民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地坛方泽坛北门附近格外热闹,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引来了不少游客驻足观看。北京青年报记者循声望去,原来是四个可爱的孩童在两位大人的指导下玩丢沙包。

2019年地坛庙会主打文创品牌,五花八门的特色文创产品在这里汇聚,而这沙包摊位也是非常亮眼,摊前聚集了不少家长孩子。据了解,沙包是首次进入地坛庙会,唤醒了不少老北京人儿时的记忆。

“小时候玩的沙包都是破布头做的,可是大家都拿它当个宝贝,因为布料十分珍贵。破布头沙包也不是人人都有,得学习好,还得帮大人做家务,表现好了,央告姥姥、奶奶在补衣服、纳鞋底的时候挤个空当,才能给自己做个沙包。”据摊主张国忠介绍。

不同于普通沙包,这款沙包外层采用三明治网布包裹,里头填充了高温消毒过的荞麦皮,脏了可以水洗,既环保又安全。北京青年报记者拿起一个沙包掂了掂,这沙包比以前小时候玩的沙包会轻一些。之所以这么设计,张国忠表示:“有的家长可能觉得这沙包太轻,但一来城市空间小,不像农村那么开阔,二来沙包太重孩子容易受伤,因此采用了这个重量。”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作者:蒲长廷 蒋若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