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鲁院有关

2018-05-28 13:26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掐指一算,我在北京已整整工作、生活二十余年。在我五十五年的沧桑岁月中,我人生所经历的三次重要转折都是与改革开放紧密相连的。

四十三年前,由于历史原因及家庭变故,我初中只读了半个学期便辍学了。随后,我随祖母一起回到乡下,在生产队挣工分养活自己。那一年,我十三岁。

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着人们久已渴望的心田,也给我的命运带来了转机。1980年,父亲平反后便把我接到了城里,虽然一切都改变了,可我却从此失去了在学校求知的机会。在父亲的努力下,我被安排进一家知青企业做学徒工。

虽然我如愿回到了城里,回到了父母身边,也有了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但每当我看到身边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都在学校读书,都在努力学习,准备参加刚刚解禁的高考,我心有不甘,发誓不能就这样当一辈子工人,一定要去上学读书,用知识改变命运。

那时候,国家正是百废待兴,提倡自学成才之风一浪接着一浪,伤痕文学作品的出现,使祖国大地掀起了一股股文学热潮。尤其是路遥先生的小说《人生》出版后,更加激励了我从事文学创作的热情,也使我下决心用文学创作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然而,梦想与现实的差距把我的激情撞击得支离破碎,一张张铅印退稿信就像一盆盆冰冷的水,把我浇得个透心凉。激情没有了,剩下的是消沉,或许自己原本就不是靠笔头子吃饭的料。正当我想放弃写作时,在一次县文化馆主办的文学讲座上,县文化局一位通过自学成才而成为专业作家的老师谈到了鲁迅文学院,他说:“1984年,鲁迅文学院经过恢复、改革后,已成为文学界培养作家的‘黄埔军校’。我要感恩于鲁迅文学院,如果没有鲁迅文学院的两年深造,我也不可能成为作家。”听了老师的话,我忽发奇想,如果有朝一日,我也能到鲁迅文学院学习,岂不是圆了自己上学读书的梦想?从此,鲁迅文学院这个神圣的名字,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里。

然而,在那个年代,对于我们这些处于最底层的普通写作者来说,要想到鲁迅文学院深造,简直比登天还难,我只能把这个梦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尤其是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再次给全国人民鼓足了创业的热情,全国上下,也再一次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在我的家乡,也有不少在机关、企事业单位工作的人员纷纷辞职创业,甚至到外地尤其是北京、深圳、广州等大城市去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

而这时,我想到鲁迅文学院去进修的愿望也越来越强烈。1997年6月,我得知鲁迅文学院准备创办文学创作专业培训班,将从社会公开招生。于是,我毫不犹豫地辞去工作,找大哥借了200元路费,直奔北京,去圆我心中的文学梦。到了8月中旬,我终于收到鲁迅文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激动万分,似乎感觉到文学之路离我越来越近。然而,当我兴高采烈到朝阳区八里庄鲁迅文学院报到时,我终因学费难以凑齐而与这座被誉为中国文学界的“黄埔军校”失之交臂,这也成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那时,我告借无门,只得忍痛放弃上鲁迅文学院的梦想,再次将这个美丽的梦深埋心底。我明白,我必须这样做。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去把握才能改变。这期间,我一边做自由撰稿人,一边在北京找工作。后来经过严格考试,我很快就应聘到一家国字头的报社成为一名新闻记者,过起了北漂的生活。这一次,虽然我未能如愿到鲁迅文学院进修,却由一名小县城里的普通工人,成为一名国家某部委机关报的新闻记者,使我在北京扎下了根。

记者的职业生涯,让我有了更高层次的人生体验,也积累了丰富的文学创作素材。这期间,我的一些深度调查报道曾经得到中央高层领导关注,引起一定程度的社会反响;还创作发表了一系列文学作品,得到社会认可……凡此种种,足已让我感到“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神圣和自豪。

更让人意料不到的是,时隔二十年后,我上学读书的梦想终于得以实现。2017年8月初,我接到通知,在国家某部委直属机关推荐下,我被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录取,并特别说明是免费全脱产学习。

鲁迅文学院,在我心中曾经是那么神秘,那么遥不可及。二十年前,我因贫穷与你擦肩而过,如今,你却免费让我来学习。这充分说明我们的祖国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已进入世界强国之列,国家财力增加了,有了进一步夯实文化软实力的强大经济基础。那天,当我看着那张粉红色的录取通知书时,百感交集,泪水忍不住就迸发出来……

2017年9月7日,是我到鲁迅文学院报到的日子。我怀着朝圣的心情走进鲁迅文学院的新校址,恍若隔世,一切显得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

鲁院的新校址坐落在中国现代文学馆的大院内,与东八里庄二十年前的老校址比较起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切都是新的,新校舍新设备,连宿舍的电脑都配备的是最新的,每个学员都能免费住上单间宿舍。在教学楼大厅回形的廊壁上,铭刻着鲁迅、沈从文、巴金、矛盾、老舍、叶圣陶等等大师们的肖像,一切都显得那么庄重、神圣。站在这些文学大师们的肖像下,我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在感慨、惊叹之余,也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如果不是改革开放,我能有如此幸运吗?我很可能还在那个小县城里当工人;如果不是在这个波澜壮阔的伟大时代,我又怎么能够免费跨进这所被称为中国文学界的“黄埔军校”学习深造!

如今,我在北京买了房子安了家,日子过得富足、充实和安逸。很久以来,我没有如此痛快而又真实地感动过,连自己都觉得十分难能可贵。感谢这个伟大的新时代!感谢北京,感谢改革开放让我梦想成真!

作者简介:

洪鸿,安徽太湖人,现定居北京,曾在多家中央新闻媒体供职,现从事专业创作。系中国作家协会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三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员。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出版、发表过小说、纪实文学、散文、杂文等各类作品500余万字。有多篇作品被入选各种选集出版。曾获第五届“中国报人散文奖”。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