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坐飞机

2018-06-01 14:32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985年元月,正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的时候,我也有了第一次出国的经历——作为一名中国纺织技术服务小组的成员,到巴基斯坦指导中国纺机的设备安装。那年我刚满30岁。现在回想起来,还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那时坐飞机出国还是一个常人可望不可即的事,对于我来说,也十分兴奋,走路都仰着头,好像高人一等似的,逢人就眉飞色舞地说:“我要坐飞机出国了!”每当这时,我就会发现引来不少人羡慕的眼光,好像在说,30岁出头,就有坐飞机出国的机会了,真是幸运。

那天出发时,早早起床,开始了出国第一项“练兵”——打领带。我换上了新买的西装,对着镜子打起了领带。小小的领带,在手里还真不听使唤,怎么也打不好,不是打得太长了,就是打成大疙瘩,急得我直出汗,眼看着时间一秒秒过去,就要出发了,还是没有打好。情急之下,我一下想起了上小学系红领巾来了,就按照红领巾的系法,打起了领带,不管怎么说,虽不怎么好看,终究还是系上了。我对着镜子仔细地端详着“英俊”的自己,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坐飞机的第一项任务终于算是完成了。我们乘坐的是波音747宽体客机,十人一排,宽敞明亮。我看到什么都好奇,摸摸这儿,动动那儿,座椅上各种按钮,写的都是英文,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我往座椅上一躺,无意当中,触动了一个按钮,座椅突然向后一仰,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引得大家哈哈大笑,我还真不知道座椅还可以后仰呢。经过十个小时的飞行,在午夜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巴基斯坦卡拉奇国际机场,第一次走出国门,兴奋激动就别提了。飞机的舱门打开了,扑面而来的是一股热浪,外面的温度已是三十多度,我们从北京出来时,还是零下几度。

飞机停的地方离候机楼还有一段距离,这时机场大巴过来接旅客去候机楼。各种语言叽里咕噜,就是一句听不懂。大巴由两个黑黑的巴基斯坦警卫持枪护卫,手中的枪,在月下闪着蓝光。头一眼见到,还真吓了一跳,我们不知道这是接人的大巴,不敢上车,翻译赶紧用英语问到:“都要上车吗?”士兵严肃的回答:“是的,一律上车。”翻译也是第一次出国,也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只好对大家说:“上车吧,拉哪儿算哪儿吧。”我们无奈只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上了车。不一会到了候机楼,大家才知道这只是飞机场里的一道程序而已。幸好那时候还没有恐怖袭击,否则打死我也不会上车!

时过境迁,改革开放四十年了,坐飞机已经再也不是什么可望不可及的事了,我以后也有了更多的机会出国,每当这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第一次坐飞机的经历,自己也总会哑然失笑起来。

作者简介:石庚尧 男 1953年2月22日出生 中共党员 高级工程师 1969年黑龙江建设兵团下乡 1972-2013年 曾任北京第一棉纺织厂,工人、技术员、车间主任、副总工程师、京棉集团分公司总经理等职务。获得纺织部科技三等奖、湖北省科技三等奖、全国纺织劳动模范称号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石庚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