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

2018-08-06 10:5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七十年代随父母进京,首都北京在我的记忆里由最初的灰色变成红色、绿色到现在的五颜六色,虽说祖籍不是北京,但是除了不在北京出生,四十多年的北京生活已经把我打造成地道的老北京,随着改革开放的日新月异,现在生活的质量和水准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们那时的期盼,因为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从最初在南城安家到曾经住过的二环中心,到偏远的南四环再到北三环西三环,我围着北京不停的兜兜转转,70年代的北京在我的眼里是灰色的:大街上人们的衣服都是灰蓝色,天空是灰色的,人们的脸上更像蒙了一层灰,整天为家里的三餐发愁:粗粮细粮要搭配着吃,鸡蛋等副食要合理安排,要不月底就要饿肚子了,要是家里有个半大小子恨不能拆东墙补西墙的借着钱花才能挨到发工资。无冬历夏,看到最多的场景就是排队:副食店来鸡蛋了快去排队;粮店来好米了快去排队;菜站来西红柿了快去排队,哪怕火柴卫生纸都要排队才能买到…….总之全家出动只为保证最基本的生活所需,最忙的时候还要算过年,年货都要凭本供应排队,想要买齐年货需要全家上阵,进了腊月连公共澡堂都要排队,那时的人没有太高的理想和奢望,家里的女主人一睁眼就要操心一家的吃喝,男主人要忙着上班,老人忙着看孩子,排队买米面油……..整天像个陀螺一样转个不停。我想那时也就是没有电子产品,就是有也没时间和心情看啊。

随着改革开放,物品供应越来越丰富,有鲜奶供应也只有婴幼儿和80岁以上的老年人才能喝到,我们和父母根本没资格享受,即使这样每天早上也得去排队,记得前院的孩子把家里取奶卡全都画上了对勾(领奶的纸质凭证,印着30天的日期,每天领完奶站的人会在当天的日期上画个勾),可急坏了他妈妈,一宿没睡踏实,恐怕奶站认账,大冬天五点多就在奶站门口等着人家开门做解释,要不然当天的奶就取不成了,那个小男孩结结实实的挨了一顿打,又一次家里让他买五毛钱的肉准备吃炸酱面,他自作主张买了一本小人书,到家一边哭一边吃着素炸酱面。小时候家里最不放心的就是让孩子买东西,往酱油瓶醋瓶里没少兑自来水,曾经好一阵子邻居家都从盘子里沾着牙膏刷牙,因为哥俩为了争着卖一分钱的牙膏皮,迫不及待地把牙膏都挤出来。但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能吃苦,院里的小哥俩可以走好几站地把单位发的电影票卖两毛钱交给家长,让他妈妈好感动了一阵子呢。

那个年代没办法呀,因为人是铁饭是钢,肚子又素总觉得吃不饱,没有丰衣足食哪来的兴趣爱好?现在的孩子要真是总想着看书高兴还来不及呢,和孩子说起这些趣事他一脸茫然,再说到一条街道上百家人共用一个公用电话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我们这一代总爱忆苦思甜,也会怀念童年,但是想起那时紧紧巴巴的日子,总是有种酸酸的味道,尽管也快乐过,但谁也不愿意再回到从前了。经历了苦的人更会享受和珍惜现在的甜,改革开放带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丰衣足食,还有丰富的精神食粮,有了钱和闲读万卷书走万里路,有各种爱好和兴趣提高自己,编织五彩的生活,更多的是幸福感和民族自豪感!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李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