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策促更多职校生有望落户北上广

2016-02-22 12:01 中国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更多职校生有望落户北上广

因在世界技能大赛上一举摘得车身修理项目银牌,上海杨浦职业技术学校学生罗良不仅受到各方重奖,更将收获一本上海户口,成为非上海生源中专毕业生获批落户上海的第一人。为吸引和留住优秀技术技能型人才,上海已在居住证积分制管理办法中把技能等级列为基础指标,社会紧缺急需专业的技能型人才还可获得额外加分。

□1月24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提出,除极少数超大城市外,要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等落户限制

□现在整个企业已经开始偏向把进京指标的名额分给这部分人员,在今年集团从京外调配人员的进京指标中,技能工人能分到的指标比重可能会增大

□和我一起上了中专的初中同学看到我站在台上,都难以置信曾经班级倒数第一的那个小子竟考了第一

--------------------------------------------------------------

“在这次北京积分落户排名中,我一共累加了30多分,在全院技能工人的排名中排第二名。”

尹冬冬一直在忙活年前的最后一件“大事”。刚进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三研究院(以下简称“航天三院”)下属的国有第一五九厂工作不到一年的他,参与了今年航天三院的北京积分落户评定,他需把自己的简历以及各类的获奖证书在过年回家之前整理好,递交给负责统计积分的部门。

据尹冬冬所在的一五九厂人力资源部部长仵凤勇介绍,这是航天三院首次为一线技能工人开通解决北京户口的渠道,此次整个研究院经过筛选,共推荐了9名一线技能工人参与整个集团公司北京积分落户评定,且9人都是职业院校出身,尹冬冬就在其中。此外,作为企业第一批以“高层次技能人才引进”方式招录的技能工人,尹冬冬也是其中最早可以申请户口指标的。

仵凤勇说:“虽然他进单位的时间不长,但他的条件很过硬,技术扎实,能力又强,企业愿意培养,拿到进京指标的机会很大,其中,多次在全国大型职业技能比赛中取得优秀的成绩为他加了不少分。”

另据新华社报道,因在世界技能大赛上一举摘得车身修理项目银牌的上海杨浦职业技术学校学生罗良不仅受到各方重奖,更将收获一本上海户口,成为非上海生源中专毕业生获批落户上海的第一人。

更大的利好消息从1月24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传来,会上,李克强总理提出,除极少数超大城市外,要全面放开高校毕业生、技术工人、留学归国人员等群体的落户限制。

各项大赛获奖给落户积分加分

第七届航天科工集团数控车大赛获第一名加5分、第五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获数控车(学生组)第一名加4分,北京市第三届职业技能大赛获第三名加3分,第五届北京市职工数控技能大赛获第三名加3分,全国技术能手称号加5分,北京市技术能手称号加3分……今年25岁的尹冬冬之所以能够和已经在航天三院工作多年的老员工一起申报积分落户,并在其中排名前列,是其在各个职业技能大赛中的获奖经历成就了他。

3年前,尹冬冬快毕业的时候,在各项大赛中崭露头角的他已经引起了航天三院的注意,当时就有意招他到一五九厂工作,但尹冬冬选择留校任教,回报栽培了自己7年的北京市工业技师学院。3年后,航天三院再次向他递出了橄榄枝,并为又经过3年教学积淀的他提供解决北京户口的机会,尹冬冬选择了到这家“和自己投缘”的单位。

去年8月,刚入职不久的尹冬冬代表一五九厂参加了第七届航天科工集团数控车大赛,斩获冠军奖杯,并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称号。

和尹冬冬一样,去年6月,从北京工业技师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的肖滨滨,也以“高层次技能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到了航天三院下属的国有第二三九厂。2012年,肖滨滨赢得了第五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冠军。他也得到了单位为其解决北京户口的承诺。

技能工人落户比重将加大

“我们能走到今天,是靠着50%的努力和50%的机会。”尹冬冬觉得,他和肖滨滨都赶上好时候了。

去年7月,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出台了一份《关于在从京外调配人员工作中试行积分管理通知》的红头文件。据二三九厂的人力资源部部长范小龙介绍,一直以来,公司只为研究生、本科生解决户口,该文件发布后,公司全体正式员工都有参与北京积分落户的机会,职校毕业生同样可以参与。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属于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特大型高科技企业,根据企业对人才选拔的需求拟定了进京指标的积分方案。仵凤勇说,这是整个集团首次采用积分的方式为职工解决北京户口,比起北京市统一运作的积分落户政策,航天科工集团在积分项设置方面针对性更强,更加强调技术技能,但从总体上看,和北京市积分落户政策方向相同,都是通过从下往上的排名优中选优。“比起过去直接拍着脑门决定谁有户口,此次出台的积分管理通知更为规范合理”。

根据《通知》,集团积分指标体系主要由基础指标、加分指标、减分指标三个部分组成,其中,基础指标包含教育背景、专业技术职称、技能等级、职务等级、集团内工作年限和分居年限;加分指标包括表彰奖励和绩效优良的考核结果;减分指标则为绩效较差的考核结果,最终的积分结果=基础指标积分+加分指标积分-减分指标积分。

尹冬冬虽然刚到一五九厂不久,但凭着几项职称和获奖情况,加了不少分。

为切实将积分方案做到企业全覆盖,航天科工集团公司的北京积分落户评定一方面面向研究生、本科生,一方面面向一线技能工人,最终指标总额的分配也在两者中平衡。

仵凤勇说:“企业想要发展,技能性人才是基础,像尹冬冬、肖滨滨这样10年成长为技术能手的人才,企业不会遗漏。现在整个企业已经开始偏向把进京指标的名额分给这部分人员,在今年集团从京外调配人员的进京指标中,技能工人能分到的指标比重可能会增大。”

奋斗的青春赢得了今天

看着现在对数控机床操作已经如鱼得水,各类奖项荣誉加身的尹冬冬,很难想到,当年他还是个上了初中就没见过一张奖状,期末考试700分满分只能考200多分,永远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混日子的“差学生”。

2006年,15岁的尹冬冬中考落榜,到河北保定市满城县职教中心学数控技术,在暑期,尹冬冬选择离家到县城里的一家水果罐头厂打工,从早上6点干到午夜12点,每天只有23块5的工资。“当时自己就一个人在外面,到了晚上就哭,每天很累,工资又很低,从那时候起,我就决定上学后要好好读书”。

尹冬冬说到做到。上实操课的时候,他努力克服因为碰到机床撞刀而害怕触碰机器的心理障碍,理论课认真做好每堂课的笔记,晚上再把一天的学习情况写成日记,这个习惯,尹冬冬一坚持就是5年,有时候上课累了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想起今天的日记还没写,还会爬起来把它写完。此外,他还跟老师毛遂自荐主动要求担任“班长”,提高自己的学习积极性。

到了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尹冬冬以数控专业全系第一的成绩站上了全校表彰大会的领奖台,“和我一起上了中专的初中同学看到我站在台上,都难以置信曾经班级倒数第一的那个小子竟考了第一”。

第二年,尹冬冬到了北京市工业技师学院继续自己的学业,也把自己的学习习惯和“第一名”带到了北京。考上中级工的第二年,实操课程会增加不少,四五个同学在一台机床上练习,比起其他同学都只操作一两遍应付老师,尹冬冬把自己的课时练完后,还要“捡别人练剩的时间,把技术巩固加强”。

虽然都是同期从技校毕业,同时留校,同批进入中航三院的好友,但肖滨滨比尹冬冬大两岁,初中毕业以后,他并没有选择继续念书,而是先在山东老家打了两年工,冷藏厂、窗帘厂、玩具厂、食品厂都待过。肖滨滨还记得,在食品厂干调配料活儿的时候,每天都在重复同样的工作,用玉米淀粉或者马铃薯淀粉按比重加糖加盐。淀粉一袋40公斤,每袋都要自己搬。有一次,肖滨滨一天搬了11吨淀粉,累得腿都打颤。

“我觉得年纪轻轻这样下去每天干苦力不行,就有了想上职教学门技术的想法。”

肖滨滨报了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刚来北京的时候,肖滨滨极不适应,两年没有接触文化课,知识已经有了断层,再加上初中时候的基础也不是很好,肖滨滨在专业理论课上犯了难。

“每天课前预习,课后复习,周末就和班上四五个同学去泡图书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用功读书过。”没有因为成绩落后而自暴自弃,肖滨滨用班上同学玩游戏谈恋爱的时间,花了一年多的工夫,才逐渐把专业课的进度赶上。

现在已经进入中航三院二三九厂工作的肖滨滨,再回想过去的那段日子,他说:“只要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感谢当时的自己,感谢这10年的技工生涯,我挺过来了。”

责任编辑:巢晶(QN0034)  作者:蒋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