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制毒市内销售 制毒贩毒团伙11日受审

2017-04-11 15:41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毒师制毒贩毒团伙今受审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唐宁) 老板朱某某组织并指使团伙成员从四川和淘宝网站购买碘红、盐酸等原材料,在怀柔某村制毒,之后由团伙几人分工协作在本市顺义、朝阳等地销售毒品。

今天(11日)上午,朱某某等7人在北京市三中院受审。庭审时,由于郝某身体不适,法庭优先对其进行审查,但庭上,郝某并不认罪。

指控   团伙老大指使手下在怀柔厂房内制毒

据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指控,2015年11月初至12月11日期间,团伙老大朱某某指使并伙同手下郝某、孔某某、胡某、袁某某、黄某、刘某某等人,在本市怀柔区桥梓镇某村北其租赁的厂房内制造毒品。

2015年12月3日,老大朱某某又伙同孔某某在顺义某小区向他人出售甲基苯丙胺154.03克(含量为76.4%)。

第二次贩毒是2015年12月11日,距离上次贩毒时隔8天,此次是朱某某与孔某某共谋向他人出售毒品,后由朱某某伙同郝某在朝阳某小区内,向他人出售甲基苯丙胺1378.88克(含量为58.6%至66.1%)。

最终被公安机关查获归案,警方当场从该团伙位于怀柔区某村的制毒作坊中,起获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的液体共计28.6千克。

该团伙第二次贩毒当天,公安机关还从朱某某、孔某某位于顺义某小区的暂住地内起获尚未出售的毒品甲基苯丙胺181.35克、氯胺酮696.4克,并从朱某某身上起获甲基苯丙胺10.7克。

从被告人郝某的暂住地本市朝阳区某某家园房间内起获毒品甲基本丙胺30.58克,并从郝某身上起获毒品甲基苯丙胺6.75克。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朱某某等7人非法制造毒品数量大,被告人朱某某、郝某、孔某某贩卖毒品数量大,被告人郝某非法持有毒品数量较大,上述被告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相关规定,应当分别以贩卖、制造毒品罪追究被告人朱某某、孔某某刑事责任,以贩卖、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毒品罪追究郝某刑事责任,以制造毒品罪追究胡某、袁某某、黄某、刘某某刑事责任。

现场   因一被告人身体不好 法庭优先对其审理

《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由于此案案情较大,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受理后,曾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二次,延长审查起诉期限三次,最终,今天上午,此案在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上午9时30分左右,在法警的押解下,朱某某等7名被告人走进法庭。在法庭核实完被告人身份信息后,由于郝某身体不好,法庭首先对郝某进行审理,将其他被告人带出法庭。

庭审过程中,在公诉机关向其询问时,郝某也多次强调自己耳背,身体不好。

供述   称和团伙多名成员都吸毒  但不承认贩毒

庭审时,郝某并不认罪,据郝某供述,他没有贩卖毒品,他与朱某某是司机和老板的关系,朱某某是他的老板,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关系,也没有别的经济来往。

“你是否曾经给朱某某提供过一张银行卡?那是干什么用的?”当公诉人向其询问时,郝某交代,2014年7月底,经过别人介绍,他给朱某某开始开车,工资是现金结算。2014年8月初左右,朱某某说他的银行卡被抵押了,于是他就给朱某某提供一张银行卡,有时,这张银行卡也在自己手里攥着,因为有时要帮朱某某取款。

“你吸毒吗?”面对公诉人询问,郝某坦言,他和团伙多名成员都吸毒,也在一起吸过,吸毒时,在朱某某家中,毒品由朱某某提供。他曾经受朱某某委托去四川帮他接人,给了1万块钱路费,朱某某说到了四川会有人联系自己,至于接什么人、接他去干什么,朱某某都没有告诉自己。

“你去过四川吗?”公诉人问。郝某交代,他给老板朱某某开了1年多的车,其间他的确出过几趟差。他应老板朱某某委托,带着侄子和女朋友去了趟四川,刚一开到,就接到了朱某某的电话,朱某某问他到哪里了,路上辛苦不辛苦,让他找一家宾馆休息,然后接到了老板朱某某让他接的人胡某等人,他在四川呆了三四天就走了。

在案证据显示郝某这一趟在四川买了碘红和盐酸一共花了5000块钱左右,当公诉人向其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时,郝某进行了否认,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记得接的那个人曾经往车里搬了两个箱子,暗指箱子里面可能是碘红和盐酸。

郝某交代,回来以后,他与老板朱某某碰面,朱某某带人将箱子从车上卸下之后,让他去买矿泉水,又特地交代需要什么牌子的矿泉水,很快他就搬了一箱矿泉水交给了老板。

郝某说,之后朱某某让他帮忙在淘宝网上买些东西,但想不起来买什么东西了,老板没有支付宝,所以就用了我的支付宝,信息什么的并不是他弄的,所以他并不清楚,身份证和取东西的身份证号必须对上,要不人家也不给,所以他并不清楚。

之后,受朱某某委托,他再次赶赴四川,这次还是带着他侄子和女朋友,路费还是给了1万块钱,这次又遇上了胡某。

对质   被告人称挨打受威胁  抓捕影视资料揭谎言

庭上,在公诉人拿着被告人郝某在公安机关在案证据供述卷跟其对质时,郝某突然向法庭申请非法证据排除,他表示自己在公安机关挨了打也受到了威胁,而导致他高血压、冠心病等多种旧病复发。因此他不认可公安机关供述的在案证言。

郝某前后所述有许多有违常理的地方,多处解释不通,那么他所述到底是真是假?鉴于此,审理此案的审判长暂停了法庭调查阶段,开始针对郝某所述进行调查,并在公诉人的请求下,当庭播放了抓捕当天的影视资料。《法制晚报》记者注意到,在抓捕当天,公安机关的侦查员只是让郝某蹲在事发现场的一角,查获涉案赃款及涉案工具、毒品等物品,并未出现殴打、脚踹、威胁等情节。

随后法官向其解释,传唤侄子和女儿到案并不是威胁,法律规定,任何公民都有义务帮助公安机关破案进行协助,但这并不是威胁。综合审理非法证据排除之后,法庭驳回了其非法证据排除,之后继续法庭调查阶段进行审理。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继续。

链接 甲基苯丙胺又称冰毒

公开资料显示,甲基苯丙胺,因其原料外观为纯白结晶体,晶莹剔透,被吸毒、贩毒者称为“冰”。其毒性剧烈,小剂量时有短暂的兴奋抗疲劳作用,被称之为“冰毒”。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唐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