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温下劳动者默默维护城市运转 汗湿透脚步未停

2017-05-19 05:32 北京晨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汗湿透脚步未停

皮鞋被地面高温烤裂的执勤警察,系紧厚厚的工作服领口、袖口不停巡视的电力工人,捂着大口罩戴着大墨镜作业的环卫工人……虽然高温天气来得猝不及防,但是身边像他们一样数不清的劳动者却依然在各自岗位上如常地忙碌不歇,默默维护着这个城市运转。

执勤民警站立才三分钟全身汗就湿透

5月18日,很多市民在户外活动一会儿就已经汗流浃背,而在天安门执勤的民警们则要“全副武装”在高温中完成将近10个小时的工作,仅一天,他们的皮鞋就被烫开了胶,胳膊被晒爆了皮。

白净女警执勤晒成“小黑孩”

“往广场一站,不用走路,3分钟就全身被汗湿透。”5月18日下午一点多,天安门地区公安分局的民警马娜一边擦汗一边说,天热了人就懒得动弹,但民警不能干站着不动,需要随时巡逻发现情况。“比如今天这天,跟个烤炉似的,整个广场又没有任何遮荫物,俩小时下来能把人晒虚脱了。我们每位民警都随身带着防中暑的药,为自己也为了群众,万一有群众中暑晕倒也能及时救治。”马娜说,越是到夏天,她越不敢穿短袖。“倒不是怕晒黑,像我们这样的工作环境,半天下来,胳膊就晒爆皮了,一到晚上又疼又痒”。

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马娜这位原本白净的姑娘,实际上5月18日已经被晒得有些脱皮,还成了“小黑孩”。她说,“上周回家看望老妈,她开玩笑说都快不认识我了。最开始也没想到公安工作这么辛苦,但是能在天安门地区执勤,心里有了一种使命感,再怎么辛苦也能咬牙挺过去。”

下午一点多,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突然朝马娜跑来,焦急地说自己的老母亲中暑了,躺在广场不省人事。马娜迅速赶过去拿出防中暑药给老人使用,同时协调救护车过来救助。两分钟后,医护人员赶到并成功缓解了老人的中暑症状。马娜说,这样的情况在夏天发生的非常多,“在得知情况后,我们都会第一时间跑过去,帮着游客叫救护车。事情处理完之后,身上又被汗浸透了。”马娜同时还特意提醒,高温天在广场这样的空旷地带游览,游客务必要注意防暑降温,最好要避开中午的暴晒时段。

“每年夏天总是要烫坏几双鞋”

5月18日下午4点,天安门广场东侧路北口,地表上被太阳烤得似乎冒出了热烟,交管局中心区交通支队二中队民警赵砚庐在路口执勤。记者看见,忙碌指挥交通的赵砚庐,额头的汗水流到脸颊处就干了,警服上能看出来一圈圈白色的汗碱。“上面晒、下面烤、中间蒸。像这样的天气,出的汗瞬间就被蒸发,只留下汗碱在衣服上,一班岗下来至少要喝四五瓶矿泉水。”他用手擦着眼睛旁的汗水。“流下的汗经常辣眼睛。”他无奈地说,在指挥的时候汗水刺眼是最难受的,要忍着一阵阵的刺痛指挥。“在外面站上10分钟,两个手套就擦湿了,全都是汗。”赵砚庐一边和记者讲,一边指挥车辆安全有序地通过路口。

在指挥疏导的同时,赵砚庐还承担着查验禁限车种的任务。如果看到限行尾号的车子通过,他便迅速拦下,并作出处理。“这种工作要求我必须精力集中。太阳再晃眼,也得睁大了眼睛盯着。”他告诉记者,由于地面温度太高,他的皮鞋刚刚被烫得开了胶,脸上和手臂等露出的地方,皮肤被晒得黝黑发亮,摘下警帽,头发像水洗的一样,胸口隐约露出的白皙皮肤与黝黑的脸膛形成了鲜明对比。“习惯了,每年夏天总是要烫坏几双鞋。”他说。

在采访时,正好一位女司机向他问路,窗户摇下来没有一分钟,女司机就一脸汗。看到赵砚庐站在大太阳下面,女司机也很佩服:“这么热的天,您是怎么执勤的啊?真是厉害。”赵砚庐笑着擦了擦汗,就回了一句:“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电力工人领口袖口系紧手套帽子齐全

随着气温的攀升,5月18日14时38分,昌平电网瞬时负荷已达到2017年最高值96.73万千瓦时,比2016年同期增长11.9%。此时,南邵供电所的王连启和他的同伴正在烈日下开展变压器负荷监测工作。

“今年高温天气来得比较早,迎峰度夏工作也比往年提前了将近一个月,像这种炎热的天气,我们是必须要对重点台区的变压器进行定时巡视的,避免出现变压器过负荷、电压过低等情况,影响居民正常用电”。

东营村村口的变压器是2016年“煤改电”时新换的,315千瓦时的变压器在一般情况下足以满足居民的正常用电需求,但由于新变压器使用以来,还未经过如此的“高温洗礼”,所以王连启有点不放心,特意过来看一看。

掏出万用表、调至电压挡,王连启和同伴开始测量变压器的相电压和线电压。“现在电压比较平衡,出现不平衡的话就需要人工去调整负荷。要是过载的话就比较麻烦了,我们可能就得半夜趁着大家都睡觉、不用电的时候,过来更换变压器了”。

自2005年进入电力行业以来,这已经是王连启经历的第12个炎夏了。每次外出巡视,车上一直备着藿香正气水、仁丹等防暑药品。为了保障人身安全,王连启的工作服材质很厚,并且领口、袖口都要求系紧,头上扣着安全帽,手上还捂着线手套,在阳光的暴晒下,王连启和同事的衣服很快就湿透,大滴的汗珠把安全帽的带子都浸湿了。早晨8点多就出来对变压器进行巡视,除了中午回所里吃了个饭,其他的时间,王连启基本都在持续着“日光浴”。“没事,习惯了,每年夏天都这样。就盼着能有点小风儿,衣服是湿的、小风儿一吹凉快着呢。”王连启笑着说。

环卫工人墨镜口罩超大 得穿厚底儿鞋

正午烈日当头,北京环卫集团旗下北京机扫公司天安门环境服务中心司机戴昊明驾驶坦能洗地车,在天安门广场中轴线进行清洗作业,工作服被汗水打湿,刚刚擦掉左边脸颊上的汗水,右边的汗珠又渗了出来。

这几天高温来袭,在天安门广场作业的戴昊明更是深刻地体会到“下火”的感觉。戴昊明告诉记者,坦能洗地车是没有驾驶室的“敞篷”,太阳直直地照在身上,几分钟汗水就能把衣服全部湿透。“工作的时候我听见有游客说,看那个环卫工人戴个大墨镜还真酷!”戴昊明笑着解释,“其实戴墨镜是因这几天阳光太厉害,不戴墨镜的话,根本看不清路线。广场上游人多,咱这车可别碰到人家。”

不仅有大墨镜,戴昊明的鞋也比普通人的鞋底要厚。“地面太烫了,鞋底薄了站一会儿都烫脚。只有穿个厚底鞋,才能在广场上‘站住脚’。”戴昊明笑着说道,“在天安门工作,什么都是大一号的——墨镜大一号,鞋底厚一号,就连帽子、口罩都要大一号。”

作为天安门环境服务中心最年轻的司机,戴昊明主动承担起更多的作业任务,不论是洗地车、水车等常见车型,还是坦能、山猫等专用车型,他开起来都熟练自如。“我年轻,又是入党积极分子,就应该多干点”。对中心安排的工作任务,他从来只有三个字“没问题”,扫雪铲冰、专项洗地、重大活动保障,都能看到他的身影。“这天儿对我们来说不算热,比这热的时候我们都经历过。”戴昊明说,“虽然辛苦,但是能在天安门工作,能让游客感受到北京的干净整洁,那我心里就真的高兴!”

责任编辑:董佳兴(QN0008)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