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人民医院前院长王杉:管理、教学、手术 样样都瞄着极致

2017-07-04 15:2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北大人民医院前院长王杉的多重角色

管理、教学、手术 样样都瞄着极致   

他,曾经在北大人民医院担任院长,在现代化医院管理、精细化运营、信息化建设等方面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探索;

他,作为“国家级教学名师”,连续三次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创国家高等医学教育史上绝无仅有的三连冠;    

他,长期从事普外科疾病的筛查、诊断、治疗、随访和临床研究工作,荣获“首都劳动奖章”;

……    

共产党员王杉多年来在多重角色间不断切换、追求极致,亲历北京医卫领域发生的巨大变化,为北京综合医改提供了丰富的实践经验。

■先诊疗后付费

前后准备半年 改了128个流程

“究竟是‘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至今也还在讨论;但不可否认的是,互联网技术深刻改变了医疗模式本身,乃至非医疗领域的服务。”王杉坦言,由于历史原因,我们在传统业态方面可能跟发达国家还存在一定差距,但互联网时代,新兴业态的发展几乎是与世界同步的。    

在王杉的记忆里,2012年底正是互联网开始向医疗行业渗透萌芽的起点。“起初,医疗行业对互联网持审慎态度,反倒是非医疗行业热情高涨,各类互联网平台和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尽管这中间仍然存在一些有待商榷的地方,但大方向都是要让老百姓获得更多优质的医疗服务。”    

4月8日,本市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后,不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相继实行“先诊疗后付费”模式,截至5月底,已有172家社区医疗机构开展这项服务,今后也将进一步扩大范围。    

“之所以能大规模推开,与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密不可分。”早在2009年,北大人民医院便开始摸索实践,但王杉完全无法想象如今这番盛况。“当时提‘先诊疗后付费’,在别人眼中就是‘异类’,连银行都没有一个合适部门对口这项工作,大环境上也不具备相应的条件。对患者来说,可能只是看似简单的变化,但背后需要很多技术和管理上的努力,我们前后准备了半年,至少改了128个流程,这才确保模式顺利推行。”    

王杉告诉记者,互联网技术不仅在改变着大医院的就医模式,也正逐步深入到慢病管理、居家照护等领域。“有了移动互联,患者即使到一级医疗机构,也还是可以获得三级医院的指导和帮助。”据王杉介绍,北大人民医院疼痛科与德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临终关怀科的合作,正得益于这项技术的进步。“每周他们都会在网上对病例进行讨论,可以根据患者病情变化随时沟通治疗方案,实实在在解决不同医疗资源之间的功能互补和相互需求,进一步改善患者的就医体验。”    

在王杉看来,依托互联网建立起来的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也在推动整个医学的发展,并为医院内部的闭环管理和精细化管理带来可能性。“北大人民医院在2008年就提出HRP(医院资源规划),力求实现业务流、财务流、数据流一体化管理,但真正取得实质性飞跃的,恰恰是在最近这5年。”    

2014年,美国医疗卫生信息与管理系统协会(HIMSS)大中华区执行总监向王杉颁布证书,标志着北大人民医院成为亚洲第二家、国内第一家通过HIMSS7级评审的医院。“参评的美国6000多家医院,也只有3.1%达到跟我们一样的水平。这充分体现了我们国家,尤其是北京在信息化建设方面成果斐然。”

■分级诊疗探索

建设医联体 优质医疗资源下沉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文件中,明确要求“完善合理分级诊疗模式”;去年8月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也强调,要着力推进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努力在分级诊疗制度、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全民医保制度、药品供应保障制度、综合监管制度5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建设上取得突破。    

“长期以来,我们国家的优质医疗资源存在结构不合理、分布不均衡的问题,各级各类医疗机构之间亟待优化调整。”王杉认为,医联体在北京的蓬勃发展,正是为破解这一难题寻求方案。    

4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医疗联合体建设和发展的指导意见》,全面启动多种形式的医联体建设试点,这让王杉感到很欣慰。整整10年前,出任院长不久的他,已经开始带领北大人民医院为分级诊疗探路。

“2007年的时候,我们提出的是医疗卫生服务共同体,目的就是让优质医疗资源实现社会效益最大化。”王杉表示,北大人民医院陆续在全国跟482家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建立双向联系,包含医疗服务、继续医学教育和健康教育等一系列总体解决方案,为此后医联体的建设打下坚实基础。    

“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做紧密型医联体,因为从医学科学研究上来讲,如果信息不能共享,只是单纯报数据,价值并不大。”2015年3月30日,北大人民医院与海淀区东北部正式签约,共建区域医联体,而清河医院是成员单位之一。“我们与清河医院的合作是全方位的,连系统都保持一致,真正实现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    

王杉相信,未来,不管人、财、物是否能够统一调配,流程标准一致都将成为医联体发展的重要方向。“分级诊疗、有序就医也是跟国际接轨的,让患者在社区医生指导下,就能得到三甲医院最优质医疗资源的辐射。”    

■按病种分组付费

探路医保支付 破解“看病贵”难题

“对患者来说,‘看病贵’始终是个大问题,而这与医保支付直接相关。近5年来,北京做了很多积极探索,特别是DRGs。”所谓DRGs,是指根据患者的年龄、性别、住院天数、临床诊断、病症等将患者分组,在此基础上,再把患者的治疗和费用联系起来,医保针对分组,给医院支付相对额度的费用。    

2011年,北京市人社局、卫生局、财政局和发改委联合下发《关于开展按病种分组(DRGs)付费试点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北大人民医院等六家医院,选取病例数量相对集中的108个病种组进行试点,而王杉作为课题组专家,全程参与其中。    

王杉表示,推行按病种分组付费并非单纯为了降低费用,还关系到规范医疗行为,要求医生按照临床路径来做。“事实上,DRGs是社会经济发展到相当水平的一种高级管理工具,并不是单病种一样定一个标准就能做,而是要有一套医疗质量评价、监测保障体系,全程可追溯,避免过度治疗、大处方、大检查,提高医保基金使用效率,控制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减轻参保人员医药费负担。更重要的是,确保医疗质量和病人安全。”本报记者 宗媛媛  

记者手记

“明日医疗”梦

2016年1月,王杉正式卸任院长,但他的日程表依然满满当当。 

作为外科医生,他重新回到病房,走上手术台;作为教授,他继续给本科生上课,指导研究生做研究、写论文;作为中国卫生经济学会副会长,他承担着制定手术分级国家标准的课题;作为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他正组织筹备国际合作交流;作为外科医师分会会长,他力促“业必归会”的落实;作为医学教育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关注住院医师规划培训和专科医师培训,重视全国高等医学院校大学生临床技能竞赛……    

王杉说,自己是个爱做梦的人。在行业峰会上,他提出“明日医疗”的概念,相信互联网技术的发展会为重构医疗健康服务技术带来新的契机。在他构想的蓝图里,将来的医院服务体系可以在患者感到不适的时候,有人会告诉他应该去什么样的机构、找什么样的医生,并且为他安排、提供真正人性化、个性化的服务。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