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房山田园社区留住居民乡愁

2017-11-12 06:42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房山田园社区留住居民乡愁

“小区怎么管理,大伙说了算”。在房山区拱辰街道,有这样一个新建小区,是南广阳城村的回迁房。南广阳城村村民从去年搬进来后,实施村民“共治”的管理制度,让乡亲们在体验城市便捷设施的同时,又能回味乡情。

拱辰街道部分老旧小区始建于上世纪80年代,楼体陈旧、私搭乱建情况严重,公共设施年久失修。从去年开始,拱辰街道以创造优良的人居环境为目标,从辖区范围内最旧、最脏、最乱的宜春里等五个老旧社区和回迁小区改造入手,逐步推进“田园社区”建设。通过“田园”找到“家园”,让“小社区”变成“大家庭”,让老人找到邻里亲情,让年轻人有归属感。

村民自己制订物业条例

“现在我们班子成员身兼两职。”南广阳城村党支部书记石印起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去年村民入住后,“村两委直接进物业”,村两委班子将党务、村务管理和小区的物业管理“一肩挑”,并且,在物业服务工作中优先雇用本村残疾人、待业人员,增加本村村民就业机会的同时也降低了物业成本。

入住前,石印起就带着村干部挨家挨户做了调查,以问卷、短信、微信等多种形式,关于“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小区”等问题,收集村民们的管理意见近千条。经过五次开会研究,最终形成了管理之纲,即《致村民的一封信》。小区内18周岁以上的村民都要和村委会签订《责任书》,保证所有的管理条例行之有效。

放眼望去,整个小区里除了车棚,门口、楼道没有一辆随便乱放的自行车。石印起介绍说,刚开始村民们担心丢车,有把车搬到家门口的习惯,但自从非机动车实施“三色管理”后,大家基本上不用锁车了。原来,每个自行车上都挂着一个特定颜色的车牌,本村村民电动自行车和三轮车为蓝色标牌,本村村民的非电动自行车和三轮车为黄色标牌,租户非机动车为红色标牌。门卫可以通过标牌颜色统一管理小区的进出非机动车辆,“门卫也是我们自己村的村民,谁骑什么车他往往都心里有数”,再加上车棚内也安有摄像头,经过一年的管理,小区内没有发生一起非机动车偷盗事件。

走进居民楼内,楼道保持得非常干净,没有一家私用物品占用公共空间。“破坏公共环境,我们是要罚款的。”石印起说,共同维护公共环境的条约都是村民们自己提的,如果还违反,只能“认罚”。但说归说,从入住到现在,没有任何一家住户因破坏楼道环境而被罚款。

锅炉房变活动中心

走进宜春里社区,除了那个高耸的老烟囱,已经再也找不到锅炉房的影子了。

居民钟惠强的家和锅炉房隔窗相望。“从窗户望出去,锅炉房那满地都是垃圾,有时还有人在那烧东西,乌烟瘴气的。”钟惠强实在受不了,就把房子出租搬了出去。听说“田园社区”启动后,锅炉房变成了活动中心,她和老伴从西城区搬了回来,每天都参加活动中心的课程。

这个占地600平方米的社区活动中心,极具现代风格和文艺特色,设有儿童乐园、舞蹈厅、乒乓球室、老年餐桌、图书室等设施。在进门处的LED屏幕上,还有一张课表:周一上午是亲子课,周二上午是快板,下午是合唱,周三上午是太极棍……这些课程对社区居民都是免费开放的。

“我们是一屋多用,不同时间段穿插不同的课程。”活动中心负责人耿红梅告诉北青报记者。一楼的“幼儿活动室”里,四位上了岁数的大妈正在练习朗诵,二楼的“健康小屋”中,一位上了岁数的大妈正在测量血压,她告诉记者,她腿脚不好,去医院不太方便,经常等每周二302医院的医生过来义检。

便民市场建到家门口

在刚过去不久的9月,拱辰街道文化路便民市场正式投入使用。该市场占地面积约5600平方米,划分为生鲜、蔬菜、水果、小商品等多个区域,商户近200家。

文化路区域内有两个老旧小区,常住人口突破万人,之前是没有便民市场的,社区附近聚集了大量的流动摊贩,环境脏乱差,警情、案情高发,扒窃情况时有发生。“这个市场的建成,不仅维护了治安秩序,而且解决了附近居民买菜‘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文化路市场负责人李志铁告诉北青报记者,拱辰街道按照“城市背街小巷精细化、老旧小区生活服务功能品质化”的思路,在文化路地区高标准规划建设便民综合市场。正规的商户进来了,优质的服务进来了,社区附近的无证无照的摊贩自然就没有了生存空间,街区的发展就进入了良性循环,实现了社区居民生活品质和背街小巷城市形象的双提升。

在市场的最里边,有一个食品检测室。门口放着两台“公平秤”,刚刚从市场上买了两斤羊肉的张大爷把肉放在了秤上,说:“我每次都过来称一下,亏我一两也不行啊!”他的老伴儿李大妈则把刚买的小白菜拿到了二楼,希望对上边的农药残留做检查。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所监察员范广蕊正在做其他蔬菜的农药残留检查实验。“检查不合格的,我们会向上边反映进行二次检查,确实有问题的会依照《食品安全法》对商贩进行处罚。”范广蕊告诉北青报记者,居民可以当场拿到检查结果,从她上班以来,已经对43个标本进行了检查。文/本报记者  刘婧

讲述

“我觉得小区比疗养院还好”

拱辰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告诉北青报记者,所谓田园社区,原住民大多是早期的农民,改造时,也会尽量体现“田园风光”,让他们找回曾经的乡愁乡情。田园社区的建设,在宜居的基础上,体现功能设置,让老百姓找到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太方便了!”当被问到搬进城里什么感受时,南广阳城回迁小区的王国林笑着说,他今年已经70岁了,据他回忆,大概在60年前生产队书记就在跟他们描述“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之前住在农村,环境特别差,垃圾场就在家门口,夏天的时候“苍蝇蚊子一堆飞”。搬到城里住就不一样了,各种家用设备都齐全便捷,小区里环境优雅清静,有城里四处飘香的玉兰花,也有农村常见的水果树,“我觉得比高档的疗养院还好呢!”

刚开始把车子放车棚这件事让王国林很不习惯,“车棚哪有家门口近呀!”为此,他也找村支书石印起谈了三次话,但是想到他也是在《责任书》上签过字的,而且这样做也是为了维护共同的小区环境,王国林慢慢接受了这个规定。“你的车子在外边摆得乱七八糟,这和以前住村子里有什么两样呢?”

王国林的孩子就住在楼上,他和老伴儿有点什么事,孩子跑下来也方便。平时他就在电视上看看“怎么下象棋”,天气暖和的时候,也约上几个“棋友”,去“棋友”家下几盘“过过瘾”。“以前村里一家一户离得不远,现在更近了。”王国林说,出门就是电梯,进门又是电梯。乡里乡亲来回串个门更方便了。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刘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