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五级安检 确保“亿万无一失”

2018-02-13 15:0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每秒10米传送速度 每天超4万件行李

“这是发往国际区的高速系统,最快的时候每秒10米,跟博尔特跑得差不多快!”站在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以下简称T3)地下二层高速行李系统下方,机械技师王海军用最大音量在噪音中向北京晚报记者介绍。如果不是配上丰富的表情和传神的肢体动作,记者还真没法完全领会他的意思,在这里,耳膜和声带每时每刻都在遭遇严峻挑战。

从这里往上,在T3的4层出发大厅,旅客们按部就班地托运着行李。2月1日春运开始后,从出发大厅的314个值机柜台,每天都有超过40000件行李通过高速运转的行李系统准确送达各架次航班。

作为北京博维航空设施管理有限公司技师,王海军每天的工作就是为了保障T3行李系统的正常运行,而站在他身后的是行李系统100多名同事构建起来的保障团队。

高噪昏暗

不间断巡视 12小时一班

“先生您好,您有什么行李要托运?”

在出发大厅,值机柜台的地勤微笑着询问旅客。春运期间,旅客托运行李较多,地勤小心翼翼把每件托运行李绑上标签,送上传送带。从行李放上传送带开始,便进入行李系统的职责范围。

T3在2008年投入运行时,是当时世界上最庞大的单体航站楼,与之相配套的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尖端的行李系统。这套造价近20亿人民币的行李系统,主要就蜿蜒分布在T3地下二层12万平方米的空间内。

经过层层门禁与安检,通过九曲回肠的通道和电梯,北京晚报记者终于抵达不为旅客所知的地下二层。整个行李系统的总长度是68公里,由出港、中转、进港系统和行李空筐回送系统、早交行李系统组成。

“小心,注意安全,这里面噪音非常大,咱俩说话一定要贴近点耳朵。”王海军一边说一边把安全帽递给记者。

“你们在这么大噪音环境下工作,不戴耳罩吗?”记者问。

刚刚接近翻盘分拣机,震耳欲聋的声响便充满整个耳朵。王海军凑近了,大声回应:“我们平时会戴耳塞,没法戴耳罩,因为检修的时候,需要相互交流,捂得太严实,就听不清了。”

整套行李系统的主要功能,是自动分拣并运送进出港和中转旅客的行李。“这4台分拣机,就是关键一步,通过行李上的条码标签,自动分拣行李,送往目的航班。”

整套设备是全自动运行,巡检24小时不间断,每天分为两班,一个班12个小时。“运行人员一般是上午一圈,下午一圈,这两圈是用步行的。接下来就是每隔一个小时,再骑自行车巡检一遍。设备随时有问题,随时调整。”

在昏暗的灯光和嘈杂的声响中,巡检工作是枯燥的。而且由于设备自动化率高,技师们每个人负责的区域面积都很大,巡检时,经常遇不到人。“我们的工作性质就是这样,你看那边两个同事,站在行李传送带边。他们就是为了把因抖动等原因没有规则排放的行李调整归位,他们一站就是12个小时。”

争分夺秒

十多分钟五级安检 做到“亿万无一失”

王海军将行李系统形容为高速公路,技师们的工作有的是负责“打扫卫生”,有的是负责“检修路面”……他们的工作都是为了这条高速路能平稳快速运转。

T3行李系统的设计处理容量为每小时1.92万件,但实际上每小时处理量达到5000至6000件时,系统的压力就已经非常大了,因为还必须经历一个必备的程序——安检。

T3行李系统采用先进的五级安检:第一级为自动判定的X光机;第二级为对X光图像进行人工判读的计算机工作站,有60名安检人员对照X光的成像进行分析;第三级为CT断层扫描(GTS);第四级为爆炸物微量探测设备(ETD);第五级为人工开包检查。

“前两级安检在进入我们地下二层之前就完成了,如果前两级没有通过,会被自动分配到三级安检,然后再一级一级往下,直到最后开包检查。”

王海军介绍,行李经过层层安检,每一级安检设备都会自动将“安全”行李送回传送带,“未知”行李送往下一级。由于最后一级开箱检查前,需要通知旅客,所以整个五级安检过程必须争分夺秒。

“我自己简单估算,从旅客在值机柜台托运行李,到通过到达第五级开包检查,整个过程大概只有十多分钟。这样,能保证在旅客登机前,通知到本人。”

需要开包检查的概率很低,但航空安全必须做到“亿万无一失”,可疑行李无论在行李传送的哪个环节出现,后台控制系统都不会让它成为“漏网之鱼”。

博维公司行李中控室主管郭雄,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这位 “全国民航优秀共产党员及五一巾帼标兵”,将中控室称为行李系统的“中枢神经”。“每件行李的条码,就是它们的身份证,只要它在我们行李系统中,我们就能准确定位并找到它。”

她给记者讲了一个“打火机”的故事。2017年1月的一天,安检值班科长打来电话,三级安检图像显示,一件行李中有两个打火机,在上一级安检布控下丢失。“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打火机涉及飞行安全、空防安全和消防安全。”郭雄的精英班组,启动行李倒查方案,从几万条数据里分析、筛选、排查。中控室、现场、安检设备、传送带,在12万平方米的区域内地毯式搜索。最后用时仅20分钟,在皮带夹缝中,找到了“丢失”的打火机,消除了安全隐患。

高速运转

夜以继日勤奋 高精团队保障

像寻找打火机这样惊险的案例极少发生,郭雄和她团队的日常工作是保证行李迅速、准确、完好地出入港。“我们行李系统的68公里,包含了13000多台设备和30组服务器,高峰时每小时处理行李近6000件,每个同事都像高速传输系统一样运转。”

郭雄说的高速传输系统,架设在T3国内与国际区域之间。“我们旅客是通过捷运小火车前往国际出发区域,而行李是通过高速传输系统完成,这套设备最快时传输速度能达到每秒10米。”

2018年的春运,从2月1日开始,到3月12日结束,总计40天。其间,首都机场预计进出港旅客1096万人次,日均27.40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增长5.47%。

“机场也有出京和返京客流高峰,按照以往的经验,出港高峰日多数出现在腊月廿七和腊月廿八。”根据历史统计,截至目前出港最高峰出现在2017年1月24日(农历丙申年腊月廿七),出港行李量达到59819件。

行李高峰,意味着行李系统的每个人更多付出。2015年春运,没休完产假的郭雄就主动请缨,返回中控室工作。作为母亲,她两次孕育新生命,都没有请过一天病、事假。

“每年春运,中控室就像高速公路的指挥中心一样,我们希望墙上的监控大屏幕上,那代表传送带的线条,每一条都是‘绿色’畅通的。一旦出现‘红色’故障报警,就得第一时间抢修,保证旅客行李进出港。”

行李系统每月要处理近200万件行李。对于系统来说,一次的失误是百万分之一的错误,但对于旅客而言就是百分之百的损失以及对中国服务的质疑。秉承着小数据、大品质的理念,郭雄带领她的精英团队开展大数据分析,补系统短板、查问题根源,展开QC攻关。利用大数据工具,分析行李传送变化趋势,查看设备运行状态,找出系统内、外环境变化的问题根源等,把控行李系统服务品质。除了夜以继日的勤奋,郭雄的团队不乏高精技术人才。比如董佳琪、孟庆新自主研发成功了“行李系统微信信息平台”。平台涵盖了三个航站楼每日行李传送、运行品质及维保质量等数据,可以让行李系统各级负责人在手机上完成数据传递、信息交流。

勤奋和聪颖的完美结合,让首都机场行李系统一直保持在世界领先水平。行李迟运率十万分之一、破损率十万分之二、错分率为零,并且荣获SKYTRAX(国际航空运输评级组织)全球最佳行李运输奖。

成绩面前,郭雄分外低调,她觉得每名旅客都不希望自己的行李出差错,所以即便是十万分之一的迟运率,也还有进步空间,“我们想达到的目标,就是我们墙上贴的标语‘国门行李、件件放心’。”

责任编辑:李娜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