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绿皮车的春运故事:52位临客乘务员的28小时

2018-02-14 14:47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52位临客乘务员的28小时

凌晨0点52分,北京至重庆北的3603次临客列车缓缓启动,车厢内拥挤嘈杂。

暗绿色的车体,老式燃煤供暖供水的列车,透露着一股年代感。3603次临时客车,是春运中北京客运段加开的两列绿皮临客之一,较之往年再次减少。

红的,白的,绿的,蓝的……繁忙的春运里,各种颜色的列车都上线运行。许久不见的绿皮车,也只有在春运这个特殊时段,才以“临客”身份短暂出现,以缓解铁路春运运力紧张。

伴随着“哐当哐当”的声音,临客3603载着乘客回家的迫切心情出发。列车指导车长杨晓龙与其他51名乘务组成员也开始了他们的服务。这些乘务员平日里都有其他工作,在春运中临时增援成为乘务员,许多乘务员都是第一年走车,头一次真切地感受春运。

出发前,绿皮车要做哪些准备?旅途中,又要做哪些工作?北京晚报记者记录下最后的绿皮车的春运故事。

列车整备

车厢温度到18摄氏度才能出库

前一天晚上8点,北京客运段在备场中,临客3603次列车的指导车长杨晓龙拿着手电筒,在列车中进行着巡查。

因为绿皮列车的电力系统需要在运行中才能充电,整列车厢都无法通电,所有的清扫与巡查都需要借助手电筒的光亮。

几名清扫工戴着头灯,打扫着车厢内的卫生。“虽然是绿皮车,但是也要做到四壁无尘,地上没有杂物。手摸到的地方不能有灰尘。”杨晓龙检查着车窗是否关闭,所到之处便会随手轻摸,再用手电筒对准手指,看看是否清扫到位。

临客3603次列车0点52分从北京站始发,经过28个小时的运行期后终到重庆北站,途经18个车站。由于3603次列车采用的是燃煤锅炉供暖和烧水,因此全部都要由列车员负责。

“这也是绿皮车与其他列车相比最特殊的地方。”杨晓龙说,列车上的供暖、供水任务非常艰巨。“什么样是缺水?什么时候需要补水?如果掌握不好,列车在出库前就无法达到供暖18摄氏度的条件。带火运行,对于列车的安全要求也非常高。”

晚上9点,全部整备任务基本完成,全体值乘人员在餐车召开了出行前的集体会议,指导车长杨晓龙向大家提示了相关值乘服务的注意事项。

短暂的会议结束后,各车厢乘务员又回到车厢,向车厢内的锅炉添煤,让车内能够在旅客上车前变得暖和。

列车员杨猛要在列车开行前,把车厢温度“烧”到18摄氏度以上。他一铲一铲地把煤填进位于车厢连接处的锅炉,利用煤燃烧产生的热量促使车厢暖气管内水循环,使得车厢温度升高。“煤不能多添,多了怕压火。还不能少添,少了怕温度降下去。”一趟车走下来,杨猛和其他列车员的鼻孔里都是黑的。

检查锅炉也是杨晓龙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常常要到各节车厢巡查一次,打开门锁检查锅炉的水压等情况是否正常。

卧铺车厢的卧具也得及时更换,“做到一人一换,这个工作量也很大,都要在整备中完成。”开车前的6小时,杨晓龙和列车员已经在整备场中忙碌起来,这样的忙碌一直会持续到列车到达重庆北站。

不断超员

车厢从头到尾巡视一遍得两个小时

刚过0点,列车停靠在站台旁,所有列车乘务员来到站台,迎接着本次列车的第一批旅客。

身着深色铁路制服的杨晓龙站在列车旁,身体笔直地微笑迎客,耐心地为乘客解答各种问题。

回家过年的旅客,带着成箱成袋的行李,每个车厢门前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踏上火车后,在温暖的车厢里,不少旅客习惯脱下外套。

“绿皮车很久没有坐过了。”乘客老张说,虽然速度慢一些,但是能够在年三十前赶回家,也很高兴。“绿皮车以前是脏慢差的代名词,现在看上去干净多了。虽然没有空调,但是也要比坐大巴车回家舒服多了。”

春运期间,超员成为临客3603次列车的常事,通道中站满了人,行走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一般情况会超员百分之三四十,最多的时候会超员百分之八九十。”

杨晓龙每隔两个小时就要对列车进行一次巡查,凌晨的车厢中,许多乘客倚靠着睡觉。杨晓龙对行李架上的行李逐个检查,以免铁质推车等行李掉落砸伤乘客。列车不断运行中,乘客越来越多,过道中站满了乘客。杨晓龙的巡查也变得越发困难。

一名乘客因为两次没有接到开水而与列车员大声理论起来。列车员向乘客耐心地解释着情况,但乘客的怨气并没有消减。

杨晓龙了解了情况后,向乘客做着解释,并拿着乘客的水杯穿过拥挤的人群,到另一节车厢去接打开水,并送到了乘客手中。

“在绿皮车上,开水的供应是大事。”杨晓龙说,很多火车上配备了电热水器,开水不是问题。不过,很多绿皮车没有电热水器,旅客喝的开水都是用锅炉烧的。“烧开一锅炉大概需要半个多小时,乘客比较多,用水量也比较大。这名乘客两次去打水,就都赶上了锅炉正在烧水。”

从第一节车厢走到最后一节车厢,几乎用了两个小时时间。杨晓龙倚靠在车厢中喝了几口水,又开始了下一次的巡查。“这种情况也是常态,一趟车走下来,能够真正休息的时间都是零零碎碎的,回到家第一时间就是补觉。”

临时组合

新人客串列车员第一次走车

平日里,杨晓龙不在绿皮车上,只是春运时,绿皮车临时上线,才抽调他来担任列车指导车长。45岁的杨晓龙在铁路线上走了24年,经历了从绿皮车一直到高铁列车的变化。“现在的春运,较之以往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旅客出行的舒适度、便捷性都有了很大改善。加开的绿皮车也越来越少,再过一两年可能就没有这样的绿皮车加开了。”

列车中的列车员、广播员等也都是从各单位抽调,车务组也是成为一个“临时组合”。“车上的绝大多数列车员平时都不走车,在铁路系统中做着各式各样的工作。作为指导车长,就是让大家能够知道作为列车员要在车上做什么,怎么做。”

列车员高名扬打开锅炉室,看到煤快烧完,马上拿来铲子,将碎煤一点点放进去。火重新旺起来时,高名扬的额头上已冒出了汗水,头上、脸上、制服上也布满灰尘。为了保证旅客们用上热水,高名扬和其他列车员们一样,都用冷水洗漱。

高名扬是今年第一次担当值乘任务的“90后”大学毕业生。“这样的经历,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从未坐过绿皮车,现在成了绿皮车的乘务员,也让我对这次值乘充满向往。”

“有这个机会为铁路和春运贡献一点力量,也很有意义。”马靖博也是第一次走车,一次春运中的亲身经历,他感受到列车员工作的辛劳。

在杨晓龙看来,列车在一站一站往前开,孩子们也在一点一点进步。

次日清晨4点53分,列车缓缓驶进重庆北站。旅客们鱼贯而出,回家的喜悦写在脸上,背着大包小包快步走向出站口。

杨晓龙和乘务组的工作还没有结束,经过快速清扫整备后,列车便会在早上6点驶回北京。

在杨晓龙眼中,辛苦倒没什么,最大的心结是顾不上家。“有的时候,我们走车,家里遇到什么事都往车队打电话,有重要事情的时候,车队里的干部就去帮忙,等他下班后再转告他。”

24年的春运中,杨晓龙几乎没在家中过年。“基本上都是在车上过的,在春运的时候大家都是这种状态。”

列车通过弯道时,高名扬看到一列满载旅客的列车在奔驰,一股成就感便油然而生。“虽然绿皮车速度不那么快,但看到旅客在年前能够赶回家,也很有成就感。在快节奏的春运中,让旅客感受温馨、舒适的‘慢生活’。”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赵喜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