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让他们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美丽谢幕

2018-04-02 11:0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美丽谢幕

大年初二,窗外鞭炮阵阵,电话铃急促响起,显得格外刺耳。

李慧接起了电话,神色凝重起来,村里一位独居老人去世了,需要即刻接运遗体。

李慧放下电话,跟爸妈说了句:“要加班。”就匆匆出了门。

老人去世时,无人在旁,发现时,已时隔多日,遗体腐败,异味扑鼻。邻居都远远地躲开,又露出头,好奇地打量着李慧等人。此时,李慧的眼中,只有老人的遗体,她鼻头发酸,“如果老人有孩子,他们一定希望老人走得安详”,李慧在心中默念,“就让我做老人的孩子吧。”

李慧转身上了灵车,和同事们抬出担架,铺好包尸袋,做好准备工作。她静心屏气、小心翼翼地将老人的遗体包裹好,再请到灵车上。

回到殡仪馆,李慧又精心地为老人修饰遗容,一切工作完成,老人安详地睡着,李慧长吁一口气。

虽已过去了五年,李慧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天。“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每一个人生的谢幕都应该美丽。”李慧说。从那以后,凡是遇到独居老人去世,李慧和她的同事都会及时赶到,做老人们的“儿女”,让他们走得安详。

李慧是最后一批“80后”,因为电影《入殓师》,她选择了“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专业”,要做“人生美丽谢幕的工程师”。

2010年暑假,李慧在东郊殡仪馆实习,那是她第一次接触逝者。越走近担架车,李慧的腿就抖得越厉害。她鼓足勇气,伸出手,指尖刚触到老人的脸,一阵冰冷自指尖传来,瞬即遍布全身,李慧心跳加速,手不停地抖,她几乎都要大叫起来……“别怕,凡事都有第一次。”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这是李慧的师兄沈文博。“你就想着这是自家的亲人,我要让亲人以最美好的状态离开。”沈文博的话,驱走了恐惧,再看一眼与爷爷年龄相仿的逝者,李慧的心平静下来,“尊重逝者,慰藉生者,这就是我工作的意义。”李慧重新拿起工具,细心化妆,老人灰败的脸渐渐红润,僵硬的面容变得安详……

大学毕业,同班同学大都转了行,李慧留下了,成为密云殡仪馆第一位女子遗体整容师。“一个女孩子,怎么干这个?”“将来你还想不想嫁人?”……父母、亲戚的压力扑面而来,甚至有亲戚刻意与李慧保持距离,李慧也知道自己的工作特殊,她轻易不到亲戚家串门儿,也从不敢主动和别人握手,婚礼喜宴她也从不参加……

李慧也想过放弃,但每当面对逝者,她就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

一年夏天高考后,一场车祸夺走了一位高三女生的生命,女孩儿的头部被碾压变形,遗体破碎,悲痛的母亲看到孩子,当即昏厥。

李慧拿起女孩儿生前的照片,这是多美的一个姑娘,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梳着柔顺的马尾辫,腼腆地笑着……“哪个女孩不爱美,最后一次化妆,我一定让她美丽起来。”李慧拿起了工具,为女孩塑型整容,三个多小时后,所有整合整容工作结束,李慧又为女孩系上了她生前最喜欢的粉色丝巾,女孩闭着眼睛,就像是熟睡的天使……当母亲看到女儿的样子,泪流满面,她深深地向李慧鞠了一躬。李慧的眼睛湿润了,“如果女孩儿在天有灵,此时,她一定会对我笑的。”

心存善念,终有回报。

邻居奶奶去世,李慧帮着操办后事,邻居阿姨对李慧的妈妈说,您女儿干的是积德行善的工作,您应该感到骄傲。一次,李慧和母亲出门,打车时,的哥一眼认出李慧,坚决不收车费,还对李慧妈妈说,您养了个好女儿。原来的哥的母亲前一周刚刚去世,是李慧送的老人……爸爸妈妈终于理解了女儿,全力支持她的工作。

李慧也收获了自己的幸福,丈夫就是沈文博。殡葬行业,工作任务重,这对小夫妻总是24小时待命,节假日几乎没有。他俩谁也不说苦,尽心尽力地送别着一位又一位逝者。

如今,李慧又创造了个“第一”——密云殡仪馆第一位殡葬礼仪师。每一次告别仪式,李慧都精心准备,甚至常因一次主持稿通宵达旦,她还学习挽联、悼词的写法,自修心理咨询师课程,她希望每一次“告别”都能是温暖的追忆,都能是美好的传承。

工作六年,李慧已送别了上万名逝者,看到过各种各样的死亡,“生命真的很脆弱,我无力复活生命,但我能让他们在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站,美丽谢幕”,李慧说,“就好像《入殓师》里的台词,让已经冰冷的人重新焕发生机,给他们永恒的美丽。”在李慧心中,这是最美好的事。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冯晓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