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动批转型定方案

2018-04-20 08:01 北京青年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动批转型定方案

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北京要抓好“三件大事”,其中一件就是以疏解非首都功能为牛鼻子,推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疏解功能,西城看动批”。“动批”的疏解几乎汇集了北京“瘦身”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各种普遍性问题,是一块“硬骨头”。然而,从2015年1月12日天皓成市场闭市开始,到2017年11月30日东鼎市场关门,历时两年多,动批地区的12家市场全部顺利闭市,创造了腾退的奇迹。作为北京市疏解非首都功能的标志性项目,动批诠释了北京城市发展中舍与得之间的关系,通过功能疏解这个“减法”,换取经济结构和空间结构优化转型的“加法”。在“红墙意识”的引领下,西城区用“首善标准”完成疏解整治促提升的任务,动批的未来转型令人期待。

4月3日上午,动批万容天地市场,西城区政府与北京建筑大学签署推进“动批”转型升级的框架合作协议正在进行。

“我们计划在动批地区打造北京金融科技创新示范区,着力培植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科技创新前沿展示和以区块链技术为代表的创新金融服务沃土,吸引中关村、金融街乃至更大范围内的高精尖产业在区域内融合发展。”签约仪式上,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孙硕透露了动批地区的未来发展规划。据悉,目前规划方案正在论证阶段,有望今年对外公布。

万容市场疏解历时3年

方案多次调整

万容天地市场曾是动批12家服装批发市场之一,闭市9个多月之后,如今这里再也找不到与服装批发有关的符号:市场里原先的隔断间早被拆除,亮出开阔的空间;市场前的马路干净整洁,再也看不到运货占道的小面包车和拎着黑色塑料袋来来往往的顾客。万容市场周边的几大服装批发市场,如东鼎、世纪天乐,也在加快改造提升的步伐,昔日巨大的广告牌早已撤下,围挡将高大的楼体包裹得严严实实。

万容天地服装市场开业于2012年8月,北京建筑大学是其产权方。“这个市场的疏解时间较长,从2014年3月持续到2017年6月。”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一名参与万容市场腾退的工作人员介绍,从开始时的升级改造到后来要把市场完全疏解,方案经过了多次调整,仅政府、学校和商户的三方会谈就有40余次。

最终达成的结果是,万容市场的商户将商铺彻底腾空后,便可与市场方签订商铺租赁的解除合同,获得补偿。补偿的大概标准为:20年期租约的商户,扣除2年租金;5年期转20年期租约的商户,扣除2年3个月的租金,其余租金如数退还。北京建筑大学与北京市财政局、西城区政府等多方募集资金,尽量保证商户们的合理需求。

动批全部疏解如同博弈

却是大势所趋

一个市场的腾退就如此艰难曲折,更何况其余11个市场的产权方涉及央企、市属企业,没有一家归属西城区。再加之动批鼎盛时期,日均客流量六七万人,高峰期达到10万人,要全部疏解,对于商户、市场方、产权方和政府而言均是一场博弈和挑战。

“每个市场的历史、实际情况不同,要理清背后的复杂关系,保障商户的基本合法利益不被侵犯,这是疏解工作的出发点。”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相关负责人说,“任何一个市场,产权方、市场方和商户,都是从不理解到理解,从不支持到支持,因为大家最后会认识到——疏解是大势所趋。”

达成共识,就有了合力。动批疏解采取“一楼一策”,创新实践,用创造性的模式打开疏解局面,万通、世纪天乐等市场创新使用产权换疏解模式;金开利德市场创新推动税收政策;众合市场与天和白马市场创新“减量平移”模式;世纪天乐创新应用股权收购模式;天皓成市场创新“腾笼”与“换鸟”同步施策等。

找出了症结,找对了路子,困扰动批疏解的矛盾迎刃而解。2017年,动批疏解进入收官之年,6月份,万容天地市场闭市;7月份,众合市场闭市;10月份,世纪天乐市场闭市;11月份,天和白马市场闭市。在推动动批疏解的同时,也推动了西城区区域性批发市场的疏解,万通8月份完成疏解,天意市场9月份也顺利完成了闭市。

2017年11月30日,随着动批最后一家市场——东鼎市场闭市,具有30余年历史的动批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历时2年10个月,西城区凭着“首善标准”,终于啃下这块“硬骨头”。据统计,动批12家服装批发市场疏解摊位1.3万余个、从业人员4万余人,腾退出35万平方米的可利用空间。

动批商户转战天津河北

续写新传奇

“疏解工作就像嫁女儿一样。”西城区常务副区长、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孙硕说,动批商户在历史上是给北京、西城的商业市场做过贡献的,“我们所推动的疏解,并不是简单地把市场关了,把商户赶出去,而是要积极想办法为他们找出路,谋取更好的发展。”

从2015年起,西城区和天津、石家庄、白沟、燕郊等地的市场频繁对接。各市场也专门设立了咨询处,介绍河北、天津地区各大型市场的资源和优惠政策,帮助有意落户津冀的商户牵线。

走出动批,发展天地更广阔。在经历了长时间的观望、犹豫后,动批的商户勇敢地迈出了“走出去”的步伐,续写动批新的传奇。两年间,有近万名商户和北京周边的市场签订了入驻协议,占动批商户总量的80%。

京津冀正在优势互补中抱团发展。动批的谢幕,堪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份“多赢样本”,这是北京重塑首都功能的必然,而河北、天津的承接,既是市场的选择,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结果。商户们从动批带走了首都人民满满的期待,给经营地带来了大都市新的经营理念,让疏解不仅仅是产业的转移,更是产业的升级。

35万平方米腾退空间

转型方案已定

当动批地区将有新的作为时,孙硕终于长舒一口气,“目前已腾退出35万平方米的空间,涉及8座楼宇,如果加上北展地区的万通市场和天意市场,可利用的空间面积能达到50万平方米。”

对于动批地区可利用的8座楼宇,西城区根据它们的特点,分门别类制定了初步的转型方案,主要包括前期引导转型、过程支持转型和目标引领转型三种类型。

前期引导转型:北矿金融大厦和首建金融大厦原来计划作为服装批发市场,西城区及时与大厦的产权方沟通,提前转型为写字楼。以紧邻北京天文馆的北矿金融大厦为例,将引入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华全国供销总社投资平台等金融类企业。

过程支持转型:作为动批首个闭市的服装批发市场,天皓成市场转型改造后更名为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并纳入中关村西城园,目前已有无人机、云计算等科技企业进驻。

目标引领转型:四达大厦将作为以金融科技为主体的智能楼宇;世纪天乐大厦拟转型为北京科技金融创新中心,引入科技、金融、人工智能等产业;万容市场所在的大楼将成为360企业安全集团总部;万通市场将转型为金融科技服务大厦;以地下空间为主的聚龙市场则计划改造为“体育健身中心”,修建冰球场和冰壶球场,为该区域提供公共活动空间。

孙硕表示,西外地区将建设概念超前的软连廊系统,并采用智慧城市的理念,从交通、环境、资源、标识和色彩等多方面促进西外区域以及周边更大区域之间的融合。

记者观察

9家企业年利税等于老动批总和

为什么西城区要花大力气腾退动批市场?从最先完成疏解转型的天皓成市场发展历程中,答案一目了然。

从动物园售票处往东,就可以看到“宝蓝金融创新中心”。这是一座深灰与橘黄色相间的三层小楼,从一楼到三楼都是明亮宽敞的大开间,1万平方米的可租用空间全部租出。

“进驻到我们这里的有9家高科技企业,有做无人机的,有做VR的,有做第三方互联网聚合支付的,有做机器人的。每家企业在科技创新、金融创新方面都有各自的优势。地下一层被开辟成国家级的众创空间,20多家小微企业集中办公……”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总经理李然对入驻企业如数家珍。

宝蓝金融创新中心的前身,就是天皓成市场——动批地区第一个闭市的服装市场。2015年天皓成市场腾退后,李然所在的宝蓝集团看中这里的区位优势,获得了大楼15年的经营权。通过改造外立面、内部装修,原来的服装市场变身功能齐全的办公楼。

“我们觉得这么好的地理位置,不到半年肯定能全部租出去。”但让李然没有想到的是,招商竟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2016年3月才实现百分之百出租的目标。

原来,为了吸引符合条件的企业,西城区建立了业态准入联审机制。具体来说,楼里引进的每一家企业,都需要通过中关村西城园管委会组织的相关政府部门联审,审核未通过,再赚钱的项目也不能进来。

李然以大楼的一层举例说,这一层是最好租又是最不好租的。说好租,是因为紧挨着动物园正门,每天人来人往,到了节假日更是客流“爆棚”,随随便便开个餐馆,没有不赚钱的。因此,当宝蓝金融创新中心招商的消息刚一传出,就有十多家餐馆,包括老字号找上门来,主动求租。一些药店和儿童培训机构也纷纷找来洽谈。

说它不好租,是因为餐馆、培训机构这些来钱快的项目报到西城园管委会,一概都被打回去。“必须是和科技金融相关的,这些行业都不行。”有些企业虽然符合科技金融定位,但觉得一层作为办公场所太嘈杂,影响研发工作。

李然说,光为这一层就前后谈了不下30个企业。就在李然觉得希望渺茫的时候,去年12月份,一家名为UCLOUD的云计算企业签下了一层的租赁合同。这家企业准备办一个对公众开放的云计算服务体验展览中心,一层的位置正合企业的“心意”。

据估算,2017年宝蓝金融创新中心入驻企业年营业收入达到5亿元,实现利税5000万元,差不多相当于老动批12个市场一年的利税总和。随便“拿出”大楼里入驻的一家企业,产值都令人震惊。比如,生产无人机的“艾肯拓”公司,几十名年轻人在400平方米的办公场地去年就创造出6000万元的营业收入;制造机器人的尚通科技一年的营业额也有三四千万元。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李天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