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古镇——漷县八景

2018-04-24 14:35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泮宫古槐

此景原在漷县村西北部文庙处。“泮宫”,指学宫,州、县级政府所办学校,旧称学宫,是古代生员读书学习,准备考取举人之处。因学宫大殿之内供奉着孔夫子牌位,故又称文庙。古代科举制度在隋唐时期形成后,每三年进行一次科考,举子在春天到京城去考进士,生员在秋季到省城去考举人。二试错开年份进行。为鼓励学子发奋读书,多在学宫内栽植国槐,此树每年秋季开花,让学子们看见槐花,不忘秋季科考而刻苦学习。因此,在唐代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槐花黄,举子忙”。明代漷县人、刑部尚书董方《泮宫古槐》诗尾句“忆昔栽培深有意,花黄催客上青天”,则明白地道出了学宫栽槐的良苦用心。“古槐”,古老的槐树。明代漷县学宫中的槐树都已经是“古槐”了,可见,漷县学宫早在辽代设置漷阴县时就已经创建,而且依照前代谚语而开始栽植国槐了。因此处学宫内有多株古槐,而且枝繁叶茂,形成优美景观,壮观的殿宇同铁干铜枝的葱郁古槐造成了古朴幽静的读书氛围,形成了著名的美景。这是漷县地区文人荟萃的历史见证。

禅林宝塔

此景原在漷县村西北部位佑国寺处。“禅林”,指佛教寺院,因佛寺多建在山林之间故名。“宝塔”,佛教徒建筑的塔,因塔上有七种珍宝装饰故名。佑国寺为元代至元八年建,正是元世祖忽必烈将首都迁到大都之时,佛教僧众选择此时建寺于在忽必烈经常游猎之处,又取“保佑国家”这一帝王爱听的寺名,当时很有现实意义。元世祖忽必烈确实曾驻跸于此寺。高耸的密檐式砖塔与壮观的殿宇、挺拔的苍松、鲜见的昙花、白润的经幢、寺周的密林,交相辉映,形成一种肃穆神奇的景致。

驻跸甘泉

此景原在漷县村西口外迤北佑国寺前古井处。“驻跸”,指帝王出行,中途暂住。“跸”,指帝王车驾。“甘泉”,甘美的泉水,此指甘泉井。甘泉井只是一口甜水井,在佑国寺前,但不是寺中之井,而是一口公用井。至于此井何时所凿,史料无载,但从“驻跸”一词分析,古代到漷县驻跸的只有两代皇帝,先是辽代帝后,后是元代帝王。井不能驻跸,只能是井的附近有一处比较高级建筑,建筑雷同者太多,但在漷县地势低洼井多苦水的情况下,难得有一口井深水甘、天旱不竭的甜水井,简直是凤毛麟角。故此,帝王们驻跸在井旁建筑里,也说是驻跸甘泉井,只是因井而驻跸。后来在明代,将此井称作驻跸井。上世纪七十年代,漷县地区实行自来水化,此井填塞,但驻跸甘泉的历史典故却永远不能填塞。

远浦飞鸿

此景原在塘头村西宽阔水泊处。“远浦”,面积广阔的水泊、水塘。“飞鸿”,飞翔的天鹅和大雁。此处原是汉、唐时期雍奴薮的东北部水面,辽时雍奴薮的北部水泊改称延芳淀。辽、金时,萧太后、辽圣宗、道宗、金世宗等帝后们经常在春季来到这里狩猎游幸。元代,延芳淀因洪水而淤成孤立的几处水泊,此处所指的“远浦”是其中之一。这处水泊是柳林海子的一部分,元代帝王自元世祖至末帝元顺帝,几代帝王都曾来这里游猎,并在柳林行宫办理朝政。明代,柳林海子再次缩小,但蒲草和芦苇仍然风卷绿波,水草丰盛,住有天鹅和大雁,时而飞起,在蓝空中盘旋,时而落到水面划波,景致引人入胜。虽然到清代此处水泊变成了低洼易涝的荒地,后又被辟为耕地,但辽、金、元三代帝后在此游猎的场面与鹅、雁飞翔的美景却永远地载入史册,述说着漷县镇辉煌的历史文化和优美壮丽的自然景观。

长堤回燕

此景原在漷县村北港沟河西堤处。“长堤”,指北齐天保八年修筑的土长城遗址。北齐王朝的北疆外有契丹、柔然等较为强悍的少数民族部落,随时对北齐产生威胁。为了加强防御而确保北方军事重地幽州蓟城的安全与稳定,在万里长城之内,又沿着温水和潞水的右岸,修筑了一道长城,凭借河流为头道防线,河、城联防。隋朝统一中国后,接着是强大的唐朝,这道长城失去防御作用,就被后来的历代王朝当作堤防,变成了“长堤”。明时,此处的长城遗址——长堤尚然高阔,上面滋生许多杂树,夏季像一道绿色长城。“回燕”,指北方的小燕飞回南方越冬。深秋时节,四面八方的紫燕都会聚在此处树上,呢喃而语,准备回到南方。长堤古树上燕子,成千上万,飞起飞落,像在互相告诫,像在互相鼓励,叫声一片,像一段飞动的长堤,景观非凡。这是一处人文史迹与自然风光相结合的景物。北齐长城长约400里,穿经今昌平、顺义、通州、武清,而古代上述各区都有八景,但只有漷县有此一景,是上述各区北齐长城遗址上未出现的此景。漷县前人独具慧眼,留下佳作。

晾鹰旧台

此景在今永乐店镇德仁务村中。虽然不在今漷县镇,但古代毕竟是漷县的辖区范围,为求得八景完整,也须放在一起而加以介绍,使读者有一整体认识。“晾鹰”,指辽、金、元三代帝王将擒捕天鹅的海东青鹘立在臂上肩头休息,散发出入水叼鹅时浸入在羽毛间的水分,以利再用。“旧台”,昔日的土台。“晾鹰旧台”实际上是指辽代延芳淀中的旧时晾鹰台——旧晾鹰台,为便于吟诵,将“一加三音节”变成“二加二音节”,将“仄仄平平”化为“仄平仄平”,使语言有音乐性。此台西北——东南走向,长约500米,宽80余米,高10余米,立土坚固,是自然形成。台内发现众多战国至汉代墓葬,台顶表面散见灰、红陶片,足证是古代遗址。辽代,帝后至此放鹰擒鸿而称为晾鹰台。在方圆数十里的水泊和平原内,一座高大的土台突兀其中,是一种奇特情景,更何况这里有着人文史迹,别具一番情趣。“文革”后,此台被破坏严重,只余其西北端一部,仍有古韵,是通州区文物保护单位。

春郊烟树

此景原在漷县村东运河沿途树林和运河西岸榆林庄附近一片树林。“春郊”,春天的漷县城郊野。“烟树”,树林上聚集的雾气。根据清代诗人“满径槐花感旧游”的诗句,可知自天津至通州傍运河而行的大路两侧或大堤上,栽植的全是国槐。根据“两岸垂杨荫绿苔”的明代诗句可知河床两侧多生着垂柳。另外,为了及时堵口护岸,明代在榆林庄附近栽种了许多榆树,并派吏役管理保护。站在漷县城楼向东远望,早春时节,柳树最先发芽泛绿,就像一道淡绿色轻烟或轻纱飘向远方;中春时节的榆树、晚春时节的槐树也先后发芽泛绿,景象也和柳树的一样,不过,榆树发芽时的情景是一片轻烟,槐树的情景则是一线轻烟。总之,古时漷县村东面的春天远景是在静谧美妙中蕴含着生机勃勃。

白河渔舟

此景原在漷县村东的京杭大运河处。“白河”,是造就北京小平原的两条较大河流之一,秦时通州古代人称此河为“沽水”,汉称“潞水”,唐称为“潞河”,元称为“白河”,清称为“北运河”。“渔舟”,用来捕鱼的舟。景名直接告诉今人的是大运河中捕鱼的船只。但是从撰写漷县志的作者董方的《白河渔舟》诗中,主要景致是放在“白河”方面。首句“河流汩汩复悠悠,欸乃声中烟水秋”,是开门见山直写秋天白河滚滚向远方流去,各种船只乘早在雾霭苍茫的河面上争先恐后行驶,摇橹声响成一片。诗的颔联“襟带万年昌帝业,朝宗忆国拱皇周”,进一步写大运河如襟如带一样重要,能使帝王大业万年昌盛,全国许多地方的漕运船只满载粮食和其他各种物资都向首都运送而来。诗的颈联“风帆暮急沙鸥起,波影晴涵野树稠”,接着写夕阳西下时运河上船帆鼓荡,顺风速驶,许多鸥鸟在河面上空飞翔,岸边自生自长的茂密树林映入河水之中。诗尾句“遥望孤灯明灭处,芦花滩里钓鱼舟”,写夜间运河湿地中的芦苇丛中,远远看见一盏灯火时隐时现,忽明忽暗,知道那是一只钓鱼的小船。从此诗中所描绘的景物得知,此景主要描述的是白河从早至夜的河面情景,而主要场面是运河运船行驶景致,但运河夜间的幽静也没有漏笔。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