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建兴延公司隧道工程师张佳佳:决战石峡

2018-04-28 09:5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姓名:张佳佳

岗位:中国铁建兴延公司隧道工程师

幸福说:与重大工程一起,在曲折中前进,在困难中成长,这就是我的幸福。

5.8公里,32条断裂带。

张佳佳挖了10年隧道,这是最难的一题。

42.2公里的兴延高速,将与延崇高速相连,畅通京西北,连通京津冀,为2019年世园会、2022年冬奥会提供交通保障。

5.8公里的石峡隧道,是北京最长的公路隧道,也是北京迄今为止最难挖的隧道。

2017年春节后,石峡隧道就给了兴延高速隧道工程师张佳佳一个“下马威”。

黑黢黢的隧道内,张佳佳戴着安全帽和两层口罩,仰头望着拱顶,眉头紧锁,隧道左洞未浇筑混凝土的部分发生变形,拱顶沉降最大达30厘米、拱腰收敛最大达67厘米,地质断裂带的复杂作用力,已超出预想。

“快!赶紧撤离!”张佳佳喊道,形变已超出正常值,必须紧急处理。安全第一,几分钟内,他就指挥全体工人撤出沉降段,立刻召集勘察、设计、监理、施工等各个单位制定解决方案。

“大家别气馁,考验我们战斗力的时候到了!”石峡隧道的“刁难”,激起了张佳佳的斗志。先上“固定”,加横撑和竖撑,抑制拱墙进一步变形;再打“封闭针”,通过导管注入双液浆迅速固化岩体;然后做“CT”,扫描横断面,找出变形幅度“超标”的患病位置做“换骨手术”,更换支撑钢架……一项项“抢救”措施,迅速实施。

抢修完成了,也损失了两个月工期,这可把张佳佳心疼坏了。为服务2019年世园会,兴延高速要在2018年底完工,石峡隧道绝不能拖后腿!

张佳佳每天盯在工地上,隧道一米一米艰难掘进,但打击接踵而至。

去年6月,石峡隧道突然出现渗水和碎屑流,工程再次叫停。

怎么办?怎么办?张佳佳急得睡不着觉。忽然,他想起了刚毕业时参与的青海关角隧道工程,那里地质复杂,号称隧道建设史上的“地质博物馆”。“那个硬骨头我都能啃下来,石峡隧道也一定能攻克。”张佳佳说。

正是在青海的工程经验给了张佳佳灵感,他和专家一起提出使用“T76自进式管棚超前支护”的想法,将钢管直接套在钻头上,实现钻孔、插管、注浆一步到位,避免渗水影响。经过京内外20多位专家论证,方案通过了。虽然施工成本和时间成本成倍增长,但张佳佳觉得值,“最重要的是施工安全和按时通车。”

开工至今已750天,每一天,张佳佳都在和断裂带上的岩石“决战”,一次次变形,一次次加大材料强度,一点一点地艰难掘进……这场仗虽然艰苦,但张佳佳从未失去过信心,“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张佳佳走出隧道,摘下变成全黑的口罩,大口地呼吸着,鼻孔内已变得黢黑……

8月30日,这是石峡隧道全线贯通的日子。“那天,一定得喝点儿。”张佳佳和同事们约定,那时,决战石峡的艰苦,会被他们忘却,心中只会留下“天堑变通途”的幸福。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孙宏阳 邹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