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梅:甘做京郊文化供给“铺路工”

2018-05-02 07:01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甘做京郊文化供给“铺路工”

不到一个小时,到李清梅的办公室找她签字谈事儿的,不下五六拨儿人。牵涉内容也是五花八门——有关于新年里艺术学堂报名满额,寻求调剂方案的;有给覆盖全区28个乡镇的图书配给网络,申领图书目录的;还有行将吹响下一个十年号角的“文化周末大舞台”的整体设计图纸审定。每一桩事都很着急,需要这位房山区文化活动中心主任快速给出答案。

其实,这已算是慢下来的节奏了。如果搁在两三年前上任伊始,李清梅需要在建筑面积近三万平方米的大楼内跑上跑下,从图书馆的书目种类选定到文化馆的授课教师遴选,她都要一次次与来这里的读者和文艺爱好者拉家常,找出不够便民的角落加以校正。“国家花了大笔的钱建这么大的文化馆舍,我们要是不好好利用,就对不起京郊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从2000年年底扛起房山区图书馆的担子算起,李清梅在公共文化领域已摸爬滚打小二十年。“有时候回想起来还想哭,要把一件事儿干好太不容易了。”这位同事眼中风风火火的“女汉子”说起走过的路,眼角数度泛出泪花。

有人对她的拼劲儿不理解,他们质疑:图书送到乡镇都没几个人读,为啥还花钱把配送网络铺设到人口稀少的村子。李清梅却不这么看,“公共文化越往基层下沉,效果越不好,根子还是出在抓得不细致。”她认为,“送书下乡”并不在乎短时间就乌泱泱挤进一大堆爱书人,而是为文化服务解决“最后一公里”难题,也是对阅读习惯的一种倡导。“让日渐富裕的郊区百姓能从精神文化层面也‘站起来’。”

从十八九岁进服装厂工作,到如今成天与文化打交道,李清梅说自己没变的是“较真儿的精神”。“说要干成的事儿,就是上刀山也要把它干成。”她还记得当年接手区图书馆时,那还只是一个县级二级馆,不出三年,她带领大伙儿连跳三级,晋升市级一级馆。

这也让她意识到“俯首养品牌”何其重要。“不要只做一两年就罢手,这样老百姓永远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啥药。”李清梅承认郊区居民在文化消费层面与市里有差距,因此除了实干,更需要巧劲儿。面对新落成的偌大文化中心有超过半数的文化场地晾在那里,她实在见不得公共资源如此浪费。“既然问题出在馆内师资不够,我们就对症下药找‘高人’。”她和她的团队通过多方比较,选定一家在行业内经营超过十年的艺术培训机构参与进来,双方签署置换资源协议,由对方选派教师,己方提供场地。很快,六环外的京郊居民也有了心仪的艺术课堂。

从曾经单一的公管公办,到引入社会机构参与创建公共文化,房山区文化中心无疑干了件“吃螃蟹”的事儿。“想延伸文化服务的触角,难免遭遇风险。”她不后悔做出这个可能费力不讨好的决定。好在作为本市首家集文化馆、图书馆、电影中心于一体的大型文化活动综合体,去年开馆头一年就接待近百万人次,丝毫不逊于市里同级别场馆。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陈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