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唯一一只背负着追踪器的杜鹃鸟 两年如何飞翔50000公里

2018-05-15 15:41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飞飞,我们等你回家

“到哪儿了?”“再等等吧,快要从云南入境了。”这几天,一只小小的杜鹃鸟牵动着北京观鸟志愿者的心,他们在翘首盼望着,期待飞飞的归来。

两年飞行超过5万公里

飞飞名叫Flappy,是一只常见的杜鹃鸟。2016年5月,它和另外4只杜鹃鸟的体内被装上了跟踪器,用来追踪和研究杜鹃的迁徙路径。随后两年,追踪器传回的数据和路线让人们震惊:它们小小的身体里竟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每年,飞飞会从蒙俄边境南下,途经北京,穿越中国大部分版图,飞到印度,再穿过阿拉伯海到达非洲的阿曼。循环往复!两年来,它累计飞行里程超过了50000公里。根据监测,最近,它即将从云南入境,飞回北京。

飞飞之所以成为“网红”,与一名英国人有关。在中国从事环境教育和生态旅游工作的英国人Terry,在2010年时创建了北京观鸟网,网站记录了北京市区及周边鸟类的生存现状。2016年5月,Terry发起了一个研究杜鹃鸟迁徙的项目——“The Beijing Cuckoo Project”。他和几名志愿者给5只杜鹃安装了追踪器,用来追踪杜鹃的迁徙路径。他们还邀请学生给5只杜鹃起了名字,它们分别是:飞飞、轰天、希望、子规和梦之娟。

5只杜鹃被装上追踪器

Terry说,2011年英国鸟类学信托基金会曾开展过这项研究,首次向公众展示了英国杜鹃的迁徙路径。他们在中国进行这个项目,主要是想了解亚洲的杜鹃去哪里过冬,唤醒人们对候鸟的保护。

2016年5月,Terry团队在北京汉石桥湿地给轰天装上了追踪器。数据显示,当年8月,轰天开始南飞,经过近一个月的飞行,它到达了印度。10月底,轰天又从印度中部起飞,片刻不停地飞越了印度洋北部。在短暂休息并吃饱之后,轰天继续奋力向南。令大家惊叹的是,轰天始终保持着海面以上不到800米的高度飞行,可想而知的是复杂天气给它带来的困扰。在迁徙的第64天,轰天终于在日落一小时后到达了温暖的索马里海岸。

和轰天一样,飞飞也是一只“有故事”的小鸟。两年前的5月,它从北京出发,向北飞抵蒙俄边境,在那里生下了15只鸟宝宝。随后南下至河北,再奔西南方向,经缅甸、印度、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等18个国家,于2017年1月4日到达非洲南部的莫桑比克。在南迁过程中,飞飞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在印巴境内,它曾在3.5天里飞行了近4500公里。经过几个月的停留,4月19日,飞飞又踏上了归途,并于5月底到达河北境内。6月3日,经历了32000公里的迁徙,它终于回到了蒙俄边境的家。

飞飞归心似箭日夜兼程

让Terry和志愿者们感到遗憾的是,装有追踪器的5只杜鹃,现在只剩下飞飞还能取得联系。Terry分析,一种原因可能是追踪器坏了,还有一种是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那就是轰天们遭遇了意外,永远无法再飞行了。

这也让大家格外盼着飞飞归来。今年3月31日,追踪器显示,飞飞动身回家了。它似乎知道大家正盼着自己归来,也显得归心似箭。5月9日它还在索马里,第二天,它就到达了1200公里外的阿曼,10日晚11点26分,它竟然已经飞到了2000公里外的印度!按照这样的飞行速度,预计5月底,飞飞就会回到北京,一片片草丰水美的栖息地正等候着它。

Terry说,短暂的休整后,飞飞会继续向北,在清凉的蒙俄边境度过夏天。看到网友们对飞飞和杜鹃鸟项目的关注,Terry和志愿者们很欣慰,他知道杜鹃鸟在中国有丰富的文化含义,希望能有更多人来了解这种神奇的小鸟,来参与候鸟的保护。

责任编辑:李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