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登凤凰岭失联百余小时 至今未找到任何线索

2018-06-01 14:20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女子登凤凰岭失联百余小时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张子渊) 5月26日晚,网名“桃花”的李云一整宿都无法入睡,她一直在不断拨打朋友“bonny”的电话,不安一点一点地堆积在心头,但直到27日凌晨5点,“bonny”的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这时已经距离她发出最后一条信息13个小时了。

“bonny”朱女士是李云的驴友,两人因为喜欢爬山相识,三年来几乎每个周末两人都会相约一起去北京周边登山。5月26日那天,33岁的朱女士独自一人攀登凤凰岭,在14点51分发出最后一条微信表示“走错路”后,便失去了联系,多支救援队已经展开搜救,但迄今仍未有任何线索。

李云目前很迷茫,以她和朱女士户外登山的经验,朱女士选择的这条路径并不算很危险,但百余个小时的搜救仍旧无法找到哪怕一点蛛丝马迹。

独行 

前往凤凰岭攀爬陌生路段

“本来是我俩约好一起去凤凰岭,但因为我提前报了一个去密云黄峪口的驴友团,bonny不喜欢人多,因为她爬山速度有些慢,不喜欢紧赶慢赶,更喜欢享受爬山的过程。”李云回忆说,但因为进入6月份天气会变热,所以“bonny”朱女士选择5月26日独自一个人前往凤凰岭。

凤凰岭位于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内,总面积10.6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是凤凰岭自然风景区,层峦叠翠,被称为京城“绿肺”。凤凰岭由于距离北京市区并不算远,其山路部分也并不算特别危险,因此往往是北京驴友登山的好去处。

李云和朱女士选择的这条路线,是从大觉寺到凤凰岭景区,全长大约20公里。这段路线被她们分成三段,第一段是从大觉寺到阳台山,第二段是从大风口到上方寺,第三段则是凤凰岭景区。朱女士对第一段和第三段路程非常熟悉,唯独从来没走过的,是从大风口到上方寺的第二段。“我当时想这条路线的三分之二她都很熟悉,剩下的路段虽然第一次走,但也不算很危险的路段,以她的经验和能力,完全没有问题。”李云说。

李云看到朱女士给她留言,当天中午朱女士拍了在阳台山上的视频,风景很好,心情也很好。不过,当天下午,朱女士在群里说了句“走错路了”,群里的朋友问她,“你在哪?”朱女士回了一条信息“凤凰岭”,该条信息的时间定格在14点51分。

此后,朱女士便没有了任何信息。

当时李云并未担心,因为她们每次出去登山都会使用“六只脚”来进行导航,这是一种安装在手机上的APP,其不需要使用手机信号,是通过卫星来进行定位的,所以,李云坚信即便朱女士真的偏离了路径,也能够通过导航找回原路。

到了晚上8点,朱女士仍旧没有任何回信,她便多次给朱女士打电话,但电话提示一直为“无法接通”。一夜未眠的李云,第二天一早就去了朱女士的住处,但她仍旧没有回来。李云开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叫来了朱女士的几个同学,大家一合计决定报警。报案后,李云马上又向蓝天救援队求助,很快蓝天救援队就派出十名救援人员赶到凤凰岭分成两队开始搜救。

搜寻   

多支救援队参与  至今未找到任何线索

据李云介绍,目前已经有多支专业救援队在搜寻朱女士。她从报警之后就一直待在凤凰岭的搜救现场。前天她终于坐不住了,她自己根据朱女士要走的路线以及此前其登山的习惯、速度,现场模拟了朱女士可能会走过的路线,并在这个路线上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进行了标注。救援队按照其标注的点位利用绳索下沟搜寻,但是也没有找到朱女士,甚至连朱女士的一些线索都没有发现。

李云称,目前按照朱女士手机信号最后出现的范围进行搜寻,但仍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目前,朱女士的父母和弟弟已经接到通知从山东老家赶到了凤凰岭,家人正在盼望着能够有朱女士的消息。但李云自己则称,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现在已经能够接受各种结果,但令她和家属迷茫的是,为何朱女士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疑问

朱女士的体力和近期心理状态如何?

据李云介绍,从大觉寺到凤凰岭这段路程有19至20公里,这个距离对于朱女士来说难度并不大,此前她俩曾经一起走过24公里的山路,都能够安全地走完。

事发前几天,朱女士曾经爬过一次大觉寺,当时确实有过头晕的症状。不过,她认为这是因为此前有一周两人没有去登山,隔了半个多月再登山有些不适应。此前朱女士也有过一次爬山走快了以后会头晕的情况,但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喝点水吃点东西,就会好。

李云介绍,朱女士目前确实处于失业状态,但因为朱女士是单身,一个人过得还比较“潇洒”。春节以后她工作不顺,失业后去四川等地玩了一个多月,心态一直非常放松。而且事发当天朱女士还在微信上和她互动,心情非常好,不可能有“寻短见”的情况。

朱女士的户外经验如何?

李云回忆,朱女士登山有很多年了,她们两个人一起就有三年的登山经历。朱女士也曾经有过在户外野营过夜的经历,不过都是和团队一起,个人从来没有过,也没有这个胆量。以这几天在山上的体验来看,虽然山上到夜间温度很低,但还不至于冷到“致命”的地步。“只要她没有受伤,如果仅仅是被困,那么完全可以支撑几天。”

卫星导航为何无法将她带回原路?

既然朱女士带了手机导航,为何还会走失呢?“六只脚”APP的有关人员在得知朱女士失联的消息后也赶到了现场为搜救人员提供线索和帮助。据其称,朱女士选择的这条徒步线路是“安全的”。但是,朱女士在14点多的时候说自己走错路了,据此推测她并不是时时刻刻盯着手机,可能在观赏风景的时候走了岔路。

据“六只脚”的崔总介绍,“六只脚”这款应用可以在没有手机信号的情况下完成卫星导航,但需要使用者在预定的路线上。一旦路线出现变更,使用者重新设定路线时就需要手机信号。但即便如此,应用仍旧会提供一些辅助路线,只不过这些辅助路线不一定符合朱女士当时的需求。而朱女士当时在微信上跟朋友说“走错路了”,说明她在当时是有手机信号的。但她是否会在此时搜索新的路线不得而知。而且当时山上风很大,她又是独行,可能会影响朱女士的判断。

目前推测朱女士可能由于迷路选择尽快向东下撤往车耳营方向走,很可能在这个途中遇到了意外情况。

关注   

亲友担心热心驴友在搜寻途中受伤

朱女士失联后,除了蓝天、绿舟等多支专业救援队外,也有很多驴友来到凤凰岭,加入到搜寻当中。这也让李云颇为担心,这些来自天津、河北的驴友,很可能在搜寻朱女士的途中受伤,她和朱女士家人都不希望有驴友遭遇“二次伤害”,更希望有经验的驴友参与搜救。

曾参与过2008年10月“铁驼山任铁生老师搜救”的救援人员指出,不建议驴友自行前往凤凰岭参与搜救,一方面可能会造成驴友受伤,另一方面驴友如果缺乏专业知识,可能会忽略甚至破坏一些线索。

据了解,近些年来在凤凰岭登山旅游被困的情况较多,大部分都是驴友自己被困后报警求助由消防人员救援成功。但这一次,朱女士并非自主求助,而是朋友发现失联后报警,这种情况无法确定其具体位置,给搜救增加了难度。目前,朱女士的亲属和朋友希望公安部门能够更多地介入,帮助协调各方面关系,这样能够找到更多的线索。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