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工匠”张海军

2018-06-26 08:4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点点伤疤

张海军撸起袖子,整条胳膊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烫伤疤,从小学徒到大工匠要付出多少,这点点疤痕就是见证。

张海军上技校、学焊工,是父亲做的主,“我爸说了,学会一门技术到哪儿都有饭吃。”张海军说,起初,学技术就想着别出错,也没多大的钻研劲儿,一次到电厂实习,彻底改变了他的态度。

1993年,河北省盘山地区要新建一所发电厂,张海军和三十几名同学到那里实习。在工地干了没几天,正好一位在当时有“亚洲焊王”之称的老焊工来做报告,老师傅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张海军很羡慕,“要是能像人家似的多好,技术工人也能出人头地!”此后的很多天,张海军跟定了老师傅,老师傅干活儿,他在一旁仔细地看:别人休息时,他就找施工时的废料加练,反复验证着“偷师”所得:手要稳,焊缝才能笔直;速度要均匀,才能保证焊道内没有气孔、裂纹……

焊工这活儿,可真不好练。“1000多度的铁水直接就把我衣服烫穿了。”张海军指了指胳膊上的伤疤。练仰焊时,张海军吃的苦头最多。仰焊的焊接位置常常处于焊件的下方,飞溅的焊花和铁水直接落在焊工的面罩和身上,“这可不能躲,一躲,手就变位置了,焊缝肯定就歪了,活儿就毁了。”张海军说。

有一次练仰焊,铁水四溅,直接落在腿上,工作服烫破了,滚烫的铁水珠顺着他的大腿往下滑,一直钻进鞋子和脚掌之间。焊接结束,张海军脱下衣服,整条腿上留下了一条被烫破了皮的伤口。虽说伤口不算深,可焊工每天都在高温环境下工作,腿上一出汗,杀得伤口火辣辣的疼,张海军咬牙坚持着。还有一次,铁水正好落在肘关节内侧的回弯处,为了保证焊接的稳定,张海军没敢动胳膊,夹着铁水珠近1分钟,焊完一看,胳膊肘内侧被烫了一个大血泡。这得多疼呀!“习惯了,原来挨烫,还处理一下,现在只要不严重,连药都不抹了,清水洗洗就行了,干焊工哪有不挨烫的!”张海军说。

疼还是小事,干焊工有时候还有生命危险。

2012年,张海军进入市燃气集团高压管网公司,打交道的焊件变成了带有高压燃气的管道。燃气管线出现破损或是泄漏,就需要焊补。停气焊接虽然安全,但会影响几千甚至上万用户的正常生活,因此,张海军干的都是带气带压焊接,火星、燃气、高压……这就像在刀尖上跳舞,稍有不慎,就是大事故。

焊接时,张海军先把管道内的压力降到合适手工焊接的压力,焊接新管线前,要在原管道上用气焊切割出一个圆形对接口,俗称“带气开天窗”。张海军仔细调节着管道内的燃气压力,这可不敢马虎,如果压力高了,在带气切割时,会造成火焰过高烧伤作业人员;如果压力过低,又有可能造成管内负压,空气倒进管内形成混合气引起爆炸。

压力调好,开始切割,为了安全,张海军一手切割,一手不时在切割处涂耐火泥灭火……切割完毕,张海军再次调整管道压力,戴上防毒面具,掀开天窗,迅速将预置管道扣在带气管上,并用铅丝固定住,涂上耐火泥,通过点焊的方式固定,随后将铅丝取下,正式焊接。张海军的手一丝不抖,就像一个圆规绕着接口“画圆”,为了保证焊接强度,张海军还进行了第二次焊接,并用工具把接口周围的焊渣清除掉,升压检测气密性,无异常,焊接成功。

焊接燃气管线不仅危险,而且很艰苦。作业地点都在户外,常常深夜作业。操作空间大的将近10米,小的也就两三米,侧着、仰着、跪着、趴着……什么姿势,张海军都试过。有一次,一处河道旁的管线泄漏,张海军带着班组前去维修。那天刚下过雨,河道旁一片泥泞,操作空间太小,张海军只好在地上铺上木板,蜷躺着焊接,泥浆漫过木板,张海军和同事们只好边铲泥,边焊接,几个人轮流工作了36个小时,管道抢修完毕,张海军他们个个成了泥人。

张海军的工具包里总揣着面小镜子,他可不是为了美,这是他的“焊接法宝”。有的管道贴近建筑物,作业时根本看不到焊接位置。张海军就掏出小镜子,晃出焊接位置,再把焊枪伸进去,一边看镜子观察,一边调整焊枪角度。张海军还在自己的面罩里装了两条圆环状的塑料软线,电线的两端连着面罩,这样一来,他可以用牙咬着软线圈,固定面罩,腾出双手,一同操作。

从业25年,张海军随工程项目到过近20个省市,穿坏过近140套工作服,用掉约80吨焊条,使坏过至少600把焊钳……这些数字和他胳膊上的伤疤一样,见证着他的成长,今年年初,张海军获得北京市首届大工匠(焊工)称号。

打开焊枪,银白色的弧光亮起,张海军左手稳稳地举着防护面罩,右手缓缓地左右平移焊枪,钢板上绽出金色的焊花……焊枪走过,两块钢板间,留下一道匀称、笔直的“鱼鳞纹”,就像一片片鱼鳞错落叠加,每一片叠加的宽度基本相同,刚度也都在一个平面上……

“什么时候,我也能焊得这么好?”小徒弟摸着焊缝羡慕地说,“勤学苦练,这活儿,没捷径!”张海军瞅瞅小徒弟,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王天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