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英雄”徐德山

2018-06-26 08:5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开锁”

再有一个多月,徐德山就要退休了。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特别珍惜,“我还没干够呢。”

当了28年警察,徐德山经手了上千件案件、50多件大案要案……每一件,他都有始有终。

徐德山从小就想当警察,但后来进了企业当工人。1990年,市公安局招聘,他马上应聘,如愿以偿。5年后,由于工作表现优异,他被破格提拔成为预审员。

交到徐德山手上的重案很多,他几乎每天都要面对“狠角色”,身背命案、翻供拒供、狡猾奸诈……但徐德山不怵,遇到的嫌疑人越难缠,他越兴奋,“嫌疑人的心就像一把锁,我们需要打开锁,钥匙也许就是嫌疑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或者一个动作……”徐德山说,他很享受这种“开锁”的乐趣。

2007年5月,门头沟110国道东方红隧道涵洞,惊现女尸,遇害前,曾与人发生过关系。不久有人报警,一名叫曹燕(化名)的女性失踪。通过比对,女尸即是曹燕。办案民警发现,曹燕遇害前,曾与一名叫李杰(化名)的男子通过电话。而且,曹燕失踪期间,她的银行卡曾被取走3000元,取款人正是李杰。

民警找到李杰时,他正发烧去医院打点滴,民警通过血样,进行DNA对比,曹燕体内物质为李杰所留。

李杰被捕,民警了解到,李杰几年前从老家来到门头沟卖菜,认识了张静(化名),张静对他很好,两人结了婚。后来,李杰开起了“黑车”,认识了年轻漂亮的曹燕,两人成了情人。

李杰否认杀害曹燕,对于3000元的解释是“曹燕托他办驾照。”

案件陷入僵局,徐德山出马了。

徐德山也不着急,每天和李杰聊,一聊就聊了9天。第10天,说到涉案车辆,李杰突然小声问了一句,“假如我要是进去了,我那车会被没收吗?”

徐德山眉毛一挑,“这么关心你那车?”李杰支支吾吾,不敢看徐德山的眼睛。徐德山一查,原来涉案车辆挂在张静名下。

这辆车是关键!徐德山找来司法解释,告诉李杰,非犯罪嫌疑人名下的车不能扣押。说着说着,李杰竟哽咽起来,“我不怕死,就怕车也给收了,我对不起她(张静)……”

原来案发当天,李杰和曹燕在驾校门口约会,曹燕向李杰“借”3万块钱,还威胁他,如果不给,就把他们的事告诉他老婆。李杰和她发生了争执,竟掐死了曹燕。随后,李杰用车把尸体运到东方红隧道涵洞,抛尸后离开。

徐德山坚信,再穷凶极恶的人,心里也有柔软的地方,“那就是‘开锁’的钥匙。”

刘原(化名),出租车司机,2002年11月起,他竟先后将5名女青年诱骗家中,嫖宿后杀害。

刘原原本供述了犯罪事实,但临近移送起诉时,他又开始反悔,“咱们到了检察院再说!”徐德山皱了皱眉,“他肯定有事儿没交代!”

徐德山一了解,这刘原一家还真是惨。

原来,刘原的妻子也牵涉此案,她不仅替丈夫隐瞒罪行,而且丈夫施暴时,她竟递上一把锤子……

刘原的孩子才10岁,九级伤残;老父亲也重病在床,要是夫妻俩被判刑,老父孩子可怎么办?

徐德山给刘原的兄弟打电话,几番沟通,对方同意照顾侄子。刘原还告诉徐德山,当初交给出租车公司5万元的风险抵押金,其中1.8万元是孩子的救助金。

随后,徐德山多次找到出租车公司,终于帮刘原取回了那1.8万。

“这是我孩子救命的钱啊!”刘原很感激徐德山,他又供出一件旧案——1995年5月,因不满被辞退,他持刀闯入原公司经理家中,灭门焚尸……

徐德山办案,有两个原则,一是有始有终,二是证据确凿,经得起推敲。

一起杀人案,因最初侦查时,条件有限,证据缺失,主犯逃匿,两名同伙一个被判两年有期徒刑,一个被判缓刑。被害人的老母亲无法接受,十余年来一直四处伸冤。

2011年,主犯投案,但拒不认罪。

徐德山反复翻看卷宗,一张主犯所在公司的通讯录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这家公司已经解散了,员工各奔东西,但徐德山还是决定试一试。他拿着通讯录,跑了5个省市,走访了40余名相关人,终于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将主犯绳之以法。

沉冤昭雪,又恰逢端午,被害人的母亲连夜包了一盆粽子,还做了一面锦旗,上面写着:“山重水复疑无路,拨开云雾见青天”。

徐德山的预审生涯已进入倒计时,每一天,他还是那么兢兢业业,“在岗一天,就得有始有终。”徐德山说。

眼瞅着就要退休了,这20多年来经手的案子最近总是在徐德山脑海中循环播放——外地取证、山野寻尸、收殓尸骸……他突然有个想法,他要抓紧时间,把自己的经验总结出来,“希望能帮助年轻民警‘开锁’,尽快侦破案件,严惩罪犯,维护公平正义。”徐德山说着,瞅了眼放在桌子上的帽子,帽子正中是一枚醒目的警徽。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任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