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俊强:“拆”出来的神奇

2018-07-17 09:57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熟能生巧

魏俊强小时候爱拆东西,家里的收音机、小闹钟……都被他拆了个遍,他总好奇,是什么零件发出的声响。

现在,魏俊强轻易不拆东西,机器的内部构造,他已了然于心,望、闻、问、切,就能判断出故障在哪,“不拆,还能判断准确,这才算功夫到家。”这位有30多年工龄的老汽车维修工边说,边拉开一辆车的车门,坐进驾驶室。

车主说车有异响。魏俊强打火儿,踩油门……缓慢刹车……他眯着眼,歪着头,凝神倾听……不过半分钟,魏俊强眉毛一挑,开门下车,“活塞的毛病。”

“就这么听听也行?”车主在一旁,将信将疑。

换好了新活塞,再一打火,异响没了。车主瞪大眼睛,竖起大拇指,“真神了!”

魏俊强的神奇是“拆”出来的。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北京出租车市场引进了一些日本进口车。但这批车的雨刷控制盒经常出毛病,每次维修都只能从日本进口替换件,一个就要上千元钱。

刚刚参加工作的魏俊强上了心,他从出租车公司要了一个故障控制盒,把所有的零部件一个一个拆下来研究,终于发现症结——原来是一个三极管坏了。

魏俊强跑遍了北京城各个电子市场寻找零配件,终于在一个小门市部找到了替代三极管,不到一元钱,换上新的,雨刷控制盒果然能用了。魏俊强这一“拆”给出租车公司省下巨额维修费。

“隔空听诊”,是魏俊强最神的事。

上世纪90年代,一位天津客户给魏俊强打来电话,“魏工,我这车本来在高速上走得好好的,突然一停车就打不着火了,到底是什么毛病呀,可别给我撂在半路上啊!”

“车辆外观上有什么异常?”

“没有哇,哪儿都好好的。”

“你别慌,让我听听声。”魏俊强远程指挥客户,让他把大哥大贴近发动机。

“打火,停,再打……”魏俊强拿着电话,听筒里传来“嘭嘭嘭”的声音,“气缸进气声没问题啊,马达声也很清脆,是不是没油了?你看看油表?指针在什么位置?”魏俊强问。这位客户开的是一辆进口奔驰车,当时奔驰车仪表盘上全是英文,不少客户看不懂,误操作。

“有油啊,油表指针在顶儿上呀!”

“那就是没油了,油要是满的,指针应该在紧底下,赶紧找加油站加油吧。”魏俊强说。

当天晚上,魏俊强又接到这位客户的电话,“多亏了您呀魏工,要不我这车真就趴窝了!”

“其实也没什么神奇的,就是熟能生巧。”别看魏俊强说得轻巧,他为这听音辨症,搭进去了30多年的光阴。

1977年恢复高考,魏俊强也试了一把,可惜落榜。他选择到北京交通学校念中专,很快,老师傅们就都认识了这个“好拆”“好问”的小伙子。

好拆、好问,再加上好琢磨,魏俊强功力大进。

魏俊强听“异响”,不仅能判断故障,还能听出是哪个位置的故障。比如同样是气缸异常,但连杆轴承部位的响声低沉,像是敲桌子;而活塞部位的响声清脆,像敲碗。“这就好比你听朋友的声音,不看人也知道是朋友,就是因为熟悉。汽车也一样。”魏俊强说。

有故障的汽车,在魏俊强眼中就和病人一样,“下胃管”“心电图”都被他用到修车中。一次,魏俊强偶然逛医疗器械展,查胃部的窥镜引起了他的兴趣,“这管子能给人看病,是不是也能给车看病?”魏俊强琢磨着,他买来医用纤维窥镜,给车一试,还真行。

以前,遇到气缸故障,就得把整个气缸拆下来检查,既费时间,成本也高。魏俊强利用医用纤维窥镜,把窥镜的镜头探入气缸管道内部,不用拆气缸,也能判断故障。

现在,魏俊强又把“窥镜”技术用于清洗车辆空调,清洗空调再不用拆下来了,窥镜和喷管绑在一起,伸进空调,哪儿脏喷哪儿。

汽车“心电图”,就是汽车维修专用的示波器,可以将不同零件、不同位置的波形显示出来。“你看,这一段原本是平稳的,而且喷油器的声音是非常清脆的。如果这段跟原来的图不一样了,并且声音从‘啪啪啪’转变成‘噗噗噗’,那就说明喷油器脏了。”魏俊强指着波形图纸说,那上面代表喷油器的曲线原本平稳,后段则剧烈起伏。

今年,魏俊强已步入花甲,当年那个高考落榜生已是北京祥龙博瑞汽车服务(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并成为首届“北京大工匠”(汽车维修工),以他为技术带头人创建的“魏工养车”在北京广开门店。“一遍不行,两遍;两遍不行,三遍,凡事就怕认真,熟能生巧。”魏俊强说,这就是他的秘诀。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  作者:王天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