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下海”

2018-07-27 09:10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两次“下海”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改革开放40年,我的党龄也正好40年。这40年,在厂里,我创办了寄售部,尝到了开放搞活的甜头儿。临退休,我又“下海”了,带着退休的老师傅一起办修理厂,大家的生活都得到了改善。我的经历说明,人活着,要有信仰有理想,还要不怕苦不怕累,埋头苦干,就一定能得到幸福,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曾荪蕚

1978年6月28日,北京市运输公司四场技术科科长曾荪蕚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可是“文革”后,公司党组织首次恢复发展党员。

这一年,曾荪蕚35岁,能入党,因为她不仅是厂里数一数二的技术骨干,而且工作起来还特别拼命。

几年后,这名优秀共产党员开全厂改革先河,先后两次“下海”。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国家对经济体制进行改革,提出“对外开放、对内搞活”。运输四场勇于尝试,那一年,从波兰进口了100辆依尔奇牌大卡车。货到以后才发现,波兰的汽车制造技术有瑕疵。厂里决定,要找出这批货的毛病,进行索赔!

怎么找呢?把整车拆了,发动机、变速箱、离合器……逐个检查,尤其是发动机,还要做台架试验。

曾荪蕚身高不到160厘米,是位身材娇小的女同志。可是那么大那么沉的零件,她都是自己动手一件件拆、搬、检查。一天下来,胳膊上、手上划的都是口子。为了赶任务,她有一次甚至三天三夜没合眼。

最终,曾荪蕚带领厂里的技术骨干完成了检测任务,形成索赔材料。经过艰苦谈判,为国家争取到20万元的赔偿。20万元,在那个年代可是一笔巨款!这笔赔偿金以汽车配件的形式兑现,为曾荪蕚下海经商埋下伏笔。

由于“索赔事件”跟中国机械进出口公司形成的良好的合作关系,1984年前后,运输四场又从波兰进口了2000多辆星牌200货车,并销售到全国。

这一次,运输四场的步子迈得更大了:筹备成立“波兰汽车配件寄售部”,销售波兰汽车配件,寄售部独立核算,成了厂子里最早闯市场的部门。熟悉波兰汽车的曾荪蕚成了寄售部经理的最佳人选,也就成了最早一批“下海”的人。

“第一批货一下子就来了300多箱,要一箱一箱验货。当时寄售部的房子还没盖好,我们就在院子里干。那时候干劲十足,拍照、制表、写数据,没休息时间,花了六七个月才验完货。”今天,当75岁的曾荪蕚回忆起这段历史,笑容里仍然闪烁着理想主义的光芒。

1987年,寄售部正式开业。早上一开门,楼前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那个年代,汽车配件销售利润很高,寄售部员工最早尝到了开放搞活的甜头。“除工资外,每个月还能拿到100多元奖金。而厂里其他职工,奖金只有十几元。”1979年、1980年、1987年,曾荪蕚都被评为厂里的优秀共产党员。

1990年,运输四场汽车质量出现下滑,曾荪蕚被调回技术部。本可以正常干到退休,1992年,眼看离退休还差三个月,曾荪蕚竟然交了内退申请,真的“下海”了!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国务院修改和废止了400多份约束经商的文件,大批官员和知识分子放弃体制内的身份,创业经商、谋求发展,掀起“下海”浪潮。

“当时,我们厂一个退休的技术厂长总是来找我,让我辞职跟他一起开汽车修理厂。开始我很犹豫,但经不住那个厂长老来磨,今天咨询一个技术问题,明天翻译一份材料,到最后我就动心了。”曾荪蕚说,“那时我的月工资是139元,出去干他答应给我开350元。”

1992年,在亚运村大屯村豹房附近,一家名为“奥兴修理站”的公司开张了,曾荪蕚和老技术厂长带领十几名厂里退休的老师傅,正式“下海”。

“遇到过好多困难,为了节约成本,管理、调度、报修、检修、派工、结算都是由我一个人负责。”曾荪蕚又拿出了拼命三娘的干劲儿,带领老师傅们艰苦奋斗。他们的腰包很快就鼓起来了。“2004年,我用开修理厂那几年攒的钱交了首付,在酒仙桥附近买了一套房子,128平方米。”曾荪蕚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

开修理厂期间,曾荪蕚还和同事们合股投资了一处农场。“在天通苑附近租了四个大棚,雇了两个人,种绿色蔬菜。那时候一下班就开车去农场,拉了白菜、萝卜,在修理厂门口卖,可高兴了!大家都爱买我们种的大萝卜!”

2004年修理厂转让后,曾荪蕚又被小营修理厂聘去担任工程师,直到2006年才退休回家。结果,社区又找上门来,请她到社区纪委工作,参与社区事务。

“改革开放40年,我最深的感受就是——人要有信仰、有理想,还要埋头苦干,幸福是奋斗出来的。”这位40年党龄的老党员说。

责任编辑:岳崎(QN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