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士兵:铁甲

2018-07-30 09:4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铁甲

知道王振虎的人,不多,但看过他“作品”的人,很多。

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虎贲列阵,沙场点兵。

29辆猛士敞篷车组成护旗方队,率领着受阅部队,滚滚向前。

护旗方队的猛士车是最新的迷彩涂装,为“猛士”穿上“新衣”的就是王振虎和他的战友们。

王振虎,北京卫戍区某装甲团修理连连长,从军十余年来,日复一日,守护着猛士们的铁甲。

毫厘不差,是王振虎的原则,在他的字典里,永远没有“差不多”。

为猛士车涂装时,一名战士不小心,多喷了点绿漆,盖住了一小块黑漆。战士本以为没人看得出来,也的确没差多少,没想到王振虎一眼就看到了瑕疵,“决不能‘差不多’,别以为就少一块漆,咱维修的时候能差一个螺丝吗?必须毫厘不差,让每片漆都经得起检阅!”听了连长的话,战士的脸红了,他高声应答:“是!”

清洁修补、定位划线、刻制模板、选色调色、喷涂实施……仅用3天时间,王振虎和战友们完成29辆猛士车的涂装,喷涂定位线零误差,颜色衔接无瑕疵……王振虎的眼里满是血丝,这三天,他每天只睡一两个小时,“只要完成任务,这点儿辛苦都不算事。”

“没有‘差不多’”,不只是在朱日和,王振虎的日常就是这么“较劲”。

装甲团每辆坦克和装甲车,都有“病历”,王振虎和战友们详细记录每辆铁甲战车的故障、原因和解决方法。每隔一段时间,他还会带领技术骨干,“集中会诊”近期维修的故障战车,丰富“病历”,提高战士们的维修效率。

小小“病历”屡建奇功。

2014年7月,京郊某地,正进行一场实战化演练。一辆坦克突然“趴窝”,挡住后续车辆通路,现场指挥员急得团团转。修理连小分队迅速赶赴现场,根据坦克的“症状”,对照“病历档案”,不到5分钟就排除了故障。

盛夏的北京,高温高湿,装甲修保间里蒸笼一般,站着不动,汗珠都往下淌。

王振虎抬手攀住坦克的一个部件,纵身一跃,就站在了坦克之上。他招呼着战友,从地上吊装起一块铁甲。装好铁甲,王振虎跳下战车,迷彩服已经湿透,他抹了一把汗,瞅着焕然一新的坦克,开心地笑着。

这台坦克是部队配发的新型号,科技含量很高,不过,这没难住王振虎。当初新装备刚到时,王振虎就带着战友提前熟悉,粘在军工厂维修师傅身边,拜师学艺,甚至偷偷用手机把维修过程录下来,休息的时候反复琢磨……时间不长,王振虎和技术骨干就集中攻关编写了130余份新装备维修保障教案。

正是这样的努力,王振虎和战友们修理新装备时得心应手,很快修竣。

王振虎坚信,功夫下在平时。他平时爱看书,他的“书库”全团有名,理论书籍就有400余册。平时任务重,哪有时间看书?王振虎看书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早起学一点、晚睡学一点、课间学一点、课余学一点……日积月累,成效显著。

在王振虎的带动下,战友们的学习热情也高涨起来。按照规定,修理连达到小修水平(日常清洗维护保养)即可。但王振虎的连队整体达到了中修水平(核心部件更换维修),个别维修专业甚至达到了大修水平(核心部件更换维修)。

2016年盛夏,京郊某训练场,营战术演习激战正酣。导调组临机下达情况:红军三个进攻方向各有一辆坦克出现底盘机械故障,需要抢修。按照经验,保障小组在同一时间只能维修一辆坦克,必然会有两辆暂时退出战斗。令人意外的是,保障小组一分为三,同一时间将3辆“受损”坦克修好。

演习结束后,导调组判定保障小组“作弊”,“同一时间完成抢修,根本不可能呀”。“怎么不可能!”王振虎找到导调组,“我们的保障小组人人都是多面手,牵引班的都会修坦克。”

王振虎请导调组现场出题验证,导调组再出考题,王振虎和战友又一次出色完成,导调组服了,连称,“这个修理连不一般!”

“不一般”的事还有不少。

坦克上的电瓶组足有300多斤重,按照战备要求,坦克电瓶组通常在电瓶间统一保管,每取、装一次,需要3个人往返跑两次,耗时耗力,影响战备拉动效率。

王振虎带着攻关小组潜心研究,奋战半个月,赶制出143台电瓶车和95套导轨托盘,发明了全新的电瓶装运平台。自此,1个人就能将电瓶组一次性快速搬运到位,大大缩短坦克出动时间。

修理连还发明了便携式汽车油路排空机。以前要3个人干几十分钟的活,现在两个人几分钟就干完了。

屡立新功,多次受奖,少校王振虎仍然坚守在一线,兢兢业业地完成每一项任务,“守卫好猛士的铁甲,就是我最大的心愿。”王振虎说着,望向训练场,那里铁流滚滚,奋勇争先。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