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迎战高温 致敬各行各业坚守岗位的人们

2018-08-04 14:40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坚守岗位 迎战高温

持续的高温高湿天气愈演愈烈,街头出行的人们恐怕最盼着的就是随时都能有“空调WiFi西瓜”。往往这个时候,那些坚守一线的地面工作者,他们挥汗如雨的身影,总会被人们记起、致敬。他们的工作或许是公众常见、熟识的,也或许有冷门、生僻的,无论岗位,只看辛劳,这些保障城市正常运转的付出,值得每一个人为之点赞。

保排水▶河道里一个月清出36吨垃圾

四季青镇河道保洁队,一支20多人的队伍,保障着四季青地区22条约50公里长的河道清洁。保洁员们平均年龄已经超过55岁。他们的任务异常艰巨。

“太热了,我准备让他们晚半个小时再开始工作。”昨天(3日)下午,四季青镇河道保洁队队长张桂顺开着金杯,沿着四季青镇的各河道巡视,车上装着矿泉水、防暑药品,为的是给正在忙碌的保洁员们送去补给。看看温度计,路面温度将近40℃了。车开到了金河,水闸一头出现了两位河道保洁员的身影——马树红和他的妻子。夫妻俩4年前从张家口来到北京,一直坚守在河道保洁这个岗位上。马树红站在水闸前的板子上,用长杆子一次次捞起水面上的杂物,黝黑的皮肤油亮亮的,汗水迷眼,顶着烈日,他频频摘下眼镜擦拭,身上的救生衣像水洗了一样。马树红说,金河是一条泄洪河道,他们的清理工作不只是让河水看着透亮,更是要保障汛期能排水顺畅。

今年入汛以来北京接连降下多场大雨,这也给保洁队带来了巨大考验,雨水冲刷下大量垃圾杂物。“有游客们扔的垃圾,有树上的树枝。上个月,光这条河就清理出36吨。”

机场边沟,从北坞桥到昆玉河水闸大约4公里左右,这是一条没有水的沟渠,深5米,马树红要下到沟底清理垃圾,得顺着绳子趴下去。沟渠横截面呈倒梯形,沟底能走人的地方,只有不到肩宽了。老马每天都要在这里行走一到两个来回,8公里左右,耗时将近2个钟头,这期间是没有其他地方再能上来的。在沟底的马树红一路弯着腰,烟头、小树杈子仔细地夹起来,扔进麻袋。

有多少东西需要清理出来?队长张桂顺说,肉眼可见的杂物他们都要清理。近年来河道清理工作又多了一个难题,共享单车频频被扔进河道、沟渠。保洁员每天都要把多辆共享单车从河堤上甚至河里拽出来。就拿这条深5米的机场边沟来说,马树红还记得,前几天一个上午,他们两口子就拽出16辆共享单车,队长张桂顺当天也在场,提起这事也是不住叹气,“一辆辆用绳子往出拽,那汗流的。”

保运营▶钻进发动机舱做检修

下午一点半。空气中的湿气在太阳的炙烤下,蒸腾得愈发厉害。路面上的行人已经很少了。在北京公交电车分公司第二车队红庙场站,除了准点调度发车的司售人员,就属3名技术检修员李东、王洪涛、陈劲松最忙碌了。

记者跟随三位技术员上了一辆117路公交车。车内的温度显示达到了50.5度。汗,顺着李东的眼皮一对儿一对儿地往下掉,他身上的衣服早已经湿透。李东是红庙场站的技术队长,电车分公司第二车队场站点位多,位于朝阳路南侧的红庙场站,是停放车辆最多的一个场站,101、117、118三条公交线路的43部车辆每晚停靠在这里。

其实,对很多人来说,场站技术检修这个岗位多少有些“神秘”,因为这些技术人员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里,虽默默无闻,但他们的工作却不可或缺。工作时间里,他们最常待的地方就是露天的场站,从车内空调网的清理,到车顶集电杆的检查,有的时候还要经常钻入发动机舱里检修。

最近,一段视频在网络上被网友们疯狂转载,视频拍摄的也是一位公交技术员。身材魁梧的技术员从发动机舱钻出来,一身黑黑的油泥,脸上也尽是,但是他却笑得开心。经过记者求证,这段视频拍摄的正是北京公交技术检修员。和李东他们这些驻场站的技术员相比,视频里的“笑脸哥”实际上是专门负责修理那些“病情急重”的公交车。

而李东他们的工作,则是要做好车辆的每日维护和修理,自己动手“小修”,把能解决的问题及时在场站内解决。李东说,坏车多了,就会影响发车间隔,没车可用,这么热的天气,乘客肯定就要多等候,所以,及时发现问题及时解决问题,对工作多一分用心,坏车的情况就会少一分。

电车零排放、零污染,好处自不必多说,但它对极端天气也会“怵头”。电车最怕的环境有三样,暴雨、大雪和高温。近期北京深度桑拿天,为了将异常情况及时排查清,原本早上八点半上班的场站技术部,7点不到,检修的师傅们就全到岗了。他们要分别了解车况,进行初判,再经过合议,根据坏车的情况,进一步分析、修复。工作繁复而忙碌。

保建设▶胳膊晒变色工服经常是湿的

8月的副中心,一天一个变化。在上千名一线建设者的不懈努力下,中建一局城市副中心项目部C1工程已经显露出挺拔的身姿。昨天,北京继续发布高温黄色预警,最高气温超过35℃,地表温度甚至在50℃以上,副中心建设工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热土”。

27岁的李海是C1工程小市政工程的负责人,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查看电力方沟的施工情况。电力方沟从开始施工到现在一个半月,工作已接近尾声。这一个半月里,天天在一线巡视的李海又黑了一圈。如果不是问到年龄,很难想象站在眼前的是一名“90后”。

小市政工程主要是和各种管线打交道,大部分工作都是在室外进行。也正因为如此,他身上的蓝色工服永远都是湿的。“生产工作一定要有责任心,如果没有责任心是干不好的。只有转到了,盯到了,心里才踏实。”

C1工程的施工现场很大,李海转一圈下来差不多需要三个小时。但从办公室到施工现场,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钟,就足以让汗水把衣服湿透。因为太热,他的工服一天一换,有时候甚至要一天换两次。撸起袖子,他的胳膊已经晒成了两个颜色。李海是内蒙古乌兰察布人,他笑着说:“北京的确是比我们老家热多了。”

为了应对高温,工程项目部对施工时间进行了调整,早上五六点钟开始施工,上午十点半左右停工休息;下午则是三点上班,七点下班。此外,项目部还为工人们准备了绿豆汤、西瓜,十滴水等防暑降温的物品。在工地旁边,还设置了临时的休息室,里面安装有空调。

21岁的刘威来自河南濮阳,是一名幕墙安装工人。从吊篮上下来,这个小伙子一口气就喝完了半壶水。他说,两升的水壶,他一天能喝四五壶。他从事的工种,几乎是全工地上“最热”的:眼前是电焊,背后是太阳,水泥墙面也被晒得滚烫。而为了防止在电焊作业中受伤,幕墙安装工还必须要穿长袖长裤。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状态。“我在这里干活很自豪,这是北京的副中心,国家的大工程。” 、

C1工程幕墙安全负责人丁银月介绍,仅仅是在幕墙安装现场,和刘威做着同样工作的工人有150多人。而在整个中建一局城市副中心C1工程工地上,就有上千名建设者奋战在施工一线。“大家来自五湖四海,口音也是南腔北调,但是都有一个相同的目标,那就是把副中心建设好。”

保服务▶送餐男女无二无别

北京启动“桑拿天”模式后,很多市民不愿出门就餐,选择在家点外卖。而烈日下,这些个头不高的女骑手像男骑手们一样拎着盒饭在街头奔跑,更让人感受到劳动的艰辛。

朝阳大悦城里有超过50家餐厅,每天从商场开业到打烊,几乎一直都有外卖订单。来自河北的吴丽(化名)今年24岁,她身高不足一米六,皮肤被晒得黝黑,脑后梳起的马尾辫只有一根手指的长度,乍一看让人以为是男性,但其实,吴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今年3月,吴丽的母亲因病在京住院,吴丽为照顾老人来到北京,在同为送餐员的丈夫的推荐下,她应聘成为了女骑手。

从6月开始,北京开启暴晒模式,女性皮肤较为细嫩,吴丽在户外工作一周后,手臂、脸部被晒得全面脱皮,疼得她无法工作。但好了以后,她发现自己比以前更“扛晒”了。

连日高温,让吴丽坦承有点受不了。上周,东四环某写字楼里,因为午饭高峰等电梯的时间太长,一名超出送餐时间的男外卖员拎着盒饭连爬了16楼,后来晕倒在楼道里被人发现。“这份工作很辛苦,但我还得坚持。”吴丽说,或许因为她是女送餐员,经常有用户给她打赏。“其实用户给个五星好评就可以了,这已经是对我工作的肯定。不用因为我是女的就特殊照顾,大家都是凭力气吃饭。”吴丽没多说,“我得走了!”话音刚落,她便跨上电动车继续送餐去了。

责任编辑:李若晨(QN0046)  作者:刘琳 景一鸣 王琪鹏 张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