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轨电车驾驶员张燕生

2018-08-06 07:35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凑巧

“凑巧,赶上了。”捧着“最会开有轨电车的驾驶员”标牌和获奖证书,张燕生腼腆地笑着。

“来,照张相。”听到同事的招呼,张燕生收敛了笑容,绷直了腰板,瞪大眼睛看着镜头,就好像坐在驾驶室里一样。他的身后,是一列红白相间的列车,这是他已相处半年多的伙伴——西郊线有轨电车。

张燕生今年31岁,他的伙伴可比他大得多。

1924年,北京有了第一条有轨电车,从正阳门直达西直门。车开动时,司机脚下不断踩击铜铃,发出铛铛脆响,因此也被称作“铛铛车”。

后来,随着市区规划建设发展需要,有轨电车逐渐被普通公交车和无轨电车取代。1966年,最后一条有轨电车停驶,那时,张燕生的父母还只是孩子。

去年年底,西郊线通车,有轨电车重出江湖。

能开上有轨电车,按张燕生的话说,还是“凑巧,赶上了。”

张燕生原本是快速公交1号线的司机,西郊线招聘司机时,同事怂恿他报考,“燕生,你条件都符合,试试吧。”“那就试试呗”张燕生也不示弱,其实他也对这从没见过的有轨电车充满好奇。

到了考场,张燕生才知道,这选拔可不简单。竞争对手有两万多人。不过,张燕生没被这阵势吓倒,在他的字典里,遇事就只有一个选择——全力以赴。

笔试、面试,17人脱颖而出,张燕生名列其中。“凑巧吧,题我都会。”张燕生很低调。

残酷的考试之后,就是艰苦的培训。张燕生和同伴们离开北京,到千里之外的苏州有轨电车基地进行封闭训练。

每天早上不到6点,就起床上早操,之后是一整天的学习和训练,晚上,大家还自发上“自习”,消化各种新知识……直到春节假期,张燕生才得空儿回了趟家,没过完正月十五就又赶回苏州培训了。

张燕生明白,学习没有捷径,想要开好有轨电车,就一定得努力。

仅仅熟悉有轨电车的脾气还不够,还得熟悉线路。“这可是有轨道的,和我之前在路面上开的公交车,大有不同。”张燕生说。

西郊线从巴沟至香山,全长约8.8公里,设6座地面站。这8.8公里的距离,张燕生一步一步丈量了好几遍。“这是公交的老传统——‘走线’。”张燕生说,“数数沿途多少路口,看看有什么标志线路,自己走一遍,心里踏实。”张燕生还把一路看到的,需要注意的内容,绘制成一张线路图,与同伴们分享。

香山、植物园,周围风景如画,也冲淡了“走线”的疲惫,想想马上就能在这最美电车线上奔驰,张燕生美得想乐。

真正坐在有轨电车的驾驶室里,张燕生可没工夫欣赏风景。

凌晨,一束车灯冲破黯淡,红白相间的列车从远处驶来。驾驶室里的张燕生,穿着白色制服,带着白色手套,挺直了腰板,瞪大了眼睛,专注着望着前方。

进站,精准对标停靠。

这份精准,得来不易。

为了找到刹车的点,张燕生反复练习。刹车制动是由电制动与液压制动共同决定的。细心的张燕生发现,在两种制动即将补充转换的两三秒内,会有一两声“噗~~”的泄气声,“听着声就对上了。”张燕生说。

有轨电车,有信号灯,有各种先进的控制设备,应该比开公交车省心吧?张燕生一笑,“谁开谁知道。”

上个月,北京接连遇上几场大雨,这可考验了张燕生的技术。

雨雾中,列车即将进入隧道时,人的眼睛需要一定时间来适应黑暗,“这时候,可不能马上开灯,得先让眼睛适应黑暗才行,否则就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张燕生说。

大雨搂头泼下来,有轨可比无轨滑得多。

钢轨和车轮之间,多了层“水膜”,摩擦力自然降低,如果赶上下坡,光靠拉制动不太管用。

张燕生一边小心翼翼地驾驶,一边瞅着仪表。下坡,制动,操作台上电子表显示车速接近每小时10公里,张燕生再一看机械表,紧张了,“显示时速竟然在每小时40公里左右。” 张燕生马上做好紧急制动启动准备,然后尽快使车速降下来,脚上一点、一点的踩着刹车……驾驶室里的紧张操作,车厢里根本感觉不到。

8月1日,有轨电车公司首届职工技能比武大赛,张燕生沉着冷静,闯过了“车门不开”“车行水不倒”等一道道关卡,以总分98.7分拔得头筹。

颁奖仪式上,张燕生还第一次收了徒。他拍着年轻人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别叫师父,叫名字就行。我拿第一是凑巧,以后咱们还得多交流。”

下班了,张燕生坐上地铁,从书包里掏出一本书,仔细翻看着,书的封皮上写着《有轨电车实际操作规范》,这或许就是张燕生总能“凑巧”的秘诀。

责任编辑:贾玉静(QC0005)  作者:刘冕 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