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前向导田超凡

2018-08-20 09:42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站前向导

想给田超凡拍张照片很费劲。

偌大的北京站站前广场上,小小的便民服务岗,就像大海里的小岛,“守岛”的田超凡,被拖着大包小裹的旅客,一次次“淹没”。站里的同事,捧着照相机,想给田超凡拍张工作照,取景框中,愣是看不清田超凡正脸。

“你就见缝插针凑合一张吧。”田超凡从人堆儿里抬起头,吼了一嗓子,就又埋头回答旅客的问题。“见缝插针?这哪有缝啊?”同事嘟囔着。

田超凡顾不上照顾同事情绪,他忙着呢。

今年暑运,北京站新增便民服务岗,站前广场,一东一西一共两个,每天早9时至晚10时,三班倒。26岁的保定小伙儿田超凡是“站前向导”丙班班长,一把深红色大伞,一张演讲台式的小桌,一把椅子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小伙儿,地铁站咋走?” “地铁站西行200米。”

“帅哥,我这上哪取票?”“前面自助取票厅取票。”

“哥们儿,9路公交怎么走?”“9路公交过天桥马路对面。”

……

田超凡语速很快,一问一答,一刻不停。“跟电视里那个问答综艺节目《一站到底》似的,又考嘴皮子,又考脑子。”田超凡说,“旅客太多,得用最快最明白的话回答,要不就说不过来,旅客就扎堆儿了。”

站里粗算了笔账,暑期北京站日均上车人数在14万左右,下车到达旅客12万左右。自从有了田超凡这样的“站前向导”,这20多万旅客的流动畅快了不少,站前广场的堵点少多了。

午后,日头高悬。田超凡的白衬衫早就湿透,瘦削的脸上全是汗,他摘下眼镜胡噜了一把脸,把椅子让给了一位带小孩的旅客歇脚。阳伞下,站满了躲阴凉的旅客,田超凡只好站在日头下,回答着旅客的问题,“赶上下雨,我就更没地儿站了。”田超凡嘿嘿一笑。

除了日头晒、下雨浇,“站前向导”还得随时帮忙解决突发情况。

北京站进站闸机还不能直接刷身份证,旅客进站,需要提前取票。尽管已经多次宣传,但还是有旅客不太清楚进站程序,有踩着点来的旅客,眼瞅着要开车了,着急进站,才发现还没换票。

下午3时50分,一位胖先生满头大汗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一位女士和两个小朋友。胖先生一脸焦急,边跑边喊:“我车快开了,上哪取票?”田超凡一问车次,4时10分发车,离停止检票还有15分钟。“您别急,最近的是东边那个取票厅。您快去,跟工作人员说一下让您先取。”胖先生一溜小跑去取票。田超凡则带着女士和两个小朋友去进站口排队。几分钟后,票取了回来,一家人顺利进站,胖先生扭头挥手致谢,田超凡摆摆手,也长吁一口气。

回到阳伞下,还没站稳,另两位男士急匆匆赶过来,年纪大的男子问:“站台票在哪卖呀?”“现在已经不卖站台票了。”田超凡回答,“您要接送人吗?”“对,我要送孩子。”

田超凡下意识地探头看了一眼两位男士的身边,没有小朋友啊,他迟疑地问道:“您孩子多大了?”那位男士一指旁边的小伙子,“送他,这是我儿子!”

田超凡看了一眼小伙子,约摸十八九岁的样子,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田超凡一问,小伙子今年19岁,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本来是想自己来,但父亲怕他行李沉,执意要来送,“头一次出远门,我可不得送送。”年长男士插话道。田超凡赶紧解释,现在只有接送老幼病残孕等重点旅客,可以在爱心通道换证进站,“您可以锻炼锻炼他,让小伙子自己坐车。”田超凡说,“遇到问题可以随时找我们工作人员帮忙。”

“行,那你就自己走!”父亲无奈,下了决心。

瞅着这对父子,田超凡有点儿感慨,每年暑运,都有很多年轻人在站前广场出发、别离,“第一次自己坐火车,对很多年轻人来说,就像成年礼一样。”田超凡说,他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和北京站一起,见证一个又一个成长。

给予旅客帮助,也收获着旅客的爱护。

最热的那几天,站前广场特别晒。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跑过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块糖,递给田超凡,“叔叔给你一个。”田超凡有点懵,忙说:“不用了,谢谢。”小男孩很执着,一直伸着小手,“叔叔给你一个,应该给你一个。”

田超凡的眼圈有点儿红,他接过糖,放在嘴里,小男孩开心地笑着,又跑走了……

“那块糖特别甜。”田超凡说。

责任编辑:安勇(QN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