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门山传奇:他把家门口变景区 带领乡亲致富

2018-09-12 13:43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天门山传奇:他把家门口变景区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记者 张蕊) 在2018年已经过去的9个月中,孙明江的门票收入还不到70万。“比前两年少了不少。”孙明江解释,这主要是因为今年雨水多,景区总要关闭的缘故。孙明江是密云本地人,也是北京天门山景区的总经理,从1978年外出打工到开始创业至今,孙明江已经走过整整40年的岁月。

在这40年中,他打过工、养过鸡、养过猪、开过饭店、办过广告公司,最后拿出全部积蓄投入到了开发天门山景区当中,尽管在这些年中,有过委屈、有过遗憾,但投身旅游业,孙明江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趁着年轻多做事,一生当中能做成一件事情,我就知足了。”

离天三尺三 神奇天门山

天门山景区位于北京市密云区石城镇柳棵峪村,距北京100公里。景区全长4公里,占地面积3000亩,景点40余处。从北京市区前往天门山,开车大约需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天门山景区地处燕山山脉,动植物种类繁多,自然植被茂盛,野生果木品种丰富,森林覆盖率高达95%。空气清新、绿叶庇荫、藤蔓盘绕。栗子、核桃、山梨、野枣、野草莓、野猕猴桃硕果挂枝。果实天然无害、营养丰富。

景区中占地约1000亩的橡树山,不见一棵杂树,到了深秋树叶变红,远看仿佛一处燃烧的火山,蔚为壮观。景区内还生长着中草药千余种,是不可多得的科普教育基地和自然旅游景区。

从京东第一瀑再向前大约500米,就到了仅容一车通过的天门山的入口处,进到里面,景色豁然开朗,两边是翠绿色的高山,谷底是山泉水汇成的扁担溪,溪水在茂密的树林间流淌,清澈见底,天门山特有的鱼种“天门山草鱼”在溪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

孙明江告诉记者,天门山的主要景观“天门”又称“扁担眼”,海拔800余米、高60米、宽35米,嵌于绝壁,豁然通透宛如通往天庭的一座城门,天门山由此而得名。进入天门山景区后,沿扁担溪走大约1.5公里就看到了这个神奇的景观。用游览过天门山景区的网友的话来说,“在南北走向的大山上,状如刀锋的山脊处有一个足球场般大的透天窟窿,从窟窿望出去可以看到蓝蓝的天空上飘着的白云,踩着300多节铁制的天梯爬上天门,阵阵凉风扑面而来,有一种‘离天三尺三’的感觉。”

北京地质工程设计研究院的齐如明院长和李怀永总工程师等人在经过实地考察后,发现天门山的“天门”实为花岗岩,形成于1.2亿年前,在漫长的地质过程中,由于受到雨水的侵蚀、风蚀和植物的根劈等作用,天门所在的崖壁顶部岩石裂隙小,岩块处于相对稳定状态,下部岩石裂隙越来越大,岩块间稳定性遭到破坏,在自重力的作用下发生滑塌,这样顶部就保存了下来,形成了北方罕见的穿山岩洞奇观。

两次提议开发景区被否定

1978年的时候,孙明江算是本村较早走出去的年轻人。他天生就不安分,除去打工还会各处跑着转转。

1978年,改革开放提出不久之后,党中央就发出了“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要突出地搞,加快地搞”的号召。特别是到了1979年,党中央指出,旅游业不仅要变成综合性的行业,还要将旅游业作为一个经济性产业来发展。1981年,国务院第一次组织召开全国旅游工作会议,此次会议中明确指出,旅游事业是一项综合性的经济事业,是国民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一项不可缺少的事业。

80年代中期,孙明江去房山办事的时候,发现当地已经开发了不少旅游景点,尽管游览的人并不多,但他还是马上联想到了自己的家乡,“我当时就觉得我家乡的资源也很好,也可以用来开发景区。”从房山回村之后,孙明江就把自己的想法和村干部说了,但因为没有成型的计划,也找不到资金投入,事情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90年代初,孙明江又一次和村干部提出想将村子所在的地方开发成景区,他告诉村干部,“成为景区之后,村民家可以办民宿,也可以开饭店,还可以贩卖山货,这样每年就可以增加不少收入。”但这个想法依然没有得到村干部的认同。

失望之余,孙明江就办了一家广告公司。广告公司直到现在依然存在,它曾在孙明江最困难的时候,提供了大量资金上的支持。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往往会出乎人们的意料。就在孙明江对开发景区已经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村干部却找到他,问是不是想开发“扁担眼”。虽然不太敢相信,但他还是很痛快地就回答“是”。

2004年下半年,孙明江和村里签了一个承包协议。决定出资开发天门山景区,在此之前,附近的黑龙潭景区已经被承包了。

修山路水泥机器靠人背

承包合同签订之后,孙明江马上就投入了到了景区开发的工作当中。他先是去密云各大景区参观考察,“就是去看看人家的旅游项目是怎么修的。”孙明江说,一些景区内爬梯的牢固度、安全度等方面都是他重点考察的对象。

几个月的考察之后,2005年的春季,孙明江开始着手开发自己的景区。他找了专业人士对景区开发进行了系统的规划,“我提出要保护环境,所以当年焊的爬梯和修的路都是绕着树走,没有伤害到一点自然景观。”采访中,孙明江一直强调的是,好东西要在保护的基础上去开发,并不是要去搞破坏。

孙明江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在天门山景区内,有一种被保护得很好的红梨树,这种梨树很独特,产出的梨名为红绡梨,被推崇为“百果之宗”。天门山红梨树,根据专家测定已有三百年的历史,在北京,阔叶树生长这么长时间实为罕见,所以称之为“王”。“红梨王”几百年来有天门泉水的滋润,吸天地之灵气,得日月之精华,虽经历无数的风雨雷劈,却依然高寿而不枯,苍劲挺拔,与周围的“静心池”、“支山堂”、“无影佛龛”形成一个强大的磁场,相得益彰。

孙明江说,修天门洞的时候,正是山上下雪,山下下雨的时候。一条山路从沟底到山顶差不多有两公里,水泥、钢材和机器都是人工背上去的,“一人一天也就背两次,就已经很累了。”他记得,当时20多人,修了三个多月,才修好了山上的爬梯和山底的步道。“早上6点起床,中午带饭,在山上吃午饭。”孙明江说,那时候山上没有电,只能靠发电机来发电,但运送发电机的时候,却出了岔子。

“发电机要分解了才能靠人工背上去了。结果第一台发电机好不容易背了上去,没用两天就坏了。结果又背下山,发到天津,修好后,又背上了山。”至今,想起当年修天门洞的情形,孙明江还是相当自豪。

“我也跟着干,两趟要背100多斤的东西。”孙明江说,设计的路线、施工都得盯着,因为牵扯安全的问题。毕竟焊爬梯的时候,是把绳子绑在腰上,再到悬崖上打眼固定钢筋,“如果我不盯着,心里就不踏实。”

在孙明江的印象当中,前来帮忙干活的乡亲们都热情高涨,“虽然开工钱,但还需要大家有这份热情。都想着把这个事情弄起来,靠着旅游过上好日子。”

爬梯马上就要修好的那一天,孙明江带着乡亲们在山顶举行了一个小型的庆祝仪式,他们放了10多挂鞭炮,还炖了牛肉、鸡肉,做了鱼,还喝了不少二锅头。至今,孙明江还清楚地记得,没人喝醉,大家聊天聊到了后半夜,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对于未来的憧憬。

那一年,孙明江45岁。而和他一起修爬梯的乡亲们当中,年纪最大的已经70岁了。

七成乡亲依靠景区挣了钱

2005年下半年,天门山景区试营业。2006年5月1日,天门山景区正式开始营业。第一天旅游的人数超过了2000人。这让孙明江在激动之余,又有了一些担忧。在此之前,孙明江并没有管理景区的经验,游客的安全、景区的卫生、农家院食品安全等都是他担忧的地方。

按照孙明江的设想,要雇佣当地人来执勤,每一公里要有一个人执勤,不仅要保护游客的安全,还要给游客解答一些疑惑,“当然还要打扫卫生。”

“我一再和乡亲们强调,住要干净整洁,吃的饭菜,不仅要量够,也一定要干净新鲜。”孙明江说,当时他的想法就是,游客来了之后,一定要让大家体会到农村人的实在。

“我卖的是门票,但村里的人家一定要把服务搞起来,这样不仅钱挣了,人气也能旺了。”孙明江和乡亲们说,栗子、倭瓜、白薯、冬枣等本地特产、顾客走的时候,作为礼品给带一些,“我觉得这样花不了多少钱,还能让人想着。”至今,天门山的农家院还保持着这样的习惯。

2006年年底的时候,景区内开民宿、开农家院的乡亲们都挣到了钱,“大概一两万吧。”孙明江说,这对于普通的农户来说,并不是一笔小的收入。要知道在此之前,村里每户每年的收入还不到2000元。就是村民们要想做些小买卖,也得早上出去,晚上回来,非常不方便。

2007年,对于孙明江来说,是一个转折年。那一年,由于景区广告做得多,来的人也很多,“上了3万多游客。”这也让景区内的村民挣到了更多的钱。现在看来,当年的孙明江带领大家共同致富的心愿算是实现了,全村40余户人家中,将近30户都在景区内用各自的方法挣到了钱。

遭遇挫折未曾后悔

然而好景不长。“沟里发大水,被定为了地质灾害地区,村子就整体搬迁了。”尽管孙明江还在坚持,但冲坏的道路和景区内的设施,重新修路就得十多万,让他很心疼。

2008年的清明节,孙明江的门票收入不到5000元,但他还没顾上发愁,接连而来的一场官司,又让景区停业了。景区关门的4年中,孙明江的损失超过180万。今年,由于雨水多,景区经常需要关闭,孙明江到现在还不到70万元的门票收入,“收入少多了。”说到这里,孙明江颇为无奈。

孙明江直言,最初开发景区的时候,并没有太大的私心,但是做企业,就要挣钱这也无可厚非,“我还是希望能把这件事情做好。”孙明江说当时的自己,特别无助,也特别憋屈。尽管后来天门山又开始正常营业,但人气却远远不如之前了。现在,景区每年的维护费也要20万左右。加上广告费,人工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一年下来少说也得几十万,但孙明江都咬牙坚持下来了。

未来,孙明江想在景区内建一个度假村,“现在流行休闲游,就是能叫游客住进来,还要有玩有吃。”孙明江说,他准备把西沟和南沟也开发了,游客在景区内住着,早上起来可以爬天门山,爬西沟,“西沟里植被好,还凉快。”

尽管这么多年来,赔了不少钱,也受了不少委屈,但孙明江说自己从来不后悔,“这是我的选择,也是我该走的路。”他说自己一直和孩子们说的就是,人的一生要走的路是注定的,该走什么必走什么。

改革开放40年旅游业贡献不可小觑

1949年至1977年

全国入境游客接待量合计不到70万人次

1978年

全国接待入境过夜旅游人数仅为72万人次,创汇2.6亿美元,收入全世界40名之后

1987年

这一人数突破1000万人次大关

1988年

全国旅游收入全世界进入前10名

2017年

全国旅游业综合贡献8.77万亿元,对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达11.04%,对住宿、餐饮、民航、铁路客运业的贡献超过80%,旅游直接就业2825万人,旅游直接和间接就业8000万人,对社会就业综合贡献达10.28%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