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放映员赵宇:点亮都市夜生活

2018-10-04 14:16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电影放映员赵宇:点亮都市夜生活

十一长假,多部新片上映,以首都电影院为例,仅假期前两天,接待观影者人数超过万人。大银幕背后,是电影放映员们的坚守。有人羡慕电影放映员,说他们新片大片抢先看免费看,看多少遍都行,实际情况真的是这样吗?这群点亮都市夜生活的年轻人,他们的工作状态又是怎样的?

每天要放映80多场电影

首都电影院的14个放映厅位于西单大悦城十层,十一层是影院的设备层,这里有一条长长的通道,放映厅正是在这条通道下方两侧一字排开的。今年36岁的赵宇,是影院放映技术主管,和放映部的另外4名放映员一样,十一假期他要坚守岗位。其实,电影放映工作远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松,一天要放映80多场电影,用放映员们的话来说,这是一份“忙早熬晚”的工作。

“十一假期观众多,更不能松懈。”每天一大早,赵宇和同事们都会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单位,进门第一件事就是开机、试机,要确保14个放映厅的画面、声音等系统都运行良好。把所有放映厅都确认一遍,差不多已经上午10点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核对排期。

现在电影放映使用的是TMS自动化管理,哪一部电影在哪个厅放、什么时间放,都要放映员反复核对无误。“如果放映厅放错了电影,这就叫事故。”每场电影开场时,赵宇会和同事们一起到放映厅现场,再次确认影片播放的画面、声音,3D效果、4D设备运转等等,此后还要进行定时巡视,所以,新片大片的剧情如何,他们根本无暇顾及。

“晚班的放映员几点下班?没谱儿。”比起早班的忙碌,晚班的收尾工作更熬人。新电影来了,要从硬盘传输到服务器上,再从服务器传输到各个放映厅,这是个相当耗时的活儿。这些工作忙完之后,放映员们还有一项更重要的工作要做:他们要一一查看影片的滚动字幕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出,然后在系统上进行设置,这样出字幕时,放映厅散场灯就能顺势自动开启。这些收尾工作都要在全天电影全部放映完毕后才会开始,一般他们都要忙到后半夜。赵宇举例说,当时《变形金刚3》暑期档时,凌晨1点放映,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凌晨4点了,然后才开始做收尾工作,此时天都亮了。

观众很少想起幕后放映员

“放电影总不能放出‘花儿’来吧。”赵宇开了个玩笑,电影放映员的工作默默无闻。观众们看罢电影,有夸导演的,有夸编剧、演员的,几乎不会有人想起放映员来。忙早熬晚,一切努力最终的体现,是电影的顺畅放映。

在赵宇的办公桌旁,放着防护面具和厚厚的皮手套。放映员的工作还会用到这样的“防爆工具”?赵宇解释道,首都电影院的放映厅现在大多都是激光放映,但有4个放映厅仍需用到氙灯放映。为了保障放映质量,氙灯每用1000个小时,就要更换灯管,作业时这些防护工具是必须的。

节日休闲,男女约会,看场电影再正常不过了,可对于放映员来说,他们的约会内容,偏偏永远没有看电影这一项。“平时没有节假日的放映员,好容易休息一天,再去电影院,这仿佛又回单位了。”赵宇一言道破。

从胶片到数字见证时代变化

角落里,赵宇掀开一台盖着苫布的设备,铁家伙上“松花江5545”的标牌赫然显示出来,这是胶片时代末期的胶片放映机。在激光放映成为主流、LED大屏成为趋势的当下,老放映机的用武之地已然不多了。

“你看老电影,开场一段时间,屏幕上方会出现个白点,这就是两台老胶片机交替时候的信号,就像是磁带从A面翻到B面。”回忆起胶片时代的种种,赵宇仍有兴致,“现在每年张国荣追思会或者电影节活动还会用到胶片机。”

“老一辈放映员也逐渐在转业了。”赵宇说,以首都电影院为例,2013年以后,老的放映模式完全被TMS取代了,放映电影所需人力大大减少,现在考取放映员的相关资格时,胶片也不作为考核项目了。但现在的电影放映员,并不会因为技术的先进而变得轻松,他们的工作内容从过去的操作、放映,逐渐转变成了维护、调试。对于放映员来说,有着不输过往的脑力劳动,电影放映的自动化,并不意味着以往的工作不必再做了,而是把一天的工作浓缩到了前面。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景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