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精心伺候母亲和老伴 爱就是一天天的陪伴和守护

2018-10-09 14:54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爱就是一天天的陪伴和守护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又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都是指在疾病和意外面前,亲情和人性也很难经得住考验。家住海淀区蓟门里小区的华柏青,左手是瘫痪在床的母亲,右手是患老年痴呆的妻子,十几年来二人相继倒下,而年过花甲的老华用行动兑现了与妻子的山盟海誓,用孝心见证了母子情深。

做饭、喂饭、洗澡、端屎端尿、洗尿垫、去医院复查、小跑着去菜市场和超市……这便是华柏青忙碌的一天。去年7月,卧床十年的母亲离世,只剩下了患病的老伴相濡以沫,华柏青便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她身上。

喂老伴吃饭要用3小时

“你看她两眼无神,已经认不得人了。”华柏青叫了两声“亲爱的”,轻拍妻子的身体,妻子只顾盯着他,这反应在他的意料之中。“母亲过世半年,她也起不来了,医院诊断是脑萎缩,看拍出来的片子已经是一团黑了。”华柏青语气平和,显然已经习惯了老伴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不认识人的现实。

“早在2010年,她就有犯糊涂的毛病,拿着苹果叫土豆,还是瘫在床上的母亲提醒她错了。”那时候,华柏青常带着犯糊涂的老伴、推着坐轮椅的母亲在小区里晒太阳,晚上睡觉也将二人的房间锁上,生怕她们不留神走失。如今送走了老妈,唯一的女儿在国外,华柏青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老伴身上,尽管她对这一切都毫无知觉。

“她已经不太会吞咽,你看这刚刚喂的水存了满嘴。”华柏青在床边盯着,十几分钟后,掰开妻子的嘴看着她把水咽了,然后再喂口酸奶,掰了一小块饼干塞在她手里。老伴慢慢地把饼干送到嘴边,吃了起来。一会儿工夫,嘴里还满是饼干渣儿,老伴就呼呼地睡着了。

“就是这样,她吃顿饭得3个小时吧!”华柏青说,流食咽不下去就等一等,干的咽不进去就喂水送服,再不行就拍打身体帮助她吞咽。喊了两声,老伴没反应,他便掀开被子,照着她的身上拍了两下这才醒来。“亲爱的吃饭了,不睡了啊!” 华柏青转身从厨房端来饭菜,今天喝鸭架汤。

在冰箱里华柏青存着不少食材,除了日常的肉蛋奶外,还有彩椒、胡萝卜等营养蔬菜,下午他刚炸好了一份三文鱼等着晚上热了吃,苹果和梨是给妻子熬水喝的,旁边还有一块月饼,是中秋节吃剩下的。“甭管家里多乱,食物一定要干净,而且要熟吃。” 从一日三餐到日间零食,华柏青都变着花样给老伴准备。

“夫妻好似初相见,到老终无后悔心。”三十多年夫妻,两人从没吵过架。华柏青有一件大红色外套,是去年妻子还能走动时两人逛商场买的。“这颜色根本穿不出去,但问她说好看,那我就买。”尽管老伴已经神志不清,但他仍愿追随她的心意。

给母亲洗尿垫手上长水泡

华柏青和老伴的房子大约有45平方米,其他屋子堆满了杂物,只有这间十多平方米的小屋里横竖各摆了两张单人床,夫妻俩一人一张,老伴睡的这张床以前就是母亲的。照顾老伴之所以轻车熟路,是因为前十年华柏青就是这样照顾母亲的。2005年,母亲第一次突发脑梗。“那时我爱人还在上班,早晚给老太太做饭,我提前办了退休在家照护,家里收入只有2000多块钱。”华柏青说。挣得不多,但也够花。不过2007年盛夏,华柏青在做饭的工夫,母亲自己溜出了家门,警察发现了母亲身上的小牌给送了回来。“回来睡了一觉走路就不稳了,开始以为中暑,结果学医的女儿简单测试了下,怀疑是二次脑梗。”果不其然,送去医院后得以确诊,一家人的积蓄也花去了大半。

“最难的不是没钱,而是根本不知道如何照顾。”华柏青说,起初他抱不动母亲,就买了两个杠铃,一手30斤,一口气做40个练习臂力;刚患病时母亲不服气,每天夜里不停地喊:“出去,我能走!”,一宿一宿不睡觉,他就陪母亲聊天;母亲非要起床,他就架着她在屋里挪步。“走一步活一天啊,走十步活十天,每天存起来就能活100年。”华柏青就这样哄着母亲高兴,这四五十步,得走一个小时。母亲坐在马桶上厕所时间长,马桶圈硌出深痕,他就用旧材料做个了软乎的马桶圈儿,邻居说他一个老爷们儿细致得跟个女人似的,不过跟端屎端尿比,这都不算什么。起初没有经验,让母亲吃坏了肚子,尿垫、床垫、被单、内衣裤一遍遍换洗,手上都搓出了水泡。有过那次经历,他意识到了吃东西的重要性,一是卫生、二要懂搭配。除了那次例外,母亲也没遭什么罪,走的时候没生一个褥疮。“母亲虽然瘫痪但能沟通,吃喝拉撒都能交流,比老伴省事儿。”照顾病人哪有省事儿的,华柏青还是累病了。在医院陪护母亲时,病房里不能住家属,他就睡在大厅,结果落下了肩周炎的毛病,发病后疼痛难忍。屋漏偏逢连阴雨,心力交瘁的老华心脏又出了问题,做了支架手术。尽管步履维艰,但在母亲和妻子面前,他总是乐呵呵的,因为“她们都指望着我呢。”

去年7月母亲离世,妻子紧跟着倒下了。面对接二连三的不幸,华柏青依然保持乐观。现在,他最宝贝的物件就是手机,因为里面存着不少母亲和老伴过往的照片,有坐着的、有躺着的,有在医院的也有在家的,不管在哪儿,身体是什么状态,她们在照片里的样子都是立立正正的。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曲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