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十六区感受四十年 密云篇:一网防护蓄清泉 保水富民谱新曲

2018-10-29 14:12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市东北部的密云区,是华北通往东北、内蒙古的重要门户,故有“京师锁钥”之称。站在白河主坝的东坝头遥望,密云水库平静的水面上被不时驶过的巡逻船搅动,掀起些许涟漪,几只鹭鸟飞过水面。

全封闭的围栏、多道岗哨以及区镇村三级保水执法队,在保障着这口京城“大水缸”的安全。水库周边郁郁葱葱,水面中央露出了几个大岛。一些小岛只露出一片“绿顶”,更多的小岛,在水库蓄水量不断上升后便“隐身”在水面之下。

密云水库始建于60年前。改革开放初期,从1982年开始,密云水库停止向河北和天津供水,只负责向北京市提供生活和工农业用水。2002年,北京市用水紧张局面加剧,密云水库削减了工业用水,只承担北京市居民生活用水。从水库旅游、网箱养鱼、畜牧业……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红极一时的密云水库旅游业停办了,关闭了200多家可能对水源造成污染的企业,禁止发展任何有污染的产业项目……从“靠水吃水”到“保水吃水”。密云区的变化,也与密云水库的多次功能调整息息相关。保护首都生命之水,成为密云的神圣职责。落实区域功能定位,保护水源,密云区做出了一系列措施。新的区域功能定位,对密云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从传统的农家院到特色鲜明的精品民宿,乡村游这个密云的富民项目也在发生着改变。2018年,密云区启动乡村旅游“十、百、千”工程,即至2022年将打造十个精品乡村旅游项目,提升百个精品乡村酒店,发展千个精品民宿院落,促进乡村旅游提档升级。

如何实现保水富民?也成为密云区要长期面对的重大课题。

故事

一道一人高防护网 水库实现全封闭管理

密云区溪翁庄镇尖岩村,进入村子的主干道两侧,白色的小院鳞次栉比地排列着。村口处立着“尖岩移民风情村”的牌楼。尖岩村的村民,都是1958年修建密云水库时整村搬迁至此的。

63岁的村民郑怀江,担任过村干部,也下海开过饭店,他也见证着“靠水吃水”到“保水吃水”的变化,“我们原来的村子,现在就在水库大坝的下面。”

追忆:上世纪80年代水库旅游热

1983年开始,郑怀江在村子里开起了小卖部,这是村子里最早的小卖部。头脑活络的郑怀江发现,每到节假日和周末,密云水库周围都会游人如织。“人多到排着长队进水库,人挤过来挤过去的,周围都是车。”郑怀江嗅到了商机,他和妻子推着自行车,挂上大箩筐,箩筐里装满了面包、烧饼,到密云水库周围去卖。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密云水库旅游十分火热,水库里有几百艘小船、十几艘快艇、两艘大游艇,都可以接待游客。郑怀江和妻子被游客包围着,两筐面包很快销售一空,烧饼也被游客一抢而空。“面包一天可以卖五箱。”除了面包,郑怀江还卖起了汽水。“每次用手扶拖拉机拉四十箱送到水库周边去卖,每天能拉五车,二百箱汽水一瓶不剩,都卖了。”

1985年,因对水源进行保护,密云水库停止旅游活动。“1982年到1984年的这三年,是水库旅游最火的时候。水库旅游的关闭,也让周围变得没那么热闹了。”现在郑怀江在村里开了一家五金店,在栗子成熟时,会到水库155米高程线以上的自家耕地里去打些栗子。

变迁:养鱼养牛成为历史

上世纪90年代初,不少尖岩村的村民开始在距离水库大坝出水口的地方,进行网箱养鱼,一些村民因此盖了新房,凭借网箱养鱼养活着家庭。

1994年开始,郑怀江开了一家水库鱼饭店。“2004年开始,从城里过来旅游的人越来越多,饭店生意一年比一年好。”一到周末中午的时候,郑怀江的饭店都会有人排着队吃饭。在郑怀江的饭店周围,许多以“水库鱼”、“农家菜”为招牌的饭店也陆续开了起来。

2002年,北京市政府决定依照“饮用水源基地不从事人工渔业生产”的国际惯例,限期取消密云水库网箱养鱼,彻底解决饲料沉积物及鱼粪对水质的污染,净化水库地区的环境,保护首都饮用水源。因此网箱养鱼的行为也逐渐被清理。

彼时,密云水库蓄水量约10亿立方米。水库中露出了丰茂的水草,在一些村民眼中,水库边的绿地就是天然的养牛场,养牛成为一些村民“靠水吃水”的新办法。2014年6月,在《进一步加强密云水库水源保护工作的意见》中显示,对库中岛内农村集体或农户所有的生态公益林、果树、畜禽以及水、电、路、房等地上物及基础设施依照法律法规和相关规定给予相应补偿,实行生态修复,彻底消除水库内经营、建设行为,减少污染物进入水库。为了确保水库水质清洁,一级保护区内养殖户全部清退,被村民视为“天然牧场”的河床也在保护之列,畜牧业开始退出库区。一年之后,南水北调补充进入密云水库,水面逐渐升高,被修复的河床也渐渐进入水面之下。

创新:网格化实现全民保水

密云水库管理处水环境监测分中心实验室中,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在对库区水质进行定期检测,指标共44项。根据检测结果,密云水库水质已常年保持在地表水II标准,也就是经过专业处理后可饮用。如何保证蓄水的水质?密云水库管理处水政科副科长王荣臣表示,2002年,密云水库成立了联合执法队,环保、水务、城管、公安、国土、工商等部门通过联合巡查,发现污染水质的问题后各执各法。

2003年开始,执法部门还向水库水体中投放鱼苗,净化水体中的浮游动植物,减少水体中的富营养化物质。“每年通过捕鱼期和禁渔期的管理,建库时期的移民通过申请和批准,可以在水库中捕鱼,让水体中的富营养化物通过这些被捕捞的鱼能够有效输出,也可以让农民有所增收。”

水库中,一人多高的防护网建在水域与村庄之间。2014年开始,在155米高程线上建成300公里全封闭防护网,在村民生活区域与水库间建成了一道全封闭隔离网,水库实现全封闭管理。

“两年前,进行了联合体制的改革,将联合执法队更名为联合执法大队,在这个基础上,下沉执法人员到乡镇中。”王荣臣表示,密云水库组建起区、镇、村三级“保水队”,专门从事保护水源的工作。

村级保水中队,是通过在库区中划分出若干个网格,聘请退养退耕的农民,来承担水源一级保护区网格化值守任务。“从事网格巡视、捡拾废弃物、违法信息报送等工作。实现全民保水、人人保水。”

人物

“老友季”民宿负责人

梁晴:精品民宿带来示范效应

在密云区溪翁庄镇金叵罗村,一座精致的小院,与周围的房屋有着明显的差别。院门上挂着一块木牌,写着“老友季”。

推门而入,阵阵花香与满目绿色扑面而来。小院的女主人梁晴正和几位客人一起喝茶。现代化的装修风格与百年的房屋结合,房屋保留着原有的框架,粗大的木制房梁在诉说着房屋的历史。

“以前每个月回密云一次,发现变得越来越好,很想回来生活。”梁晴是土生土长的密云人,17岁离开密云,直到五年前开始回到家乡创业。

利用村里的百年老宅去打造精品民宿是梁晴一直以来的一个情结。“院子里有900平方米,8个房间。更多的是庭院面积,种植了50多种花草树木,通过精心的布置让客人身处自然之中,与大自然相处。”

最让梁晴骄傲的是院子里的树屋,梁晴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椿树与布谷”,为保留五十多年树龄的香椿树,盖房子时做了U字形设计,将树嵌入房子里。“晚上从落地窗望出去,月亮就挂在树梢,心情一下子会很放松。”

金叵罗村中,并非“老友季”一家民宿,村子中有许多传统农家院似的民宿。但是,与“老友季”的火热相比,这些传统农家院却渐渐无法满足城里游客的需求。

金叵罗村村支书表示,村里从事民俗旅游接待的农户有八十多户,曾经红极一时,但是现在却少人问津。“更多的游客关注的是舒适、卫生、环境、体验,而不再是吃农家饭、睡农家炕。”

在距离此处不远的黑山寺村,风林宿精品民宿也和老友季一样,每到周末或节假日这家民宿便一房难求,夏令营活动不断。

梁晴有空的时候就在村子中转转,发现村子中有大片的树林、坡地、庄稼地。“通过与合作社、村里的研究,金叵罗村具备打造‘田园综合体’的基础资源。”

金叵罗村里有一千亩的平原造林和八百亩的农耕地已经流转到了合作社中。这对于打造农旅结合的新旅游模式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不用一家一家与农民去谈,而是与合作社谈。”

在梁晴构想的“田园综合体”中,将现有的儿童乐园升级为勇敢者乐园。在农场中,有一些食农教育的活动。在谷子地里形成人和自然的联系,建立一个小的舞台,一些乡间音乐会、露天电影、民俗演出都可以在这里进行。匠人工坊,可以通过手工匠人成立工作室,进行现场制作、表演,让游客动手实践。“整体项目的面积达到5000亩。让客人留下来,不是采摘或者看了表演就走,而是可以住下来,慢慢去玩这些项目。这也是一个乡村的精品民宿,通过一个点辐射出去,形成的示范效应。”

在“老友季”旁,一栋民房正在改建装修,打造精品民宿。与要提前一个月预订的“老友季”不同,传统的农家院游客量比前些年有所下滑。“如果农家院有意愿,可以通过合作社找专业人士进行改造,提升舒适度和品质,就会有游客愿意选择改造后的民宿。”

2018年,密云启动乡村旅游“十、百、千”工程。其中,今年将重点推进5个精品乡村项目建设,引进10个精品乡村项目招商,打造12个精品乡村酒店,230个精品民宿院落。使密云的乡村游能够进行转型,并给更多的居民带来更大的收益。

大事记

●经济发展

1979年2月8日,密云决定在全县推行以联产承包为主的农业生产责任制。

1982年,密云县在京郊率先推行“大包干”生产责任制,成为京郊改革的一面旗帜。

1987年8月19日,密云提出建设生态县,将经济发展与北京市的水源、环境保护任务统一起来。

1997年,密云提出建设“三大基地”(环城工贸、环湖果品、环线旅游基地)及“两个开发”(山区综合和城镇综合开发)的经济发展思路。

2000年至2004年,密云累计拆除危旧房屋180万平方米,新建住宅小区43个,建筑面积500多万平方米;新建改建市政道路75条,76.85公里;整治河道8公里,建设了十大主题公园。

2015年10月,密云撤县设区,提出生态建设要努力走在全国前列、经济建设要努力走在全市生态涵养区前列等目标。

●水库变迁

1985年7月3日,市政府要求密云水库停止旅游活动,水库周边村投产的和在建厂矿企业全部停办。

1995年5月至2000年6月,密云水库周边23个村搬迁工作基本结束,共迁出4268户,12484人。

2015年9月11日,南水北调江水由密云水库溪翁庄泵站进入密云水库。

2017年11月19日,密云水库蓄水量时隔20年后,再次达到20亿立方米。

2018年7月17日,密云水库水位达到146.31米,蓄水量22.004亿立方米,二者均创1999年以来的历史新高。

●生态旅游

改革开放初期,密云开始发展农家乐,城里人来住农家院。

1995年,密云县开始实施一座旅游卫星城(密云县城),两条旅游热线(密云水库东线与西线),三大旅游基地(云蒙山旅游度假区、白河旅游度假区、司马台—云岫谷旅游度假区)发展目标。

1995年至2000年,密云连续推出“城乡联谊百万市民游密云”活动,产生了较大影响。

2005年,密云县被确定为首都生态涵养发展区;围绕农民增收,实施“221行动计划”:芦笋产业化建设工程、蜂业发展工程等12项重点工程。

2016年12月,密云形成以奶牛、肉(柴)鸡、蜜蜂为主的生态养殖业,以板栗、苹果、梨为主的绿色林果业,以无公害蔬菜、有机杂粮、花卉为主的特色种植业的都市型现代农业。

2018年,密云乡村旅游“十、百、千”工程启动,即至2022年将打造十个精品乡村旅游项目,提升百个精品乡村酒店,发展千个精品民宿院落,提档升级乡村旅游发展。

责任编辑:曹薇(QN0003)  作者:赵喜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