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来几乎陷入绝望 法官终于为她讨回245万房款

2018-11-12 16:13 北京晚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法官终于为她讨回245万房款

245万元案款拿到手上,杨萍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4年之后,她也没能完全弄清楚,当年自己怎么就会糊里糊涂地签下一大摞根本没看懂的文件,以至于能让这个“小贷公司”近乎合法地把自己的房产低价出售。4年来,看了太多和自己同样的受害者或是求告无门,或是拿到了胜诉判决却无从执行的情况,她几乎已经陷入绝望。只是没想到,执行法官的坚持不放弃,终于让她成为了受害者中为数不多能部分挽回损失的人。

房款位置的签字成了扭转诉讼关键

2014年11月,即将从某国家机关退休的杨萍在朝阳门附近一家小贷公司里,当着自己的一位“熟人”和小贷公司好几位员工,与公司员工刘夏签下了一连串的协议,其中最重要的是委托后者代为办理房屋买卖手续、代为签订网签合同、收房款以及办理物业交割手续。

“我当时和前夫离婚,法院判令房子归我,但是我要向前夫支付450万折价款。”虽然已经过去了很久,杨萍回忆到那个签协议的时刻,声调还是明显异常。“一时手头没那么多钱,有个熟人跟我说,找这家小贷公司,钱很快就能拿到,而且利息也不算离谱。”杨萍找到了这家公司,并在短时间内完成了签约、公证等一系列手续。抵押了房子,她和小贷公司签订了两份合同金额为540万元的借款合同。

可是在2015年年初,杨萍最终准备卖房还清小贷公司欠款的时候,却愕然得知,房子已经被卖出去了,“卖”给了一家公司。而且,价值800多万的房子,出售的价格仅仅只有570万,刚好覆盖掉她需要偿还的款项。

从2015年8月起,杨萍屡次起诉,要么被迫撤诉,要么因起诉案由不被法庭认可而败诉。此时已经退休的她,干脆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这场房屋争夺战之中。

2017年,杨萍在律师的指点下,以索讨售房时实际房屋价格与570万元之间的价差为由,将直接售卖房屋的刘夏作为被告再次向通州法院起诉。

被告方递交了有杨萍签字和按指纹的合同。在这份合同里,杨萍填写了出售人及房屋的基本信息,在填写处均按有指纹确认,每页下方空白处也都有她的签字、书写日期和指纹。但是经法院查明,这份合同中,唯有最关键的“房屋成交价格”这处,是被告人刘夏写下的,指纹也是他的。

法院经审理认为,这套房子的市场价格为815.33万元,可以认定是被告刘夏以明显不合理的低价出售涉诉房屋。法院经过核算,确认原告的经济损失为245.33万元,并予以支持。

宣判后,被告一方上诉,经三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被执行人女友一句话让僵局豁然开朗

案件迁延至此,其实刚刚走过一半:这样的案件,执行起来的难度可想而知。在一年多的时间里,通州法院执行庭法官几乎穷尽了一切可能,希望找到刘夏名下的财产。“他说自己没钱,可以每年还10万。我当然不能同意,每年10万,200多万要还24年?结果在那之后,不管法官怎么找他,就是再也不来法院了。”杨萍说。

执行法官邹强说,在刘夏名下确实查不到任何一点财产。“这个人是河北来京的,说自己就是替人打工跑业务放贷,现在是替老板背锅。”刘夏还对执行法官表示:“大不了拘留15天。” 

邹强法官说,金钱给付类案件当中,拘留措施一般用作一种间接执行的手段,以督促被执行人履行。然而,如果被执行人的确什么财产都没有,拘留的作用不大。

调查中,法院发现在他名下,东城区一个四合院内有两间房,不过房屋上有巨额抵押,已经远超过了房屋市值,根本没有处置价值。房子虽然被执行法官查封了,但刘夏强调说,房子其实也不是自己的,他只是出个名字,收点好处费,帮别人买。

此后的执行过程中,刘夏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他本人也被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法官判断,此人三十多岁,如果今后身上一直背着这么个名声,想继续干放贷这行也有点难度。从他的表现上综合判断,应该也想尽快了事,只是想用最少的钱了事。

于是,一场激烈的心理博弈就此展开。好不容易法官终于设法将刘夏召到了法院。他的女友闻讯也赶了过来。在和他交锋之前,执行小组先去办理了拘留手续,本来一副完全无所谓样子的刘夏,见到了拘留证,也慌了手脚。此时,他的女友的一句话被法官敏锐地捕捉到:“要不就把钱给她吧。”原来,他是有还款能力的。

很快,他的女友成了法官们的主要突破口,通过她来做刘夏的工作,其间,法官一次次对他释法明理,告诉他不履行还款义务,对他而言将意味着什么。终于,刘夏吐了口:名下虽然没钱,可是他在另外一家法院还有一笔没领出来的案款,钱是在法院的账上。

这就好办了!法官们马上和那家法院的同行联系,直接将案款从对方法院划拨到了通州。最后的一次博弈,历时9个小时,案款到账时,所有法官都累趴下了。

邹强法官说,在其他同类案件中,往往都是事主向小额贷款公司贷款,但与事主签订借款合同的,往往都是个人,而且以外地人、农村户籍居多,名下也没有财产。即使事主起诉并胜诉,最后到了执行阶段,也总是出现被执行人没有履行能力,无可供执行财产的情况。“说一千道一万,就是老百姓,特别是老年人,一定要注意在跟这些所谓的公司签订合同的时候,小心自己手里的这支笔。签了字了,按了手印了,甚至公证了,最后很可能要把全部身家都折腾进去。”邹强说。 

(文中案件原被告为化名)

责任编辑:杨承渊(QN0044)  作者: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