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救设备公共场所难寻 “没人会用”很尴尬

2018-11-22 10:1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原标题:公共场所难觅 “没人会用”很尴尬

能救命的急救设备有点儿少

只要用手机扫码,就能在报刊亭大小的智能急救站中免费领取AED(心脏除颤仪)、轮椅担架等急救设备……最近,一种智能急救站成了北京市很多小区的新成员。然而,虽然设备配上了,但很多市民的反馈却是“没用过”“数量少”,对关键时刻能救命的心脏除颤仪更是碰都不敢碰。

社区居民“想用不会用”

“知道有这个急救站,可是不会用啊!”在朝阳区草房住欣家园西区门口,就有一座智能急救站,一位路过的居民眯着眼睛边看使用说明边叹息,“万一心脏病犯了咋办,真得好好学学!”

急救站设置的大屏幕上正播放着急救和健康常识,自开播以来,不时引来居民驻足观看。屏幕下方的柜子中分别放置着AED、轮椅、担架等器械,另外还有止血包、包扎包和小伤口处理包等小型急救用品。按照机身信息提示,在验证身份证之后甚至能免费借用AED、轮椅、担架等器械。点击APP上的“一键求救”或取用AED时,附近的急救志愿者和预设有联系方式的家人能第一时间获取求救信息及求救位置,以便及时赶来急救。

“我试试!”另外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手机扫码并输入验证码后,就取出了止血包。包内有专业的弹性绷带和无菌纱布块。但怎么用好这绷带甚至其他更大的急救设备,这小伙子就说不上来了。连心园小区、富力阳光美园社区里,相同的情况也很多。老年人想用但不会扫码、年轻人会扫码但不会用设备的情况非常普遍。看上去20来岁的小杨很遗憾地说:“社区曾组织过学习,但自己一直忙也没去听,现在还是不会用。”

目前,本市已经铺设了48座智能急救站,并成功抢救回一位突发心脏病的老人。据了解,这些急救站在进驻社区时,当地街道办事处都会组织急救培训,但据急救工作人员透露,不同的社区居民参与度参差不齐。

急救设备公共场所难寻

对猝死的急救,业内一直有“黄金4分钟”的说法,如何让居民以更快的速度取用设备?目前,一种升级版的新机型智能急救站已投用,市民通过扫码触屏或直接刷验身份证就可取用设备。在北辰福第V中心下沉广场中央的急救站,记者体验后发现取用AED的时间从1分钟缩短至10秒钟。但对于偌大的北京来说,这些设备依然是杯水车薪。

“啊?站里面没有AED。”记者以乘客身份询问地铁东单站工作人员,对方回应“没听说过有,但我们都接受过急救培训”。在包括东单站等多个地铁站内搜寻,都未发现AED设备。

在人流量最密集的北京各大公交枢纽中,只有首都机场配了AED,但即使在机场内想要找到它依然费劲。11月20日下午,在T3航站楼二层国内到达口,记者遍寻并未发现AED的踪影,直到跟着急救室工作人员的指引,记者才在一侧墙面看到了内嵌的金属箱,箱上贴着一张“AED操作指南”,还着重标出“本套设备仅供医务人员以及在心肺复苏和AED使用方面接受过培训的人员使用”,打开箱门便立马响起了警报声。多名乘客都说:“从来就没留意过,看着图示也不敢用。”

急救培训有待普及

“北京公共场所的急救设备太少了,看不见提醒的标识,也没多少人会用。”家住望京花园社区、半年前拿到北京市急救中心急救证的薛岭说,她很难在公共场合找到AED等急救设备,“社区里应该多搞一些急救培训,急救设备得在公共场所内多铺设一些。”

“我们做过一项调查显示,国人普遍缺乏急救知识,98%的人赶到现场后所能做的只是拨打急救电话,然后在一旁干着急,白白错过了黄金抢救期。”智能急救站负责人坦言,正因为不懂如何急救,所以一些急救设施也成了摆设。

据报道,发达国家的公众急救知识普及率已超过10%,如美国公众急救知识普及率达到25%,而我国这一数字仅为1%;作为全球公认的“救命第一要术”,美国有超过7000万人接受过心肺复苏术培训,接近总人口的四分之一,而我国仍有八成以上的公众不会心肺复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社会急救行业从业者建议,急救体系可参考消防体系,通过制度化方式进行完善,比如要求新建建筑或公共场所将“安装急救设备”作为验收考核中的必要一项。同时,院前的社会急救、专业急救和院中治疗流程应打通,“社会急救”环节应发挥更大的作用,这需要急救知识在学校、社区、单位等场所可以更广泛地普及。据介绍,业内曾多次呼吁国内立法普及急救教育,让急救教育成为全民“必修课”。

责任编辑:张驰(QN0009)  作者:潘福达